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6章 审讯

第6章 审讯

2039 2017-11-08 15:37:35
从昏迷中醒来,头除了有些晕之外还很疼。我揉了揉冒金星的眼睛看了看周围。让我松了一口气的是,这里不是那个废弃医院了,但是让我郁闷的却是,自己被关在一个好像是监狱一样的房间里。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给我一种与昨天醒来后感到的阴冷截然相反的温暖感。涛子跟郑诗涵并没有被我关在一起。我走到铁门前,用力的敲了敲门,冲着外面的走廊喊了起来:“外面有人吗?”没有回应,走廊里甚至连脚步声都没有。妈的,我怎么就会遇到这些事情?到现在我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那医院里醒来,不知道昨天晚上救我们的人是谁,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救了我之后要将我们关起来。我回到屋子里面,将手机放到铁栏窗前。因为经常要跟老板一起出差去各地的矿场看玉的品质,为了避免手机突然没电的尴尬情况,我之前买了一个太阳能充电壳,没想到第一次使用,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总之先将手机充上电,然后报警吧。充了一会儿电,手机终于能开机了,但悲剧的却是,这里竟然一格信号都没有。真是绝望!我叹了一口气,现在只能被动等待那些将我关起来的人主动来找我了。我看了手机一眼,这才注意到手机上显示出的日期9月20日!记忆里在那古怪医院醒来前的日期应该是在8月16才对,怎么一下子,时间就过了一个多月?头疼的感觉再次出现了,大脑就好像是要裂开一样。每次感觉自己要想起什么的时候都是这样,就好像是脑子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故意阻止我回忆起记忆中消失的那一个月发生了什么一样。我所遗忘的那一个月,应该有一切的真相。我咬牙忍着这疼痛的感觉,努力的想要回想起一切的发生,我要知道,这一个月我到底经历了什么。头疼的让我感觉自己就要昏过去了,但是脑中渐渐出现了一些模糊的片段,我看到一个被割断的脖子,血从喉管之中涌了出来,将死者身下的床单都染成了红色。那个死者的样子渐渐清晰,是郑云!也就是我的老板,郑诗涵的父亲!……我再也无法承受那剧烈的头痛,再次昏迷了过去,直到被人叫醒了。眼前是一男一女两张陌生的脸孔,不过能出现在这里的,应该就是昨天晚上救我们的人,同时也是抓我们的人。我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坐起身对两人问:“你们是谁?我的朋友呢?”“你不用管我们是谁,跟我们走就行了。至于你那两个朋友,只是被关在不同的牢房而已,你不用担心。”男人对我说,“另外别想着逃跑,那只会成为让你后悔的举动,只要你配合我们,我们很快会给你放了的。”“配合你们什么?”“你马上就会知道。”说完,男人便将我从床上拉了起来,跟那女人一左一右带着我走出了这个牢房。我被带到了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房间看起来就好像是电视里警察审讯犯人的审讯室,屋子里只有一盏昏暗的白炽灯挂在房顶上,微弱的灯光,让我甚至都看不清坐在对面桌子后的人究竟是男是女。“你的姓名。”桌子后的人问。他的声音明显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听起来像是男人又像是女人。“楚瑜。”我回答说,看着桌子后面的人,我问道,“你们是谁?对我身上发生的事情知道多少?”“你又知道多少呢?”“我只记得从那医院醒来之后的事情,也就是你们救我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那是昨天夜里,之前发生过什么,你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吗?”我摇了摇头:“可以告诉我么?我们为什么会在那医院里?”“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因为那也是我想要知道的。”他说完拍了拍手,房间的门被推开,之前带我进来的那对男女走了进来。“将他带回到牢房里吧。”这就完了?我什么还不知道呢?我站起身来,向着面前的桌子走近:“至少告诉我,昨天晚上我们遇到的到底是东西,是真的还是假的吧!”我没看到那审问我的人的脸,唯一看到的,就是那桌子后面的人手里握着的手枪,那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我:“别靠近我,我的枪可能会走火。”那一对男女走到了我的身后。男人拍了拍我的肩膀:“自己走吧。我不愿意动强。”我握着拳头,虽然心中满是不甘,但也只能先忍着跟那对男女从这审讯室离开。又被推进了之前那个牢房之中。背后的铁门被重重的摔上,我狠狠的踢了一脚那扇将我囚禁起来的门,发泄心中的愤怒。身体靠着牢门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走廊里突然传来了脚步声。那脚步声在我的牢房门前停下,之前在审讯室听到的那个怪异的声音再灌入到我的耳中:“我问你,你渴望知道真相吗?知道你失忆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废话!”我没好气的说。我可不愿意莫名其妙的失去一个月的记忆,不管这段记忆是美好还是恐惧,我都要知道,这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如果你会有生命危险,你也要知道真相吗?”对方接着问,“被关在我们这里,虽然你失去了自由,但至少是安全的,你不用担心会遇到生命危险。如果你离开这牢房,你有可能还会遇到医院里你见过的那些东西,你可能会死!”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离开牢房还会遇到那些东西?死亡的威胁,让我我略微犹豫了一下。“我还是要知道真相。”我可不想要被一直关在这种地方。“那好,我给你寻找真相的机会。”脚步声再次响起,渐行渐远。“喂,别空口说白话啊,至少给牢门打开啊!”我冲着走廊外喊道。“睡一觉吧。明天我会放你出来的,这夜许是你度过的最后一个安稳之夜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