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83章:孤儿院

第83章:孤儿院

2525 2017-12-27 09:49:01
我蹲在路边,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思索着梦中那女人还有那些孩子可能在什么地方。 “喂,会不会是孤儿院?”郑诗涵突然说。 “孤儿院?”我愣了一下。 没错! 孤儿院是收容孤儿的地方,那里的确有很多的孩子,加上平时不会像幼儿园那样每天有家长接送,如果里面的人无法与外界联系的话,就算是发生了什么,短时间内恐怕也不会有人察觉。 “这里有什么孤儿院吗?”我对般若问。 “我给张三横打个电话问问。” 般若给张三横打了一个电话,在市内没有孤儿院,倒是在市郊有一家。 问清了地址之后,我们立刻前往了那家孤儿院。 孤儿院的建筑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水泥墙壁上面有着一道道裂痕,院子的大门被从里面用一个巨大的锁头锁着,而锁孔则被胶水给堵住了。 看来就是这里了! “你们等在外面,我先进去看看。”我对般若他们说道。 “小心点。”郑诗涵说道。 我点了点头,翻过了那个铁门。 院子里只有一个孤零零的三层楼,明明是白天楼内的所有窗户却都拉上了厚厚的窗帘。 我快步走到楼前,刚将门推开,就有一阵阴风像是一群淘气的孩童一般,从门内涌了出来,吹得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厚重的窗帘将阳光完全隔绝在楼外,楼内是如同深夜一般的黑暗,我打开手电,蹑手蹑脚的走进了楼内,小心的将经过的房门推开。 明明一路上所有的房间内都空无一人,但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心理作用,每次当我打开一扇门的时候,我总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跑出来了,当我走到走廊尽头的楼梯口处时,我甚至感觉那看不见的东西,已经在我的背后站成了一排。 我猛的转身向身,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有一阵不知道哪来的风,将走廊旁的窗帘吹的轻轻摆动。 看来是我想多了。 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 真是的,经历了那么多危险,自己怎么还越发的胆小起来了? 就在我转回身的时候,手电突然照到地上有什么东西。 我走近一看,却是地上有着一小滩的血迹,不,应该说是一个血脚印才对,那脚印不大,看起来像是六七岁的小孩子留下来的,而且那并不是唯一地面上留下来的痕迹,而是整整一排! 之前我手电的光没有对着地面,所以没有察觉到,直到现在才发现。 这些小小的血脚印都是从被我刚才推开的门中出来的,排成一排,而最后消失的地方,却是在我身边那垂到地面的窗帘前。 阴冷的风在走廊里吹动着,吹的我手脚冰凉。 在阴风的吹动下轻轻颤动的窗帘后面,看起来像是藏着什么…… 我急忙激发出心脏力量,一股暖流从心脏流转全身,这才让我冷的发麻的四肢渐渐的回复了知觉。 我伸出手来,将那窗帘猛的掀开。 窗帘后面并没有藏着什么,阳光透过玻璃照了进来,晃得我的眼睛有些睁不开。 当我的双眼适应了外界的阳光时,有几个东西,从窗户上面掉了下来。 那是几个孩子的脑袋,这些脑袋像是陀螺一样,在我的脚边滴溜溜的打着转,我吓得后退了两步,那些脑袋也都停了下来,一张张灿白的脸正对着我,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空洞无神的眼睛映着我的影子。 人头笑了起来,充满了童稚气息的笑声,但是此时听起来确实那么的恐怖。 “你抓到我们了,该我们抓你了?” 小孩子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猛的发现,面前的几个脑袋都消失不见了。 “小心!”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紧接着我感到有一只手从背后抓住我的肩膀,将我向后撤去。 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将我的手腕抓住。 谁?! 我心中一凛,直到抓住我的人出声为止,我都没有察觉到有人在附近。 手电照了过去,我却发现抓住我的人竟然是胡算子! 真是冤家路窄,怎么在这里遇到他了?! 没等我做出反应,胡算子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纸符丢到了半空之中。 那纸符燃烧起来,随着纸符的燃烧,我听到周围突然传来了一阵阵孩子的尖叫声,那些消失不见的人头再次出现在我的周围,金色的火焰将他们吞噬,不一会儿,便将这些人头都烧成了灰。 “你没事吧。”胡算子看向我问。 “装什么?”我赶紧跟他拉开距离。 “别紧张。”胡算子伸出手来对我说,“我没有恶意。” 没有恶意? 这简直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大的笑话了,之前差点将我们全都给烧死在矿石村里,现在竟然跟我说他没有恶意? 胡算子看着我说:“如果是在朱雀石门开启之前,我的确会跟老张他们一样会想方设法除掉你,不过我现在却没有这样的打算。现在朱雀石门已经开启,大地宫隐藏之地早晚也会显露出来,杀你已经于事无补。你是楚家最后的血脉,看在你爷爷的份儿上,我也不会让他再断香火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不信的话就摸摸自己的脖子吧。”胡算子看着我说。 “脖子?” 我盯着他,伸手摸了摸脖子。 “右边。” 手指触碰到脖颈的时候,突然感到脖子传来了一阵疼痛感,手指也像是碰到了什么黏糊糊的东西。 我将手拿到眼前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上却都是血! “如果我刚才不来救你,你早就已经人头落地了。”胡算子说。 听到胡算子的话,我心中有些后怕。 刚才我可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被割开了,如果胡算子不出来的话,那么我现在的确已经死了。 “你来到这里的目的应该跟我一样吧。”胡算子看着我说,“都是来救人的,这楼内诸如刚才的那种陷阱不知道被银狐布下了多少个,不论你还是我,单一一个人的话,都没有办法快速的找到银狐,倒不如跟我一起,先去救人。如果你不信我,那么你可以现在就转身离开,我绝对不会拦着你,我自己去救人。” “一个人?你没跟郑子时与骨灰张一起来?” 胡算子摇了摇头:“他们有别的事情。” 我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说起来,御四门的四个人里面,胡算子给我的印象还算是不错的一个,加上他刚才救了我一命,暂时应该不会对我有什么威胁。 就如同他说的,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救人,如果不快点找到银狐,不知道又有多少孩子要被杀死了。 “走吧!”我说着,迈步向着楼上走去。 “等一下!”他急忙将我从楼梯前拽开,“我比你来的早,你以为我为什么不上去?” 他说着,递给了我一个眼药水瓶:“里面是牛眼泪,滴到眼睛里面能看到一些平时看不到的东西,你自己看吧。” 我将那牛眼泪接过,滴到了眼睛里面。 那牛眼泪凉飕飕的,感觉像是一层薄膜覆盖在了我的眼珠上一样,感觉十分的舒服。 等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楼梯两侧各吊着一排人,这些都是成年人,也许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吧。 他的脖子被铁链拴着吊在楼梯上面,脖子上面有着将他们的喉咙完全切开的伤口,血已经流干,伤口已经发黑,他们显然都是死人,但是双手却朝着我伸了过来,两只手胡乱的在半空之中乱抓着,像是要来抓我一样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