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100章:晦

第100章:晦

2082 2018-01-04 19:49:00
书库的采光充足,加上有地热,刚进来的时候,我觉得这里要比外面暖和多了。 但现在,我却觉得背脊发凉,就像是背着一具尸体一样的感觉。 能打开这个就连张三横也不知道开启方式的暗格的手,不用想也能猜到是谁的。 我咽了口唾沫,颤抖的手伸进了那暗格之中,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那里面是一本日记,但翻开来看,里面每天都只是写下了一个日期而已,并没有写下什么内容,知道一年前的3月25日,上面终于有了内容。 “终于知道他们的名字了,吴铮、韩莉。” 一句话,但是写字的笔却将这一页纸都给戳破了,显得十分用力。 我再向后翻,后面每天都是记着一句话:“我会找到你们的。” 这样的文字直到去年年末也就是日记所记载的最后一天才有改变,上面写着的是一个地址,应该就是般若调查出来的,她父母的地址吧。 得到了这个地址之后,我跟般若立刻动身,前往了这日记最后一页所记的地方——本市的青园小区。 青园小区是一个老式小区,一大堆灰呛呛的老楼,小区内的住户也少的可怜,如果不是因为地处偏僻的话,恐怕这个小区的楼早就被地产商给扒了盖新楼了。 也不知道这些老楼的楼牌在哪,找不到楼牌号的我只能跟一个在小区里遛弯的老人问了一下:“大爷,请问403号楼是那栋?” 老人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栋高楼:“那就是,你们是要买房子?” 我摇了摇头:“是来找人的,你认识吴铮跟韩莉夫妇吗?” “你说谁?” “吴铮,韩莉。”我再次说出了般若父母的名字。 听到这两个名字老人的表情变的很难看,他转头就走,一边走一边啐了两口唾沫,嘴里嘟囔道:“晦气,晦气。” 看着快步走开的老人,我心中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总觉得这次找人恐怕不会顺利。 “你先在楼下等着我吧。”我对郑诗涵说,“我上去先看看。” “一起去吧。”郑诗涵抬起手说,“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情,我还能帮上点忙。” 看着郑诗涵手上的伪玉戒指,我点了点头,跟她一起进了那403号楼。 来到顶楼,我敲了敲吴铮家的房门。 门后传来了开锁的声音,接着门被推开了一条缝。 “请问,是吴铮先生家吗?”我问。 没有人回应,门没有再被推开,也没有被关上。 我皱了皱眉,伸手将门给拉开,只见一个人影晃进了里面的卧室之中,像是要跟我们玩捉迷藏一样,在进入到卧室之后,便将卧室的门给推上了。 我了看屋子里面,也许因为玻璃太脏的缘故,所以采光不好吧。 屋内有些阴暗,墙角上布满了了蛛网,地面上有着厚厚的灰尘,简直像是很久没有人在这里住了一样。 我跟郑诗涵对视了一眼,一前一后走进了屋子里去。 “请问,吴铮先生在家吗?”走进了屋内,我又问了一遍。 但是依旧没有人回应我,只能听到那卧室之中,像是有人在低声的哼唱着什么,那压抑的哼唱,为这个房子更添了一番诡异。 如果这不是解决我身上般若怨气的方法,我绝对就已经转身离开这鬼地方了。 但现在,我却只能硬着头皮走到那个卧室的门前,将卧室的门给推开。 刚刚躲进卧室里的人此时正背对着我们坐在床上,手里拿着针线在一针一针的不知道在缝着什么,嘴里还哼唱着像是摇篮曲一样的歌谣,只是那歌声听起来时分的压抑,不但不会让人有安然入眠的感觉,反而会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你是吴铮吗?”我对他问。 男人止住了歌声,嘿嘿的笑了两声:“我不是。” “哪你是谁?” 听到郑诗涵的问题,男人伸出沾满血的手挠了挠头:“是啊,那我是谁呢?我是谁?” 男人说着,将手里的东西举了起来,像是对那东西进行询问一样。 这时候我才看到,他手里面拿着的是一个人头,一个男人的头,人头的双眼已经被缝死,一张嘴也被缝上了一半。 原本充斥着发霉味道的卧室,此时却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该死! 刚才我怎么没有闻到这血腥味?! 突然,男人将手里的人头丢到了地上,嘴里惨叫着,像是恐惧着什么一般,双手抱着头整个人卷缩在床头处,嘴里大声的喊道:“救命!救命!” 一边喊着,男人一边用双手疯狂的抓着自己的脸,像是要将自己的脸给撕碎一样。 “快打电话报警!” 我急忙对郑诗涵喊道,同时伸手将那男人的双手抓住,制止了他的自残行为。 在郑诗涵打电话报警的时候,我发现男人瞪着一双眼睛看着我,不,那瞪圆的双眼并不是在盯着我,而是在看着我的身后,看着我的肩膀。 他那恐惧的目光,让我也感到毛骨悚然,感觉就像是我的后背正背着什么,像是我的肩膀上有一个人头从后面探过来了一样。 男人的眼球上面布满了血丝,整个人一副恐惧到崩溃的样子,好像比刚才的时候更加激动了,大喊大叫着想要将我的双手挣脱。 一股尿骚味儿飘进了我的鼻子里面,这个男人竟然失禁了。 “别乱动了!”我大喊一声,将他的两手用一只手抓住,然后猛的一记手刀打在了他的后脖颈上,将他给打昏过去。 然后捂着鼻子远远的退开一旁。 不一会儿,警察便来了,将我们一起带到了警局里面。 录完了口供,警察便让我们离开,像是这个案子他们已经有了结果一样。 对于破案什么的我没有什么兴趣,在被送出审讯室后,我对跟我录口供的那个警察问:“我想问一下,那个房子的主人来了么?” 家里发生了凶杀案,房主没有理由不管不问的吧。 但是警察回答我的却是:“那家人早死了,都快一年了。” 死了快一年了? 那岂不是在般若刚调查出他们住在哪的时候吗? 我想问个详细情况,但是另一个警察却让我跟郑诗涵快点离开了,像是避讳着什么一样。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