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70章:血水兵俑

第70章:血水兵俑

2109 2017-12-21 09:55:53
将我们围住的圆墙,上面甚至连一道裂隙都看不见,就好像原本这面墙就是这么建造的一样。 看着围住我们的圆墙,般若从背包里拿出了根一头拴着钩子的长绳:“还好我早有准备。” 她说着,将手里的钩子甩到了圆墙上面,但是刚一拉,钩子便从墙上划了下来,还带着一些碎石砂砾。 “这……。”般若又到了另一侧,将钩子甩到了墙顶上,但是跟刚才一样,钩子带着一些碎石砂砾又被她扯落了下来。 她捡起地上的碎石捏了一下,那碎石就裂成了沙子一般。 “妈的混蛋!”般若骂了一句,将手里的碎石丢到地上,“墙顶跟墙体的石头不一样,顶上是一些风华石头,本身很脆,钩子就算勾住,用力拽一下,也会将勾住的石头扯碎,这样的墙壁根本没有办法用绳钩爬出去!” “不过这也正常,设计了这么一个陷阱,如果那么容易逃脱可就太丢人了。”我说道,“不过好在,看来这里没有什么危险,也许周围的兵俑是离开这里的关键。” 我可不相信这坚硬的墙壁会被什么机关驱动而弯曲,八成是什么幻阵之类东西。 郑诗涵快速的数了一遍周围的兵俑::“一共六十四个兵俑,难道又是按照六十四卦来的?” 突然咔嚓一声,那些兵俑的身上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接着,鲜红的血浆竟然从这些兵俑的身体里面流了出来。 一开始流出的血还是在滴,但是紧接着,这血就开始喷溅而出,像是坏掉的喷泉,最后,则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的喷涌! 血水流淌,很快就流到了我的脚下。 “好烫!” 我急忙抬起脚来,这血水热的简直就像是滚沸的热油一般,我感觉脚底下都被烫出水泡来了。 我们急忙躲避着这四处流淌的血水,但是这圆墙围住的范围,虽然不算很大,但是却也不小,就这么大的地方,又能往哪躲? 六十四个兵俑简直就像是六十四个存有无尽鲜血的血海,那血怎么也流不干。 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我整个圆墙之内都要被这鲜血所覆盖,那还是轻的,如果再等下去,这血水越来越高,我们岂不是要一点点的被煮熟了? “要不,我们叠罗汉翻过墙吧。”般若说,“胖子在最下面,你踩着他,架上人梯,只要我能翻过去,我就可以用绳钩拉你们过去。” “就算我跟涛……他架上人梯,距离墙顶也有两三米的高度,你能跳过去吗?”我看着般若问。 “你以为我是谁啊!”般若看着越来越近的血水说,“别废话了,快点。” 涛子没有多说什么,走到墙边半蹲着,右手叠着左手放在身前。 我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踩着他的双手,登到了他的肩膀上,等我站稳之后涛子开始站直了,他的肩膀厚,踩上去倒不会感到摇晃。 登我们都站直了之后,般若跑了过来一跃而起,踩着涛子的双手用力一蹬,纵身跃起,然后的按着我的肩膀再次发力越到了我的头上,最后两脚踩在我的肩上用力一跳,如同一只灵巧的松鼠一般,嗖的一下就跃上了墙头。 墙头上的风化石料在她的脚下咔嚓粉碎,刚刚站在墙头的般若身体摇晃了两下,我真怕她又摔下来。 她双臂张开,很快稳住了中心。 “墙另一边是哪?”我对她问。 “别管是哪了,只要能安全过去就好。”她说着,“将绳子丢了下来,你们俩太重,让郑诗涵抓着绳子先上来。” 有了般若在墙上,郑诗涵很快的就借助绳子翻上了墙头,而那血水也已经要到涛子的脚下了。 “下一个是你。”般若看向我说。 她跟郑诗涵两个人将绳子抓紧,拽着我登上了墙头,最后才将绳子递给了涛子,将他也拽了上来。 “切,弄这么一个陷阱有什么用?”般若看着脚下已经被血水布满的地面,“还不是被我们逃出来了?” “总觉得这个陷阱逃出来的有些简单啊。”郑诗涵说,“之前在朱雀石门后面的每个机关,都是要命的,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不会的。”般若摇了摇头,“四个藏匿地点是由御四门的四个先祖分别带人建造的,风格各有不同,朱雀形似火凤,讲究的是向死而活,涅槃重生,所以所有的杀机背后都留着一线生机。青龙讲究的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迷惑才是最主要的。” 说完她指着远处一个看起来宏伟的大殿说:“走吧。那里就是龙珠殿,青龙扭就藏在那里!” 我们跟着她走在墙头上,小心翼翼的向着龙珠殿的方向走去。 这墙头的石料轻轻一踩就四分五裂,一个不小心就会掉下去。 就算不掉进圆墙之内,如果落入到别的街道,再想到那龙珠殿,不知道要走多长时间的冤枉路,并且路上说不定还会遇到什么机关。 突然,我拇指传来一阵灼痛感,抬起手来,却是手上的青玉扳指发出的炙热。 因为在这里戴上青玉扳指也无法进入到鬼界之中,所以我最后戴上去之后,索性就没有摘下来。 没想到一路上像是坏了一样的青玉扳指,这个时候却突然起了反应,虽然依旧没有将我们带入到鬼界之中,但是扳指表面的血纹都发出了如同火焰一般的红光来,尤其是上面血纹汇聚而成的那个楚字,更是亮的都像是金色的了。 怎么回事? 我伸手想要将这扳指给摘下去,但是扳指却像是长在了我的拇指上一般,怎么都取不下来。 突然,眼角余光瞥到墙上好像多出了什么东西。 我急忙抬起头来,只见墙壁上突然多了几个虚影,他们一副古装打扮的立在墙上,看起来像是盯着圆墙中间看着什么一样。 我朝圆墙内看了一眼,除了已经没过那些铜人腰间的血水之外,什么都没有。 “楚瑜,你愣着干嘛?”般若冲我叫道。 我回过头来,看着般若问:“你们没看见墙上的那些虚影么?” 般若左右张望了一下,耸了耸肩:“什么都没有。” 只有我能看到的虚影么? 我看了看手上的扳指,又看了看圆墙周围的虚影,隐约间感到了什么。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