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20章 陷阱

第20章 陷阱

2034 2017-11-17 13:56:11
跨着跟村里人借来的摩托,这一路上我已经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了,背后追我的警用摩托已经排成了一排。 除了急着赶往郑诗涵家之外,我也是为了故意引来那些交警追我,如果真的有人袭击郑诗涵,那么这些警察也许会成为助力也说不定。 翡翠园高档别墅小区。 申城八成的富商都居住在这里,郑诗涵的老爸郑云虽然在申城有不少房产,不过真正居住的,却也只有这个小区里的别墅而已。 因为以前经常来老板家,所以门口的保安都已经认识我了,见到我这么晚来也没问什么,将园区的门给打开,不过当他看到后面追来的那些交警的时,恐怕的会有些后悔直接放我进来的吧。 来到郑云家门前,我发现院子的门是敞开的。 这让我越发感到不安。 我急忙从车上跳下,来到别墅门前,那别墅的门也是虚掩着,并没有上锁。 等不及那些交警追上来了,我深吸一口气,伸手握住门把,左手伸进衣兜将那青玉扳指握住,虽然我不想再受一下这青玉扳指的副作用,但现在对我来说,这青玉扳指是我唯一的依仗。 门被推开,客厅内并没有打斗的痕迹,但是我却闻到空气之中有一股淡淡的腥甜味——那是血的味道! 左手拇指半插进扳指之中,我冲着空荡荡的屋子里喊了一声:“郑诗涵在吗?” 没有回应,不过楼上却传来了什么被打碎的声音。 我快步向着楼上跑去,虽然在没有什么声响,但是我却可以嗅到那血腥味是从哪个屋子里飘出来的。 我赶紧跑到那房间前,这个时候,楼下也传来一阵脚步声,看来那些交警也已经追到这里了。 “我在楼上。” 我对楼下的那些交警喊了一声,然后将面前的房门推开。 屋子里并没有我想象之中血腥场景,屋子里面十分干净整洁,也没有任何受伤的人在这里,甚至看不见一点血迹。 但那浓郁的血腥味,是从哪来的? 我留意到窗台上放着的一个香炉,那种劣质的香炉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别墅里面,而那血腥的味道,就是从那香炉里飘出来的。 有陷阱! 这香炉显然是故意将我引来的。 就在我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走廊里传来了一声声闷哼,接着传来一连串倒地的声音。 我赶忙从屋子里退了出来,扭头一看,却见那几个追我到这里来的交警一个个都已经倒在了地上,血顺着他们的脖子流了一地。 一个带着般若面具的女人随手将手中染血的刀丢到地上,紧接将她脚下的血向我踢了过来。 急忙抬起手挡在面前,那血溅了我一身。 当我将手放下的时候,那般若女已经如同瞬移般的出现在我的面前,一记鞭腿朝着我的头上抽来。 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我可不敢小看这一瞬间就杀死了五六个交警的她,面对这一记鞭腿,我连忙后退,刚躲过她这一脚,她的腿便改踢为踹,那细长如同匕首一般的高跟直刺在我的心窝上。 “咳!” 我咳出一大口血来,整个人腾云驾雾般的倒飞了回去。 我捂着剧痛的胸口,此时甚至感觉不到自己心脏的跳动了,脑中嗡嗡作响。 除了那耳边不断响起的耳鸣声之外,现在唯一可以听到的就是那女人走向我时,高跟鞋底发出的声响。 她停在了我的面前,戴着面具我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是我却可以看到她眼睛里透出的不屑目光,感觉就像是在看蝼蚁一样。 再一次,她抬起脚来,那包铁的鞋跟这一次是朝着我的脸上踹来。 我急忙摸索着兜里的扳指想要戴上。 噗通! 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一个巨大的声音,那声音是从我胸腔里传出来的,是我的心跳声。 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自己心脏发出这么大的声音,随着心脏的猛然收缩,我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随着那被挤压出心房的血液流遍了我的全身。 随着这股力量而来的,还有剧烈的灼痛感。 身上的血管发出淡淡的红芒,就如同之前第一次戴上那扳指时一样。 大脑前所未有的清醒,看着那距离我越来越近的鞋跟,我赶忙抬起手一把将女人的脚腕抓住。 女人发出了一声痛哼,以被我抓住的那条腿为中心,另一只脚飞起朝着我的太阳穴踢了过来。 我下意识的一挥胳膊,将她甩了出去。 虽然是一个女人,不过看她的体型体重估计也有一百多斤,如果放在过去,这样的重量我仓促之间只能推开,但是现在,我却感觉手里抓着的人轻的就好像是一个布娃娃一样,那女人竟然被我直接甩到了走廊的另一端,身体重重的撞在了墙上。 从地上爬起来,我看着手背上暴起的红色血管,这力量难道也是那扳指带来的? 来不及细想,女人就已经再次冲过来了。 踢出的腿如同是一条黑色长鞭,那速度要比刚才快了十多倍不止,几乎一眨眼她的腿就已经到了我的眼前,那包铁的鞋尖已经抵在了我的太阳穴上。 噗通! 心脏再次发出一声剧烈的心跳音,而就在这个时候,女人的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很快,我察觉到并不止是她的动作停了下来,就连那被她甩起的几滴血液也都静止在半空之中,是周围的时间在这一刻被暂停了! 我不知道这种时停会持续多久,急忙朝着那女人脸上就是一拳。 砰! 女人又被我打回到了走廊另一端,而时停也在这一刻停止了。 般若女捂着挨了一拳的脸,满眼惊诧的看了我一眼,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哼了一声转身跳下了楼。 “别跑!” 急忙追了过去。 别墅内没有郑诗涵父女的踪迹,那个般若女绝对知道他们在哪。 女人刚落下楼,一楼大厅的座钟便响了起来,钟声十二下,预示着午夜的来临,而当最后一声钟声停息之后,我发现一团旋儿风出现在了我的脚下。 该死,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