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34章一起去死

第34章一起去死

2126 2017-11-25 16:03:31
断指女走出郑诗涵的身后,她的左手握着一把小口径左轮手枪,枪口正抵着不敢乱动的郑诗涵腰间。 “都别乱动哦,不然我可不保证这个漂亮女孩会不会死掉。” 听到断指女的话,涛子将手举起,转过身来。 仿佛感受到我的目光,断指女看着我,将那缺少了一根食指的右手抬了起来:“你在看这个?感到眼熟么?那很正常,因为这可是你的杰作。” 真是冤家路窄。 我之前在废弃医院吐出的那根手指,果然是这个断指女的。 断指女突然抬起左臂,用握着枪的手狠敲了一下郑诗涵的后脖颈,将郑诗涵打昏过去,然后将枪口对准了涛子。 涛子急忙说道:“美女,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那枪口对着人啊。怪吓人的,走火了怎么办?我只是一个无害的胖子而已,把枪放下吧。我怕。” 断指女扣动了扳机。 在听到那枪声响起的一刻,我只觉得大脑嗡的一下,一片空白。 噗通。 涛子倒在了地上。 “呃啊啊!” 看着倒下的涛子,我想要喊他的名字,但是发硬的舌根却只能发出这单音的喊声。 “啧啧啧。”断指女一脸戏谑的看着我,“当初我就算是手指被你咬掉,也没有发出你这样的喊声,你是基佬么?” 我瞪着面前的断指女,如果我身体能动的话,我绝对要将她那细长的脖子拧断! “呵,你这眼神算什么?愤怒?那为什么不怕起来呢?你这倒在地上是中毒了还是怎么?”断指女抬手,朝着我的小腿开了一枪。 子弹贯穿身体的疼痛,几乎让我昏厥过去。 “哟,看起来还真的是不能动了啊。断指女将我的右手踩在脚下,细长的高跟碾着我的手背,“正好,不用我拿绳子捆着你了!” 每个字从她的嘴里吐出,她的鞋跟就更加深的陷入我的手背之中,皮肉已经被她那细长的鞋跟刺破,骨缝在异物的入侵下开始变大,仿佛整个手掌都要被撕裂两半了一样。 “疼么?”断指女好像是一个十分享受这样折磨别人的变态,一脸病态的笑容,一边问着一边加大了脚下的力度,“我当初被咬掉手指的时候也很疼啊。十指连心的疼痛你懂不懂?因为你,我不得不用左手开枪,这才被银狐安排到这艘船上,负责看船!” “当初你让我丢了一根手指,我今天就废了你的双手!”她说着将脚抬起,紧接着猛然的踩下。 而在这时候她却飞出去了。 没错,就是飞出去了,就好像是有人在她身后朝着她的屁股狠狠踹了一脚一样。 “你的屁股塞硅胶了么?”熟悉的声音从视线外的范围响起,“怎么跟踢到棉花一样,一点弹性都没有啊!”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涛子的尸体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混蛋!”断指女从地上爬起来,转身朝着涛子连续扣动扳机。 涛子站在原地没动,一个个弹孔从他的胸口出现,但是却并没有血流出来。 看着一脸若无其事打着哈欠的涛子,我跟那断指女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打完了?该我了。”涛子的话音刚落,就猛的出现在那断指女的面前,一记直拳将那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断指女打昏了过去。 涛子找了根绳子将断指女捆住。 过了一会儿,我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权,我从地上爬起来的第一件事,是将涛子那家伙的上衣领子给撕开了。 “楚瑜你干嘛?我把你当兄弟,你可不能对我有非分之想啊。我是直男啊!” 在他那刺耳的叫声中,我将一个金属方盘从他的衣服里面撤了出来,那盘子上面有着六发子弹,怪不得这小子刚才来了一个刀枪不入,我就知道他身上肯定藏着什么东西。 “你弄这么个盘子在身上干嘛?”我冲着涛子问。 涛子边扯着被我撕坏的衣服边说:“这不是看这盘子的形状好,指望着盘子能给我压出两块美型的胸肌吗?就像金刚狼那样的……。” “……。” 金刚狼听你这么说,估计会挠死你,人家那是用盘子压出来的胸肌? “头好疼。” 听到郑诗涵的声音,急忙将刚刚从昏迷中苏醒的她扶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你的手受伤了!” “已经没事了,我这只是小伤而已,随便包扎一下就好了。”我说道。 “不是,你好好看看的手背,血管都已经变黑了!” 听郑诗涵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自己手的伤口周围血管都变成了黑色,像是中毒了一样。 涛子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了那断指女的面前,将她嘴里塞着的臭袜子拽了出来:“你是不是在鞋跟涂毒了?解药呢?” 断指女咳嗽了两声,看了看我冷笑一声说:“解药?谁告诉你所有毒都有解药的?另外,谁告诉你,他那是中毒的?那可是比毒更厉害的东西呢。是我弄到的巫诅,是一种诅咒!” “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涛子将断指女的鞋子脱了下来,“你如果不给我解药,我会让你也尝尝这巫诅的厉害。” “你以为我会害怕?来啊!谁怕谁?拉个垫背一起下地狱也不错!”断指女狞笑着说。 “混蛋!” 涛子好像抡锤子一样的将那高跟鞋朝着断指女的肩膀砸下,鞋跟将她的肩膀刺破,她的肩膀周围血管也都变成了黑色的。 “心脏距离肩膀近还是手掌近我不说你应该明白。”涛子看着女人说道,“虽然楚瑜那家伙中毒早,但是你的伤口距离心脏更近,发作的话也是你先死。现在如果给我解药,大家都能活命,难道不好吗?” 女人嘿嘿的笑了起来:“白痴,我说了这并不是毒,也没有什么距离心脏远近一说,因为同一种诅咒只要是沾上了,不论是在身体哪里,都会在同一时间发作。” “要发作的感觉,我感觉到了呢。”断指女喘着粗气看着我说,“你也感觉到了吧。” 我没有回答,但是我的确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身体各处传来阵阵酸痛,五脏六腑都好像是被火烤着一样,胃袋阵阵抽搐,阵阵酸水涌上喉头,耳边有着嗡嗡的声音,像是有苍蝇在我的周围飞一样,但是这船舱里根本没有苍蝇。 “让我们,一起去死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