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36章:小鬼

第36章:小鬼

2046 2017-11-28 10:06:35
瘦巴巴的老道长着一张狐狸脸,绿豆大小的眼珠在那三角眼里打着转,属于那种打眼一看就让人觉得他不是好人的人。 这老道,不是矿石镇的那个摆摊的什么铁嘴仙人吗?! “白队长,这位是……。” 我看向白晓。 她说道:“这是我认识的一个奇人,号称铁嘴仙人,胡算子老先生。” 还真是他! 我还没等说话,胡算子就开口了:“之前白队帮过我一个忙,几位既然都是白队认识的人,那么我就送你们一个见面礼,免费帮你们解决身上的诅咒吧。” 胡算子说的话,显然是不想要让白晓知道我们之前见过。 我想了想,没有将他揭穿,白晓是一个厉害的侦探,但是我现在需要的并不是侦探,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中了诅咒,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我恐怕永远都不会跟这个女人有什么联系。 胡算子走到我的面前说:“你是哪中的诅咒知道吗?” 我抬起手来:“就是这。” 之前被那鞋跟踩破的手背伤好了之后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印记,圆形的,像是一个黑太阳的纹身。 “这是巫诅,还是发作过一次的巫诅!巫诅发作人必死,除非……。” 胡算子抬起头看着我,那三角眼眯着,眼神之中竟然透着一股子的怒意:“除非你让别人为你分担这份诅咒!为了自己能够活下来,而让别人跟你一样承受了这发作必死的诅咒!” “是我们自愿的。” 涛子与郑诗涵说。 “就算你们俩是自愿的,那么还有一个人呢?”胡算子问,“巫诅发作,除非有四个人分担才能度过第一次诅咒。” “还有一个在船上呢。”涛子说,“就是那个人给楚瑜下的咒,也是她告诉的我们这个办法。” 白晓对着身后站着的几个便衣摆了摆手,那几个便衣到了船上没多久就将五花大绑的断指女从船上带了下来。 一个便衣将女人嘴里的臭袜子拽了出来,那女人剧烈的咳嗽了两声。 “是你下的巫诅?”胡算子看着断指女问。 “你竟然知道巫诅。”断指女有些惊讶的看着胡算子,不过随即那惊讶便被不屑取代了,“不过就算你知道也无所谓,反倒是你知道你更应该清楚,发作过一次的巫诅是没有办法破解的吧。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不断的找人分担,来延缓发作的日子。” “你不也中了巫诅吗?你好像不怕死啊。” “哼,我又不是那个姓郑的懦夫,死有什么可怕的?” 听到断指女脱口而出的这句话,我看到胡算子的眼睛突然睁得溜圆。 胡算子将眼睛闭了一会儿,再睁开眼的时候就已经不管那断指女,而是看向我说:“诅咒这种东西,除了施咒人本人之外,没有办法解除,而这个女人显然是不知道在在哪弄到的媒介来让你们中的诅咒,但她并不算是施咒人,我想,她也不会将施咒人是谁说出来的。” “真是废话。”断指女冷笑一声说。 “不过。”胡算子话锋一转,“无法解除,却并不代表无法将你们身上的诅咒治好。” “别卖关子了,你有什么办法?”我急忙问。 胡算子说道:“诅咒既然可以让不同人分担,当然也可以进行仪式,来一个逆向分担,将你们身上的诅咒传到一个人的身上。” 断指女听到胡算子的话,脸上罕见的露出了慌张的神色,她看着胡算子吼道:“臭老道,你进行逆向分担仪式,难道不怕伤阴德,遭报应吗?” “笑话,你用诅咒害人在先,我只不过是让你自食其果或而已,要损也是损你自己。”胡算子冷笑一声说。 从刚才听到断指女说姓郑的懦夫之后,我感觉这胡算子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该不会这家伙是御四门之一吧。 只是我现在顾不得什么御四门了,先将诅咒解决那才是最重要的。 第二天临近中午,天气晴朗无风,按照胡算子的话来说这叫阳气充裕,正适合进行仪式。 我们来到郊区的一片小树林里,白晓带着人拿着上午到商场买的几匹黄布在这树林之中围按照先天八卦的方位围出了片区域,然后他们便按照胡算子的要求在这片区域外站岗,不让人误闯进来。 我们几个中了诅咒的人则坐在这片区域的正中间,三个人围着被五花大绑的断指女,胡算子在南方乾位摆了一个供桌,上面放着香烛黄纸,还有红线穿着的大五帝钱。 “你们谁现在如果想大号小号的都赶快去。一会儿仪式开启,不论发生什么,你们都别乱动,绝对不能起身!”胡算子一脸严肃的对我们说。 过了一会儿,他看了一眼天空之中太阳的位置,先将两根红蜡点着,然后点燃三炷香高举过头顶,嘴里喃喃念叨着什么,接着将那三炷香插进了面前的香炉之中。 都说动物的感觉比人的要敏锐,人感觉不到的危险,但是动物能够感觉的到,就算是诅咒这玄乎的东西,动物也有感应。 三根香刚一插进香炉里,林子里的鸟儿都好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哗啦飞起,四散飞离了这片树林。 过了两三秒,我们几个人的身上都浮现出了黑色的血管纹路,我看到一缕缕黑烟从大家的头顶冒出,最后都汇聚到了断指女头上的那道黑烟之中。 断指女虽然看不到头顶,但是也应该能感觉得到,徒劳的挣扎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但那却是徒劳,她身上的黑色血管越发的胀大,颜色也越发的黑了,相反,我们身上的血管却渐渐趋于正常。 突然,东方传来了砰的一声巨响,我看到那边围着的黄布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到了一样,向内凹进了一大块。 也不知道那黄布哪来的那么大的弹力,此时被撞的足足拉长了两倍有余,竟然还没有裂开。 隔着一层黄布我看不见另一端是什么东西撞上来了,但是通过黄布凹进来的形状来看,像是一个个皮包骨的婴孩儿。 或者说,那是小鬼!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