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85章:血眼

第85章:血眼

2028 2017-12-28 10:49:01
止住哭声的孩子向着我转过头来。 小小的脑瓜绕着脖子转了一百八十度,没有眼睑,失去了眼珠的双眼,像是两个幽深的红色漩涡正对着我。 那两个血色漩涡,一个向左,一个向右,牢牢的抓住了我的目光,让我的双眼无法移开。 地缚灵?!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扭曲的力量透过我的双眼直达我的体内,脏腑在这双眼睛的力量下开始扭动,开始扭曲,开始被撕裂,剧烈的绞痛感从体内传来。 “胡算子,救我!”我艰难的喊道。 而胡算子对我的回应却只有一句:“抱歉。” 这个时候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我心中隐隐感到不安,嗡鸣的耳朵仿佛听到了胡算子离开的脚步声。 “胡算子!” 我大喊着,但是再没有得到他的回应。 这时候我反应过来,一楼时说他的话完全是谎言,只是为了让我配合他解决那楼梯上的那些缚地灵。 他恐怕早就已经算计好了吧,如果遇到银狐,等我们两败俱伤的时候他就会将我连同银狐一起解决掉,甚至还有那个没有觉醒血脉之力的女人也会被杀死。 我真是猪油蒙了心! 竟然会天真的相信了这家伙的鬼话! 喉头传来一阵腥甜,一口血从嘴里涌出。 我心中不断的咒骂着,突然间,一道强光照在了我的眼睛上。 双眼感到一阵剧痛,但同时也多亏这强光让我的双眼暂时性失明,从而脱离了那孩子空洞眼眶的束缚。 我踉跄后退两步,感到一只柔软的手将我扶住,鼻息中传来的是郑诗涵身上那淡淡的香味。 另一只手的脉门被人轻轻按住,过了一阵,我听到般若的声音:“没事,死不了。你还能站起来么?” 双眼渐渐恢复了视觉。 看着那变成一堆焦炭的地缚灵,我不由一愣:“这是谁干的?” “我用伪玉戒指烧的。”郑诗涵说。 看来银狐因为离开的时候急促,这个地缚灵不像是楼下遇到那些没有实体的完全体地缚灵,也多亏了他有实体这一点,才让郑诗涵拥伪玉戒指给烧成了焦炭吧。 看着那烧的漆黑的尸体,我不由叹了一口气,自己还是晚来了一步,终究一个人也没有救到。 “对了,你们看没看到胡算子?” 我也不知道自己从被那地缚灵控制到现在经历了多久,如果胡算子没有走远的话,我一定要追上去将他痛扁一顿再给关起来! “胡算子?”般若像是被触动了某根敏感神经一样,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你在这里遇到御四门的人了?” 被她这目光盯着,我才想起她之前用那命盘看自己命运,说自己最后是死于我的背叛的事情了。 看来这个预言,她到现在还是耿耿于怀啊。 “我差点死了,就是被他算计了。”我说道。 “没有遇到。”郑诗涵说,“我们在外面等了一段时间见你没有出来,担心你出事,就进来找你了。” “好了,先别说那么多,我们快点走吧。”般若说道,“你内脏受了伤,需要治疗。” 离开了孤儿院,我们又回到了张三横的住处,毕竟张三横除了会一些攘灾算命的手段之外,还十分的精通中医,般若的中医就是跟他学的。 “你的内脏受损,我给你开一副药,你休息一个月左右就差不多了。”张三横给我把完脉后说。 “一个月?时间太长了吧。”我皱眉说。 “嫌时间长?那你还去喝砒霜吧。”张三横白了我一眼说,“你是内脏受伤,你以为是皮外伤啊!不静养的话会有像是哮喘之类的后遗症的!” 只是一个月的时间,银狐恐怕都已经得到另外两个扭了,如果不能在藏着扭的地方狙击到他的话,在通往大地宫的入口处,我们要面对的,恐怕就是整个倾巢而出的豺组织成员了。 那可不单单是炼狱岛上的那些手持着枪械的乌合之众,恐怕还有一些会左道旁门的异能之士。 “张三横让你休息一个月,你就老老实实的休息一个月就好。”般若瞥了我一眼说,“就你现在这病怏怏的样子,就算让你去跟我们去寻找另外两个扭,遇到银狐的话你也是一个拖累。另外训练郑诗涵跟郑云也需要一段时间,一个月不算长。” “等一下,为什么训练我?”郑云一双眼睛睁得溜圆,“我可不是一个喜欢暴力的人……。” 般若瞥了他一眼:“下次我们面对银狐的时候,恐怕就是要面对整个豺组织的时候了。我这样水平的杀手,豺组织至少还有五个,如果害怕的话,就让郑诗涵跟我们冒险好了。” 听到般若的话,郑云看了郑诗涵一眼,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纠结的神色,然后点了点头:“行,要训练就训练!” 郑云这家伙一直以来都是躲在后面,一副贪生怕死的样子,只有在郑诗涵遇到危险,或者是有危险的时候,他才会挺身而出,像是真的将郑诗涵当成了自己的女儿一样。 这让我不由的想起了不知道去哪的涛子。 他过去保护我,帮助我的时候,也是真心的么? 我摇了摇头。 不管怎么样,都改变不了他杀了真正的周明涛的事实,哪怕那并不是他的本愿。 而张三横的药液的确效果明显,受损的内脏不但在这一个月里面完全恢复了,我还感觉自己的精神比过去还要好,虽然这一个月的时间大半我都是躺在床上悠闲度过的,但是每天晚上出现的活尸,仍然让我感到不胜其烦。 也许只有在进入到大地宫,解决了困扰我们的活尸问题后,我才会真的感到悠闲吧。 “知道大地宫的入口在哪了么?”晚饭的时候,我问道。 郑诗涵递给了我一份报纸,那是两周前的报纸了,还是一份街头小报,这种新闻多是胡编乱造的报纸,如果放在过去我一眼都不会多看,但是上面有一则信息却引起了我的注意。 因为那则新闻所说的地方,正是矿石村!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