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90章:命运

第90章:命运

2077 2017-12-30 20:54:01
我们背靠着背站在一起,这些长着手臂的怪异巨树带来的压迫感,甚至让我忘记了肩膀上的疼痛。 简直就像是,面对洪荒巨人一样。 一声悠悠的叹息传来。 叹息的是一棵巨树,树干上的纹路看起来与胡算子有几分相似。 “楚瑜,既然你从那孤儿院活着出来了,又为什么回来这里呢?” 那棵巨树竟然说话了,声音正是胡算子的声音。 “你又打算假惺惺装成不想杀我的样子,然后在我背后捅一刀么?”我看着那棵树问。 胡算子笑了:“你难道不想死么?你为了活着而来,却没有发现自己正一步步的带着大家迈向死亡。那就葬送在这里吧。也算是你落叶归根了!” 他的话音刚落,周围的树木纷纷挥动起那纤长的手臂,朝着我们抡了过来。 四面八方而来的举手,如同是一张密不透风的巨网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躲避的可能。 紧要关头,我只能再次戴上了青玉扳指。 砰! 就算身在鬼界之中,光是听到那一阵巨响我都能想象到,那些巨大的手掌碰撞在一起时的力量。 青玉扳指上面又多了一道裂缝,我紧忙将这扳指摘了下来,那些巨大手掌已经分开,但是还有互相碰撞产生的木屑在空中纷飞。 “遁入鬼界?在这树林之中,这青玉扳指又能能支持你使用几次?” 我握紧拳头,看了一眼手上的扳指,上面的裂痕已经快连在一起了,恐怕用不了几下就会彻底碎掉吧。 可是不遁入鬼界,我们又有什么方法来抵御这些巨树的袭击呢? 豺组织的前车之鉴,显然砍伐这些树是不可能的,那只会让伤害同时反映在我们自己身上。 该死的。 真是一步错步步错,不但没有让豺组织当我们的领路先锋,还被困在这个该死的地方。 呼呼的风声响起。 那是巨树挥动手臂带起的风声,周围的巨树,不间断的对我们展开攻击,根本就没有一点思考对策的时间。 连续通过鬼界躲避了三次,手上的扳指已经被裂痕所布满,仿佛轻轻的碰一下,就要粉碎了一样。 不行,恐怕再来一次这扳指就要废掉了! 但是不进入鬼界,又有什么方法避过这些攻击? 就在我再次准备戴上扳指的时候,般若一把将我握着扳指的手给抓住了:般若深吸了一口气:“命盘预言我会死在你的背叛上,我相信这个预言!所以……” 我看向她,不知道她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又问起这个问题了,那破命盘的什么预言就真的让她这么耿耿于怀? “……我不会死在这里,你们也不会!” 般若的话音刚落,突然拔出了我腰间的短刀,那是她之前送给我防身用的。 面对着那些向我们抡来的巨手,她冲了过去。 “别!” 我想要阻止她,却已经晚了,她手中的短刀挥动,那些巨手的手指被她斩断。 “白痴。”胡算子冷笑了一声,“你砍断的,是你们自己的生命啊。” 我感到自己的脖子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像是被锋利的刀刃划过一样,同时,我也看到了般若的脖子上面出现了一道血痕。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金色的光在我的头顶绽放了! 在这金光的笼罩下,我脖子上那冰凉的感觉消失,般若脖子上的血痕也如同时光倒流一般的不见了。 不但这些,就连我背后的子弹也从伤口之中脱落出来,伤口愈合,甚至没有留下一点的伤痕。 我抬起头来,只见那被我压在背包最下面的周天命盘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我们的头顶上。 命盘滴溜溜的转个不停,发出的金光之中有无数的怪异文字浮现,那每一道文字亮起都会发出一个奇异的声音,像是清脆悦耳的铃声,又像是有人在我耳边诉说一段一个人不同的命运。 无数的文字亮起熄灭,亮起熄灭,像是天空之中闪烁的繁星。 “那是什么?!” 胡算子惊叫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如此的惊慌失措。 但是此刻我却顾不得他了,因为我已经察觉到那些字符代表了什么。 那是命运,我们命运之中的种种变数。 就算是周天命盘预言了般若的未来,但是这个世界上的种种变数,都会导致那个未来被改写,所以,虽然代表她会被我出卖而死的那个字符虽然是最亮的,但是还是会有代表其他命运的暗淡字符在闪烁。 但渐渐的,我发现,那些原本各不相同的文字,最后都变成了一个相同的字符,在空中连绵着,像极了一张金色的天网,仿佛事件的一切都会被它笼罩在内一样。 我们的命运,不,准确的说,这是般若的命运…… 因为那金色的天网,之中有一端连在般若的身上。 ……,她的命运之中,种种变数都消失了,只剩下了唯一一个命运。 即便没有动用周天命盘,我也能猜到,那唯一的命运是什么! 怎么会变成这样? 难道是说,她刚才那句相信这个预言的话? 这狗屁周天命盘是难道是选择题试卷吗?! 嗡! 如同是洪钟敲响的声音响起。 半空之中那些字符消散,化作金色的粉末从空中飘落下来,周围的巨树在接触到这粉末的一刹那都变回了原本小树苗的样子。 而那周天命盘也落了下来,掉落到了我的脚下,布满锈迹的铜盘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垃圾。 “楚瑜,你不会出卖我的对吧。”般若将刀子收回,看了我一眼问。 我狠狠的点了点头,不会出卖! 我也绝对不能出卖她! 去他妈的周天命盘,去他妈的未来,老子才不信这些呢! 我飞起一脚,将那周天命盘远远的踢飞出去。 但就算是内心在告诉自己不相信自己会联合御四门出卖般若,想起刚才那异象,我仍然有些心中不安。 或者说,我自己都莫名的感觉不自信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鼓起的胸腔却感到触碰到什么硬邦邦冷冰冰的东西,一摸胸口,却发现那被我踢飞的周天命盘竟然又回来了,就像是,我现在甩不掉它,这也是既定的命运一样!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