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15章 朱雀石门

第15章 朱雀石门

2026 2017-11-20 11:53:25
借着手机的光,我打量着面前的石门。 青色的石门质地光滑,有些像是玉石,但是指尖触摸其上,却感到一种炙热,就好像是烧红的烙铁一样,疼的我急忙将手缩了回来。 “这石门上面,雕刻的是什么东西啊。”郑诗涵看着石门上那棱角分明的雕刻物说。 “朱雀!” 这个雕刻我见过,在我爷爷的一个雕刻作品之中,与爷爷其他作品的写实风格不同,那个作品完全就是用直线拼凑起来的图案,也正因为与其他的雕刻不同,所以给我的印象也极为深刻。 而风格的相同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真正让我感到惊讶的是,我爷爷雕刻的那个作品与这石门上的完全一样,甚至就连那腹部的花纹也都相同。 难道说,爷爷他也来过这里? “这门应该怎么开啊。”一旁的涛子说道。 没错,先别想为什么爷爷会雕刻这门上的图案了,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是快点将这门给打开。 现在已经临近傍晚,到了晚上,恐怕那些灵异的事情又会出现了。 “找找,一定有什么机关之类的东西。”我说道。 先不说这石门上的高温,单论重量就绝对不是人力可以抬起来的,如果没有什么机关,打死我也不信。 我们分别寻找起来,不过这石门本身就已经藏的这么隐秘,石门的机关想必也不好找。 “这里有个洞。” 郑诗涵叫道。 在石门旁边的石壁之上,的确有一个方形的洞隐藏在阴影之中。 “这你都能发现,你是不是以前来过啊。”涛子看着郑诗涵问。 “没有啊。只不过我的观察力一向很强而已。”郑诗涵一脸得意的说。 那个洞方方正正的,长宽大概有五厘米左右,边缘整齐的就像是刀切的一样。 “看着像是一个锁眼啊。”涛子看了看说。 没错,就是锁眼! 该死的,都已经到了这里,但是我们却并没有能开启这个石门的钥匙! 带着一肚子的不甘,我从两块巨石后面出来,远处传来了警笛的声音。 这荒山野岭的,警察怎么会来这? 两辆老旧的警车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之中,不一会儿便停在了我们的面前,一个面容冷峻的男人从车上下来,一个跨步便来到了我的面前,不等我反应过来,就感觉到手腕一疼,被他拧到了背后。 “你们干嘛?”我挣扎着问。 那男人的力气出奇的大,一只手如同铁钳一般紧紧的将我的手腕箍住,根本动弹不得。 男人一只手抓着我的手腕,另一只手伸进我的兜里摸索了一下,将那块张字死玉给翻了出来:“干嘛?当然是抓贼了,昨天村里有人报案,说祖传的死玉被偷了,现在这块玉在你这里,有什么话,到警局里说吧。” “偷东西?” 我暗骂自己白痴,怎么就没想过那骨灰张会反咬我们一口。 涛子这时候赶忙掏出经验证:“误会,都是误会,自己人。” 抓着我的男人瞥了涛子一眼,哼了一声:“没有什么自己人,犯了错就要承担,都带走!” 我们三个人被推进了警车里面带到了警局,但是那个警察却根本没有审讯我们,直接将我们关进了拘留所里。 本以为用不了多久就会对我们进行审讯,但是眼看天都已经黑了,却根本没有人跟我们说哪怕一句提审的事情。 “喂!”我冲着门外的走廊大喊,“来人啊!抓我的那个警察不是说要审问我们吗?他人呢?” “吵什么?”一个值班的警察走了过来没好气的说,“这么晚了,郑队哪有时间理你这小偷小摸的,明天自然会审你,着个屁急!” 明天? 我的心咯噔一下,如果是这样,那无疑是最糟糕的事情了。 张字死玉被收走,如果体内的药剂再发作,我们怎么度过?虽然一直不知道那玉为何能够在幻觉中克制许多诡异,也许它真的价值连城,含有某种罕见的矿物质,能够刺激我们的神经?可是这也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啊。 咳!现在想这些也没用了,玉都被收了。 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被困在这个小房间里,跟等死没有什么区别。 “我要见你们郑队!” “有病。”那警察白了我一眼转身离开了。 看着空荡荡的走廊,我感到了一阵绝望。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狠狠的垂了牢门一拳。 不对!那些警察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在被抓的时候,我觉得是卖给我们驴车的老伯告的密,但是就算他们知道我们大体走的方向,也不应该会找的那么准确。 从那两辆警车驶来的时,警笛的声音来判断,那两辆车应该是直接避过山上的岔路,直接找到我们的,就好像是知道我们在那里一样。 难道说…… 我猛的站起身来,冲着刚才那名警察离开的方向大喊起来:“来人啊!” “你有完没完了!”带着一脸的怒容,那值班警察走了过来。 “请你帮我给你们郑队带个话。”我对那值班警察说。 “你以为你谁啊!” 我将脖子上的玉坠解下来递给那警察:“这个给你,帮我带一句话就行。” “想贿赂我?”值班警察一脸冷笑的看着我,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我急忙将他叫住,“软的不行,是你逼我来硬的了!” “来硬的?”值班警察停下了脚步,一脸戏谑的看着我,“你在门后能怎么着我?” 砰! 我狠狠的将头撞在牢门上,头脑嗡的一声,温热的液体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那名值班警察被我这自残的举动给弄懵了。 “你,你疯了吗?” 疯了? 如果不快点将今夜的问题解决,那就不是疯了,而是要死了! “你说,如果在你值班的晚上,有犯人死了的话,会怎么样?” 此时我的表情恐怕十分狰狞,我看到那值班警察的脸都被吓白了。 “行了,你狠!”值班警察急忙说,“你要我跟郑队说什么?” “只有三个字。” 我一字一顿的说:“古三家!”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