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93章:其言也善

第93章:其言也善

2137 2018-01-02 15:09:28
踏入到那黑暗之中的刹那,我感到自己好似回归了母体,变成了不着一缕的胎儿。 我身体卷缩着,闭着双眼,沉浸在一种全身心放松的感觉,仿佛自己与自然融为了一体,即便脚下是什么都没有的虚无,即便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下坠,也不会有丝毫的恐惧慌张。 突然,手背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灼痛感,像是被烧红的烙铁烫了一样,不单单是这种感觉,我甚至可以听到后背传来的那滋滋的声响,嗅到皮肉烧焦的味道。 在这剧痛的刺激之下,我猛的睁开双眼,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地下。 我抬起疼痛的左手,只见手背上有一个烙印,那是由四条扭曲的线组成的一个漩涡图案,看起来又像是一个散发着四道光的黑色太阳。 “这是什么?” 我不知道这烙印代表着什么,但是总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 下意识的拉下袖子,将手背遮住,我看向周围。 “这里就是大地宫?” 如果是的话,那就跟我想象之中的差的太多了,这里别说是什么地下宫殿了,完全就是一个溶洞,还没有多宽敞。 洞顶跟地面布满了钟乳室,就像是参差的兽牙一样,这些钟乳石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将这里照亮。 溶洞内只有我一个人,别说先我们进来的银狐那群人了,就连跟我一起进来的般若他们都不在这里。 恐怕是哪入口会将我们传送到大地宫的不同位置吧。 那就糟了! 相比于遇到我,般若他们遇到豺组织的概率要大得多。 更何况还有那迟迟没有出现的胡算子他们。 现在想来御四门那些人迟迟不肯出来,恐怕并不是因为看到豺组织的人多怕了,而是知道这入口的特性,所以故意等豺组织的人还有我们进来之后,他们再进入到这大地宫之中。 一对一的话,凭借他们的本事,也许还真可以将豺组织的人全部解决。 并且他们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快速的找到彼此,甚至能够在进入到这里的时候不被拆开,那样的话,遇到御四门的人,要面对的可就不是一个人了。 我赶紧朝着溶洞的唯一出口走去,想要出去先找到大家,但在这时候,我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 我停下脚步,转头向着那目光飘来的方向看去。 突然,从那钟乳石之间跳出一团黑影来。 虽然我早有防备,但是它的速度却太快了,一下子就将我按倒在地上。 黑影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尸体腐烂的臭味,他的半张脸已经变成了白骨,剩下的半张脸有着与我相同的相貌。 活尸! 只是相比于每天晚上一出现就要杀我的活尸,这个算是“和善”的了。 他并没有掐我的脖子,或者是对我做其他的什么的攻击动作,那半张脸上反而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只是另半张骷髅面孔看起来有些渗人。 他那干瘪的喉咙颤动发出沙哑的声音,用那拖着长长的尾音的语调对我说:“欢迎回家,已死之人。啊哈哈哈!” 渗人的笑声在这空旷的溶洞之中回荡,不,那不单纯的是他笑声在回荡那么简单,而是从溶洞的四周又传出了更多的笑声,一个个与我有着相同相貌的活尸从阴影之中站了起来,里里外外的将我围在这里。 空气之中都弥漫着这些活尸身上散发的臭味。 我还是第一次被折磨多的活尸包围,只觉得背脊发凉,猛的将身上的那个半脸活尸给推了下去,而那活尸在接触到我双手的一刹那,便消失不见了,连同消失的,还有周围其他的活尸,一切都像是我做了一场噩梦一般。 我急忙从地上爬起来,伸手按了按自己的心口。 感受到左侧胸腔心脏的跳动,我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什么已死之人,老子才跟你们这群活尸不一样呢? 我赶紧跑出了溶洞,刚一出来,我就遇到了最不想遇到的人之一。 “我真后悔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没给你一枪崩了。” 不知道在这洞口站了多久的郑子时看着我说,那语气听起来似乎带着一些无奈的情绪。 “所以你打算现在补上那一枪吗?”我手伸进兜里,将那青玉扳指握在手心。 郑子时摇了摇头:“我来,只是要给你几件东西。” 他说着将手递了过来,在他的手心之中有着三块玉器,分别是黑鱼玉佩,翠玉吊坠,还有一块白色玉片,这些玉内都布满了血纹,正是郑子时他们三个的死玉玉饰。 “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郑子时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就没有去接。 “我……。” 郑子时还没说,就突然吐出一大口血来,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他的脸色要比平时苍白的多。 “你这是怎么了?” 我下意识的伸手将他扶住,却发现他身体很轻,轻的就像是雪花一样,这样的重量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成年人应有的体重。 “我们当初立过誓言,不能让四扭合一地宫开启。”郑子时的眼睛鼻子也开始往外冒血了,“现在誓言反噬,胡算子跟骨灰张都已经去了,我虽然年轻,不过也撑不了多久了。” 他像是缺氧的鱼一样大口喘息着:“我硬撑着来见你,是为了告诉你毁掉那封印之物的方法,因为现在只有你能毁掉那东西了。” 毁掉那万能许愿机的方法? 我可不想知道。 不过此时的郑子时却不会问我的态度:“作为御四门血脉的继承者,只要你的血、四块死玉,还有那封印之物碰在一起,便可以将封印之物毁掉。其实我们早就想要毁掉那东西了,只是碍于誓言的约束,一直没有办法进入到这里。” 他大吸了一口气接着说:“楚瑜,我知道你不待见御四门,觉得我们跟豺组织的那群渣滓差不多。我也不多做解释,为了守住这里,我们几个没有谁是手上干净的,就算说我们是人渣我也认了。我也不强求你什么,反正等你见到那封印之物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了,到时候,是利用那封印之物,还是将之毁掉,就看你自己的决定了。” 话音刚落,郑子时便彻底断了气息。 将郑子时的尸体放在了地上,我看了看手里的几块死玉。 那被御四门一直守护的,同时也是他们一直想要毁灭的封印之物,到底会是什么?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