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76章:瘟神

第76章:瘟神

2074 2017-12-23 21:02:00
听到从身后传来的歌声,我急忙转过身去。 只见昏迷的王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此时正身子靠在床头,坐在床上,面对着我嘴里哼唱着的正是青龙梯歌女的歌声。 她的脸上带着笑容,但是目光之中却透着恐惧,眼角还有泪水滑落。 歌女! 王芳这幅样子简直就像是传说中被附体了一般,不,应该说还是有些区别的,她目光透出的恐惧代表着,她还保留着自己的意识,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从她的身上离开!”我冲着控制着王芳的歌女吼道。 “你不喜欢她的声音吗?”王芳歪着头对我问。 她的语气让我感到十分的不安。 王芳没有等我回答,而是不断的问我:“不喜欢吗?不喜欢吗?不喜欢吗?” 她的头越来越歪,越来越歪,甚至跟脖子成了直角,仍然朝下歪去,我听到她脖子里的骨头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仿佛就要断掉了一般。 王芳的眼中露出痛哭的神色,泪水不断的落下,而与她那痛哭的目光相对的,却是那嘴上流露出的夸张的,病态的笑容,简直就像是将两个人的面孔拼凑在了一起一样! 我急忙伸手,想要将王芳的头给抓住。 但我的手还没等碰到她,就听到咔嚓一声响,王芳的脑袋突然转了一百八十度,双眼的神采消失,瞳孔扩散,整个人无力的倒了下来。 “混蛋!” 我怒吼着戴上了青玉扳指,一定要找到那个该死的歌女,一定要将她除掉。 但进入到鬼界之中,我也丝毫没有发现那该死的歌女的踪迹。 从鬼界出来,病房的门被推开,郑诗涵走了进来。 看到王芳的尸体,她惊的急忙捂住了嘴。 “发生了什么?”郑诗涵问。 “她死了。”我双手攥着拳头,“是被我害死的!” 那个歌女是跟着我的,如果不是我来医院看望王芳,那么她也不会被歌女所控制,被歌女杀死。 “什么?”郑诗涵一脸不解的看着我。 “我跟般若在青龙梯上取青龙扭的时候,招惹了一个歌女,或者说是一个鬼魂。”我说道,“我没有想到那个东西竟然一直跟着我离开了废墟。王芳,还有王老伯,都是被她杀死的!” 我们报了警,录了口供。 虽然我说的口供让人难以相信,但是也许是因为有白晓关照过的缘故,询问口供的警察也没有多问,就将我放了。 回到王老伯家里,我将王芳的死告诉了大家。 听我说完之后,郑云急忙后退了两步与我拉开距离:“这么说来,那我岂不是也很危险!王老头死的时候,他距离你最近,王芳死的时候,也是在你旁边,纠缠着你的那个女鬼这不是拿你身边的人一个个开刀么?” “我要说的也正是这个。”我看着大家说,“我分开吧。般若,将大地宫的位置,还有剩下两个扭的藏匿地告诉我,我在得到那两个扭之后,我会给你们打电话,通知你们在大地宫见面的。” 般若看了看我:“我不同意。” “你……。” “你真觉得,就凭借你自己能够拿到剩下两个扭?朱雀大殿也好,还是青龙废城也罢。你自己回想一下,如果只是你一个人,你早就已经死了多少次了!” 郑云急忙说:“但是在他身边的话,我们有可能会死的啊。不管大地宫里的东西多么珍贵,至少也要有命去拿才行吧。这才一天而已,就死了两个人了,我们恐怕等不到集齐四扭,就先挂了啊!” “那就想办法将他身上的问题解决。”般若说,“我认识一个人,有可能会帮到你。另外你不用担心会被豺组织知道,那个人跟我是私交。豺组织的人不会发现我们的踪迹。” “那人在哪?” “云城。”般若说,“坐飞机的话,用不了一个小时我们就能到那里。” 郑云急忙说:“一个小时的时间太久……。” 般若瞥了郑云一眼说:“你不是有钱有门路么?包一架飞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只要我们跟他不坐在一起,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 郑云还想要说什么,却被般若一眼瞪了回去,最后只能满脸无奈的点了点头:“行,我这就去准备包机!” 一脸不情愿的郑云拿起电话,去联系起自己的朋友来。 我们则去准备行李,收拾好之后,刚准备出门,却见郑云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不好了,不好了。” “怎么了?”我看着他。 “周明涛不见了!” 我急忙道了周明条的房间里,床还是热的,但是他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一旁的桌子上面放着一张纸条,旁边还有着一支笔,只是纸条上面却只有几个墨点而已,并没有留下任何的留言。 般若看了一眼纸条说:“看来他临走之前是想要写点什么,但是却又想不出应该怎么写吧。” “离开了啊。那就离开吧。”我看着那张纸条说,“我们走吧。” 带着准备好的行李,我们离开了龙家镇,坐车到了机场。 乘坐飞机前往云城的路上,我戴上了耳机,听起了过去我不喜欢听的重金属歌曲。 只有这样狂野的歌声,才能让我不去想那歌女哼唱的歌曲。 一个小时过去,我们下了飞机之后,直接跟着般若一同到了她朋友家。 那是一个老旧的四合院,院门紧闭。 我走到门前,敲了敲门:“有人吗?” 门内传出了一个慵懒的声音:“谁啊。” 随着那声音,我听到门闩被拉开的声音,一个丰神俊朗的中年男人将门打开。 男人看到我们一愣,然后问:“刚才有人问什么了么?” 般若指着我说:“他问的,家里有人么?” “哦。”男人点了点头,然后将门砰的一声给关上了,“没人!” 看着紧闭的大门,我看向般若问:“这是什么毛病?他欠你钱了么?” 般若也是一脸莫名其妙,她狠狠的踹了一脚门吼道:“张三横,你发什么疯呢。快开门,是我!” “谁来我也不开!”门内的男人吼道,“老子还想多活两年,你却带了一个瘟神来!快滚!快滚!”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