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98章:被背叛的冤魂

第98章:被背叛的冤魂

2072 2018-01-03 21:44:00
电视的画面一开始是两个正在玩游戏的小孩子,一男一女,看起来都是只有四五岁的样子。 接着镜头渐渐拉远,可以看到在一旁的墙角处有着三个大人,两男一女,像是正在激烈的讨论着什么一样,然后一个男人从兜里掏出了一把钞票递给的面前的一对男女,他们在接过那些钞票之后,便走到了那对小孩身边,将男孩子领走了,在临走前,他们还微笑着摸了摸女孩的头。 女孩看着远去的三个人,然后将头缓缓的转向了我。 血泪从她的眼睛之中流了出来,无声的电视第一次传出了声音:“从小,我就被背叛呢。” 般若! 那声音我不会听错,就是般若的声音。 那声音刚落,电视画面之中所有的人,肢体都开始诡异的扭曲了起来。 女孩的脸猛的扑向屏幕,双手用力的捶打着,像是要将电视屏幕给击碎,从里面钻出来一样。 砰的一声。 电视之中迸出火花,屏幕上出现裂痕,无法关闭的电视这一刻终于关上了。 我看着这一幕惊呆了,急忙跑到墙边,将客厅的灯给打开。 我真希望刚才看到的那些是因为我睡前喝多了酒,导致自己产生了幻觉。 但是当我将灯点亮后,却发现电视的屏幕上依旧有着几道裂痕,那些扭曲的裂痕看上去像是一个扭曲的漩涡,又像是一个放射出四道光芒的太阳! 那屏幕上的裂痕跟那封印之物,跟我手上的烙印,一模一样! 我咽了口唾沫,突然听到背后的墙壁传来了一阵咔咔的声响。 我转过头,只见墙壁上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墙皮哗哗的脱落了下来,而在那墙皮后面的,却并不是转头,而是鲜红的血肉! 我都可以嗅到,那血肉飘来的血腥味。 电灯的开关却发出咔咔的声响,客厅内的灯也随之一闪一闪的,像是有人在不断的按动着那开关一样,但是那里却什么人都没有。 我深吸一口气,看着点灯开关的方向:“般若?是你么?”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简直是脑子坏掉了。 般若已经死了,难道我在怀疑自己遇到鬼了么? 只是现在看来,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哗啦! 客厅的落地窗突然开启,一阵寒风冲外面吹了进来,在那忽闪忽闪的灯光之下,我看到地上出现了一排距离我越来越近的血脚印。 古人说,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叫门。 但对于般若,我的确是心有愧疚,哪怕她的死不是我的本意。 面对那越来越近的血脚印,我有些慌了,虽然刚才试探性叫了一声,但是真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逼近,仍然让我感到有些心慌,尤其是在知道对方对自己带着恨意的情况下。 我慌手慌脚的跑到了门边,将门推开之后,连鞋子都没有穿就从家里逃了出去。 一路跑到了小区广场之中,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我家的窗户一眼,却发现客厅的床前像是站着一个女人的样子,虽然我无法看清背对着闪烁灯光的她的面孔,但是她是谁,我也能猜得到。 客厅的灯光停止了闪烁,女人的身影也消失不见了。 这时,突然有车灯从我的背后照了过来。 我转过身来,用手当着那车灯的光,朝着那车内看去。 车灯关闭,郑诗涵从车上走了下来。 “你怎么来了?”看到郑诗涵我不由一愣。 从矿石村回来,虽然我们偶尔会通个电话,但还是她第一次来这小区。 “不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吗?”郑诗涵看着我问,“刚才我突然接到了你打来的电话,也不说话,只能听到有低沉的笑声,我担心你出事就来了。” 郑诗涵说着将电话拿出来,给我看了一下通话记录。 果然,上面显示在十分钟前我给她打了一个电话,但是十分钟前我还在床上睡觉啊。 “说起来,你怎么穿成这样出来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么?”般若看向我问。 我犹豫了一下,本不想要跟她说我今天晚上遇到的事情的,毕竟之前将她牵扯进御四门的事件已经让我觉得有些对不起她了。 但是想到她接到的电话,恐怕就算我不说,这件事情也会牵扯到她的吧。 我叹了一口气,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郑诗涵。 听我说完之后,郑诗涵打了一个冷颤:“你说的是真的?会不会是你做噩梦,或者梦游了?” “我也希望发生的那些都是假的,但全都是我亲眼见到的,不信你跟我上楼看看?” 般若点了点头,又立刻摇了摇头:“还是明天白天再说吧。上车吧。今天晚上你先暂时住在我家好了。明天我们再回你家看看。” 在般若家呆了一晚上,但是因为家里发生的事情这一晚上我却一直没有睡着。 一闭上眼睛,我就能看到流着血泪的般若浮现在我的面前。 就这样睁着眼睛到了天亮,跟郑诗涵吃了早饭后,我便回到了家中。 将门打开,并没有呛鼻的血腥味,墙壁上也没有裂痕,墙皮也没有掉落下来,地上也没有任何的脚印存在。 “难道真的是我梦游了?” 我抓起一把水果刀,开始扣起墙皮来,但是后面却只有砖石,并没有的什么鲜红的血肉。 “喂。”郑诗涵拍了拍我的肩膀指了一下电视说,“看来,并不是你梦游而已啊。” 电视的屏幕上有着一道道的裂痕,那裂痕扭曲而又整齐,组成了我左手手背上那烙印的痕迹。 “在玻璃上造成这种裂痕,恐怕不会是人造的吧。”郑诗涵说,“也许你昨晚见到的,都是真的。” 我抓了抓头发,这种事情我宁可确定说是我在梦游,也不希望是真的。 “你打算怎么办?”郑诗涵对我问。 “还能怎么办?遇到麻烦,当然是解决麻烦了。”我无奈的说,“我准备去找张三横那家伙,他怎么说也是对付这种事情的行家啊。” “我跟你一起去吧。”郑诗涵说。 “你?” “昨天晚上的电话不是你打的,也就是说,是般若她主动找上我了。”郑诗涵说,“我也没有办法置身事外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