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97章:命运

第97章:命运

2073 2018-01-03 19:48:01
一切都被染上了一层阴影,旋儿风在我们的脚下打转。 愿望已经被许下,现在在想要阻止,唯有将那所谓的万能许愿机给毁掉了! 我抬起手来,狠狠的将自己的手掌边缘咬破。 我忍着疼将沾着血的手伸进衣兜,握住了那四件死玉饰,按照郑子时临死前所说的话,只要我将沾着我的血的这些死玉丢到那金属造物上,就可以毁掉它! 我猛的动手臂,将四件死玉丢了过去。 但一直注视着那金属造物的般若却好像会未卜先知一样的突然伸出手来,将我丢出的死玉全都接住了。 “知道吗?这一幕我见过。”般若咬牙切齿的看向我,目光之中透着愤怒,“我一直说服自己要相信你,哪怕我见过周天命盘的预言,但是到这个时候,果然还是跟周天命盘的预言一样啊。你要毁掉我一直所期望的人生!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这个更加恶劣,更加不可饶恕的背叛了!” “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不会让任何人破坏这一切的!”她怒吼着将手中的那些死玉,将唯一可以阻止将要发生的一切的死玉,全都丢到了高塔之下,“就算是周天命盘定下的命运,我也要将之打破!” 她的话音刚落,那飞速旋转的封印之物却突然发出了嗡嗡的声响,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 我跟她都向着那封印之物看去,只见那封印之物中间多出了一个闪烁着红光的异物。 那是…… 青玉扳指的碎片?! 难道说是我刚才丢出那四件死玉的时候因为太紧张,手太用力将原本已经布满裂痕的青玉扳指给捏碎了一块? 该不会到这一刻都是既定的命运吧! 如果真的是一切都在按照周天命盘定下的命运而行的话,那么接下来…… 封印之物的一侧出现了纤细的裂痕。 “般若快离开那里!”我急忙冲着般若喊道。 如果真的是命运,那么般若会因此而死! 啪! 裂纹越发的明显,封印之物的边缘,一块像是阳光一般的扭曲金属支突然断掉了,像是被射出去的弩箭一般,那根纤细的金属直接刺进了般若的咽喉之中,巨大的贯穿力,甚至让那根金属从她的后脖颈穿了过去,带着一篷鲜血。 “般若!” 我手脚并用,急忙爬到了那高塔之上,伸手想要将向后仰倒的般若抓住。 但般若却捂着脖子,将手伸向那渐渐停止旋转的封印之物。 封印之物与她的指尖擦过,又落回到了那黄金宝柜之中,般若也从高塔上坠落下去,在她坠落的过程中,她的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那是溢满了憎恨的目光。 笼罩一切的阴影都消失了,周围也不再是灰蒙蒙的,一切都恢复了原状,只是死的人却不能复活。 突然,我感到自己的脖子传来一阵刺痛。 大脑感到一阵的眩晕,我将身体靠在了那黄金宝柜上,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脖子。 好像插着一根什么东西? 我用手将之拔了出来,脖子已经感到麻木不会感到疼痛了。 将那东西拿到眼前看了一眼,是根像针管一样的东西。 “麻醉弹?” 我用力的晃了晃头,朝着这个麻醉弹射来的方向看去。 石台之上郑诗涵已经昏倒在了地上。 从那些隧洞之中走出了一些人来,他们的装束看着有些眼熟,像是……。 不等我细想,又一根麻醉弹刺进了我的身上,在双份麻药的作用下,我的眼皮沉的就像是挂了秤砣一样,身体终于撑不住,昏迷了过去。 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大地宫,正躺在矿石村的地上。 郑诗涵就躺在我的旁边。 我急忙推了推她,将她叫醒。 “呜。”郑诗涵捂着头坐起身来,“我怎么了?” “我们被人袭击了。”我揉了揉太阳穴,努力回想着昏迷前发生的事情,但是记忆却有些模糊。 “大地宫入口也不见了。” 原本在村子中间,那作为大地宫入口的巨型骷髅已经消失不见了,就连那巨型骷髅位置的大坑都被填平了。 “我记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脖子,然后就昏过去了。”郑诗涵说。 “我也是,中了两根麻醉针。” 突然,我想起来那些袭击我们的人的装束,那身装束我见过。 “是他们!” “谁?你想起来了?” “那些将我们从废弃医院救出来的人。”我说道。 没错,在我昏迷前我还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说话的那个人正是之前审讯我们的那个男人。 “他们?难道一直都跟踪着我们?目的难道也是哪所谓的万能的许愿机?” 郑诗涵的话提醒了我,我赶紧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还好,心脏还在左边,我还是自己。 “看来是这样的。”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看向那消失的大地宫入口方向。 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但是我却丝毫感觉不到喜悦。 我们离开了矿石村,回到了家里。 这段是假发生的事情让我感到心身俱疲,我索性便跟郑诗涵请了长假。 没日没夜的宅在家里,我将窗帘拉的死死的,整天除了吃饭上厕所外,就是躺在床上睡觉。 只有睡着了,我才不会回忆起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我才不会记起般若临死前那憎恶的目光。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我感觉自己都要睡傻了。 起夜去上厕所,走到客厅的时候,我却发现客厅里的电视竟然没有关上。 “吃完饭我没有将电视关上吗?”我揉了揉自己混浆浆的脑袋,看来自己真的是要傻了。 随手拿起桌上的遥控器,将电视关上,我到卫生间里将散发着酒精气息的液体从体内排了出去。 但从厕所出来之后,我发现,电视依旧是开着的。 这一下,我的困意一下子就没有了。 我就算是脑子在糊涂,也不会将刚刚发生的事情给忘掉。 我看向那闪烁着画面的屏幕,电视上播放的影像有些泛黄,那颜色看起来就像是有些年头的书页一样,这种画面给我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但是我的目光却又偏偏像是被什么吸引一样,无法从那画面上移开。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