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52章:寻仇

第52章:寻仇

2104 2017-12-11 21:18:00
“这是……。” 涛子快步走进了院子里,看着树上挂着的两具尸体眼睛瞪的溜圆。 我愣在原地,看着这熟悉的一幕…… “是古三家人干的?” 听着那耳熟的台词…… 怎么回事? 我不由后退了两步,时间为什么又倒回来了? 是古三家的手段? 还是豺组织的陷阱? 我转身对着般若,双手抓着她的肩膀:“是你搞的鬼吧。让我一直被困在这重复的时间里!” “我可没有让你开门。”般若看着我说。 “并且……”她的声音发生变化,像无数男女的声音混杂在一起,“我不是还一直让你不要将门打开吗?” “什么?” 我突然感到,手心传来一阵灼痛感,就像是将手放在火焰里烤一样,疼的我急忙将手从般若的身上拿开。 火焰从般若的皮下冒出,如同扭动的红色触手,让她看起来像是一个火焰恶魔。 火焰向着她的周围蔓延,四周的空间如同是易燃纸张一般被烧成了灰烬,掉落到地上,而被烧毁的空间后面却是鬼界之中,朱雀石门前的景象。 我就站在那开启的石门前,两旁刻满未知文字的石壁蠕动着,浮现出了一张张人的面孔,在其中,我甚至看到了我爷爷的脸孔! 这些面孔都在指责我背弃了血统,开启了朱雀石门。 随着他们的指责,我脚下的地面崩裂,不时有火舌从那裂隙中冒出,好像要将我烧成灰烬。 一开始我是害怕,但是随着这些指责的声音越来越大,我却感到有些愤怒了。 “门开就开了!”我大吼道,“什么背弃血统,我从记事起就不知道御四门的事儿!” 我的声音甚至盖过了那些面孔的指责声,在这没有别人的地方,我继续大声的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怨愤:“傻逼才愿意做什么御四门的后人!我宁可做一个普通人,最起码不会卷入这些操蛋的事情里面!你们这些不知道哪来的死鬼,就知道在这里BB,能烧死我算什么本事?你们有本事给豺组织给灭了啊!在我们进入到朱雀石门的时候,你们这些东西又在哪?现在就知道针对我这个什么四门血脉了,我四门尼玛!” 我越说越气,抓起一个石头,就朝着最大的一张人脸砸了过去。 啪! 那些斥责声消失,周围也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火焰消失,空气中的炙热也没有了,能感觉到的只有夜晚的寒冷。 乌云从月亮前飘过,借着月光,我看到了面前紧闭的院门。 又是一次重复?! 我急忙转身向周围看去,这一次我周围再没有别人,而低头看了一眼有些冰凉的脚板,发现自己是光着脚站在地上的,身上也就只穿了一个大裤衩。 看起来又是梦游出来了吧。 擦了一下头上的冷汗,我刚要回到院子里面,眼角余光却瞥到远处有一群人在接近。 这里荒郊野外的,哪来的一群人? 我看向他们,大晚上的,也看不清楚,但是大概估计有二十来个人吧。 并且这些人并不是走来的,而是一跳一跳的,那一跳足有两三米远,比我跑的都快,像极了电影里的僵尸! 我浑身的汗毛立起,急忙跑回到院子里面,挨个门敲了敲,让大家赶快起来。 虽然不确定那些正在靠近的东西到底是不是僵尸,但是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楚瑜,你这大晚上不睡觉干嘛啊。”涛子揉着惺忪睡眼抱怨着说。 “睡什么睡?再睡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我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你们看看外面有什么东西来了。 “什么?”涛子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院门走去。 “别将院门开的太大。”我提醒说。 涛子看了我一眼:“是古三家的人找来了?” 他将门开了一个缝,看了一眼外面之后,急忙将门给关上,用身体将门给抵住。 “有什么?”郑云急忙问。 “僵尸,好多僵尸。”涛子声音颤抖的说,“纸衣纸裤,一跳一跳的。” 他的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了一阵铃铛的响声。 “是赶尸人。”般若说道,“这铃声是赶尸人的铃声。” “赶尸人?那没事。”涛子松了一口气说。 “没事?”般若看向涛子,“谁说没事的?你知道什么是赶尸人吗?” “不就是收人钱财,运送尸体的人吗?” “那是古代,现在交通发达,赶尸人如果还靠赶尸赚钱那就要穷死了。”般若说,“现在几乎已经没有正统的赶尸人,多是一些练了左道巫蛊之术的人,用巫蛊控制尸体来冒充赶尸人,将尸体来当成害人的手段,被他们所赶的尸体抓伤,就会感染尸毒,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他们控制的又一具尸体!不过这荒郊野外,怎么可能会有赶尸人来呢?” “别管那么多了。”我说道,“那赶尸人好像是朝着这里来的,我们先翻墙出去吧。” “喂,楚瑜,恐怕来不及了。”涛子苦着脸,用下巴指了指我们身后的屋顶。 我转头一看,只见两个身穿纸袍的尸体就站在那房顶上,红色的纸袍子,看上去就像是涂了血一样。 他们的脸色惨白,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毫无焦点,虽然没有看向我们,但是我却又觉得自己被他们牢牢的盯着。 铃声在门外停了下来。 涛子赶紧从院门处远远的躲开。 一阵阴风将院门吹开,一个身形佝偻的老人就站在门口处,这老人长得十分难看,一张脸扭曲的简直就像是从毕加索的画中走出来的一样,两个眼睛,一个大的眼珠子好似都要掉出来了,另外一个却小的眯成了一条缝,眼皮上面还有一个鹅蛋大小的瘤子,让我有些怀疑,他哪只眼睛是不是瞎的。 这丑人冲着我们抽了抽他那朝天鼻:“没错,就是这个味道,我问你们,是谁杀了我的干女儿?” 是寻仇的? 不过看来他是找错人了,我刚送了一口气,想要解释我们不认识他的什么干女儿,这丑人却又说话了:“不但杀了我的干女儿,还灭了我辛苦养的那些小鬼,真是好手段啊!” 等等。 小鬼?! 我突然想起了对我施加诅咒的那个断指女。 难道说,他是那个给断指女鞋跟下诅咒的人?! 这可糟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