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75章:死亡之歌

第75章:死亡之歌

2162 2017-12-23 09:03:07
歌女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甚至能够感觉到她嘴里呼出的气息,感觉到她贴在我后背上那冰冷的躯体。 打了一个冷颤,我急忙转过身去,却只能看到远处那快速退却的浓雾。 “你怎么了?”郑诗涵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没事。” 我转过身来,也许是因为今天晚上发生太多的事情,所以导致我产生了错觉吧。 我们回到了王老伯的家里,看着一身是血的我们老人吓了一跳,不过我们没说什么,知道我们是去那废墟的老人也没有多问,给我们准备了热水与干净的衣服。 身体浸在热水之中,因为连续使用心脏力量而有些酸麻的肌肉在这一刻彻底的放松了下来,我将头靠在浴桶边缘,大脑放空什么都不去想,就这样享受着这一刻的舒适与安宁。 困倦袭来,我闭上眼睛,半睡半醒之中隐约间感到听到有人在轻声哼唱,像是极小的时候,母亲唱的摇篮曲,让人内心平静。 在这歌声中,我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直到我被一声惊叫声给吵醒。 声音是从门外传来的,除了吵杂声之外,还有王芳的哭声。 我心中感到不安,急忙从已经凉了的水里跳了出来,胡乱擦了一下身子,围上浴巾就跑了出去。 手刚碰到门把手,还没等将门打开,我就嗅到了血的腥味。 急忙将门推开,只见一具尸体倒吊在走廊里,尸体正对着我,正是王老伯。 看到这个尸体,我愣住了。 老人的耳朵不翼而飞,喉咙也被用刀子切开,舌头被从那伤口之中拽了出来,让那伤口看起来,像是一张怪异的嘴,而在老人的脸上还有着夸张的笑容,那笑容让我正对着尸体的我感到心里发毛。 怎么会这样? 仅仅隔着一个门而已,有人死了,还被倒吊了起来,我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察觉? 这时候,般若跟郑诗涵也都跑了过来,看到那尸体之后,郑诗涵急忙先将跌坐在一旁痛哭的王芳给浮起来带了出去。 般若急忙跑了过来,看了一眼尸体之后对我问:“你没事吧。这尸体怎么回事?”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在里面洗澡睡着了,听到王芳的叫声才出来的。总之先报警吧。” “我去报警,你先给一副串号吧。”般若对我说道。 等我穿好衣服,般若也已经报完警了。 过了不久,警察就来了,在勘探了现场之后,我们除了昏迷未醒的涛子之外,都被带到了警局里面,询问口供。 当天下午,调查的结果就出来了。 老人是死于自杀! 如果是别的警察跟我这么说,我绝对会认为是他们不想查这个案子,所以随便弄了一个自杀的理由来搪塞,但是告诉我们这个结果的人,却是白晓! 在我们联系白晓,询问了废墟情况之后,白晓就连夜赶到了龙家镇外,只是当时龙家镇外还有浓雾遮蔽,他们无法进来。 我拿到了青龙扭后,浓雾开始退散,白晓他们才在今天进了龙龙家镇,得出自杀结果的正是白晓本人。 “自杀?将自己弄成那个样子?” 般若对白晓的结论满是怀疑。 她所怀疑的,也正是我所奇怪的事情。 将自己倒吊在房顶上,并且在倒吊着的情况下用刀将脖子给割开,这完全就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觉得稀奇么?我也觉得奇怪。”白晓看向我说,“告诉我,为什么你身边总会发生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呢?不论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上次你身中诅咒,还有这一次,我觉得你跟这个案子绝对脱不了关系呢。” “我跟这个案子有关?” “我可不是说你是这案子的凶手,不过你好好想想,案发的时候你是在旁边的那个屋子里洗澡对吧。这么近的距离,你难道什么都没有听到?” “没有。” 当我回答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却猛然想起,我并非是什么也没有听到。 的确,我没有听到什么惨叫的声音,但是在我睡着之前,我好像听到有人在我耳边唱歌,只是哪个时候我太困了,现在想起来,难道说青龙梯上的歌女,真的像是冤魂一样,从废城纠缠着我到了这里? 想到这里我打了一个冷颤。 “是想起什么了吧。”白晓看向我问。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她一直是盯着我的。 “没。”我摇了摇头,“只是想起看到老人死时的样子了。” 我不能将歌女的事情告诉白晓。 白晓却认识胡算子,虽然他们互相之间一般不会联系,但是如果让她知道歌女的事情,她也许会告诉胡算子,那样一来御四门也会知道我们没死,我可不想要让御四门知道我们逃出生天的消息,那样一来,相比于对付豺组织,我这个御四门血脉恐怕会被他们优先针对肃清。 “什么也没想起来?是么?”白晓看着我,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这时她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不知道电话另一边的人是谁,但是我再看到白晓在接通这个电话的时候,脸上明显的闪过一丝惊讶的表情。 电话只持续了短短的三十秒左右,白晓便将电话挂断了。 她用耐人寻味的目光看了我一眼:“既然你什么都想不起来,那就算了,我还有别的事情去做,就先走一步了。” “啊?” 在她接电话的时候我还想着怎么搪塞她呢。 没想到她竟然接了一个电话就要离开,我赶紧点了点头,将她送出门去。 王芳因为她爷爷的死心力憔悴,在警察询问口供的时候昏了过去,现在正在医院的病房里面。 老人死的蹊跷,八成跟那鬼魂般的歌女有关,也就是说他的死时我间接造成的,这让我心里对王芳充满了愧疚。 送走白晓之后,我便跟郑诗涵一同到了医院,看望这个可怜的女孩,至于般若,她表示自己讨厌西医院,所以留下照看昏迷的涛子了。 来到病房的时候,王芳还没有醒来,我们也没有打扰她,静静的坐在一旁。 过了一会儿,郑诗涵说要去卫生间便出去了,病房里只有我跟王芳两个人了而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寂静空荡的病房里,我却感觉还有一个人在暗中默默的盯着我。 这种被人窥视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我站起身来,准备出去抽根烟,但是刚走到门口,耳边就再次响起了那带来死亡的歌声。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