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56章:龙家镇

第56章:龙家镇

2378 2017-12-13 21:20:00
头像是被挖掘机碾过一样的疼,耳边还回响着尖叫声,还有轿车重重摔在地上的巨响。 当时,我还真以为自己要死定了呢。 虽然睁不开沉重的像是挂了秤砣一样的眼皮,但是还能呼吸,至少证明自己现在还活着。 空气之中弥漫着中药的香味。 对于这种味道我并不陌生,记忆里爷爷生命最后的那段时光里每天都喝着他自己抓的各种中药,弄的老宅里也都是一股浓浓的中药味儿。 我感觉有一只手托在我的后背上将我扶了起来,嘴唇触碰到了什么东西,直到那苦涩的液体灌入到我的口中,我才反应过来是有人在喂我喝药。 那药的味道极其苦涩,一碰到舌头,感觉整个舌头都麻了,胃里的酸水都往上涌,就在我感觉自己要吐了的时候。 喂我喝药的人猛的在我的后背上拍了两巴掌。 喉头不自觉的下沉。 咕咚咕咚。 这药全部都被灌进了我的嘴里。 “咳!” 我吐着舌头咳嗽了起来,眼睛也睁开了。 那一口药灌进肚子里面,我只觉得自己的胃像是被放进了泡腾片的可乐一样,胃液不断的向上涌。 我扶着床边,弯下头去,张开嘴就要吐。 “吐痰盂里!” 我模糊的看到一个黑色的东西,直接冲着里面吐了起来。 吐出来的东西带着一股咸腥味,像是血的味道。 吐完了之后,我感觉舒服了许多,视线也变得清晰了。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我所在的地方。 并不是在那黑雾密布的公路上,更不是那已经被吹飞掀翻的轿车里,而是在一间小屋之中。 屋子不大,屋里的摆设也都很陈旧了,但是都很干净。 一个鹤发童颜,戴着圆形眼镜的老人站在我的旁边。 他递给我一杯水:“漱漱口。” 我接过那水一口灌进了嘴里,这水很清凉的感觉,被喝到嘴里之后,嘴里的一切异味都消失不见了。 将水吐了出来,我对老人问:“我怎么在这?我的朋友呢?” “他们已经没有危险了,我孙女照顾他们呢。”老人说,“就在隔壁屋,我带你去。” 我急忙从床上跳了下来,看了窗外一眼,窗外的天空阴沉沉的,黑云堆积空中,像是要下一场暴雨一样。 “这里是哪?”我对老人问。 “龙家镇。”老人说,“这昨天镇子外面突然出现了黑雾,一个多小时前,那黑雾才变淡,有人看到你们的车子翻到在镇口的路上,就将你们送来了。” 老人说着,将我带到了隔壁的房间。 这里摆放着几张木板床,涛子他们都安然无恙的躺在床上,一个个也都已经醒来了。 屋子里还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虽然不算时分漂亮,但是长的很清秀,应该就是老人的孙女了。 见到大家没事,我松了一口气,对那为我们疗伤的老人道谢。 “不用谢。”老人摇了摇头,“我治病可不是为了让人道谢的,将诊费给了就行。” “这是当然。”我将钱包拿出来,“不知道诊费多少钱?” “算上药钱一人一百。” 我拿出五张老人头递给老人,老人刚刚接到手里,这小医院的门便被人粗暴的踹开。 一群人涌了进来,两个膀大腰圆的壮汉二话不说冲进来,一人一边将老人的孙女给架了起来,就往外面走。 老人愣在原地,知道听到自己孙女的惊叫声才反应过来,快步跑了过去,将一个驾着自己孙女的壮汉给拉住,大声呵斥说:“你们干嘛?” “刘天师说了,这镇子外出现黑雾,那是不祥征兆,需要七个十八岁左右的童女扮作七仙女,做法事,请来斗战胜佛来攘灾。”被老人抓着的大汉说。 “刘林他放屁!”老人啐了一口骂道,“老头子我在这镇子里生活了八十多岁,那刘林他穿开裆裤的时候我都认识,从小就是一个坏胚,在外面几年,学了一些歪门邪道,就回来胡说什么自己是什么半仙,在镇子里装神弄鬼这么多年,他干成过一件事吗?” 壮汉将老人推开一旁:“别诋毁刘天师,不过就是借你孙女两天,你孙女被带走了也死不了,你怕什么?过几天就还回来了!如果不按照刘天师的话来做,这镇子里的人都活不过三天!” 说完,他们便生拖硬拽,将老人的孙女给带走了。 我看着这一幕,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种装神弄鬼抢女孩的事情。 那些人来的快,走的也快。 我将老人扶起,他刚站稳,就跑到了厨房里面,紧接着就看见他提着菜刀出来了。 我急忙将他拉住:“老伯,你干嘛去?” “救我孙女啊!”老人想要将我的手给甩开。 这老人,年纪不小,脾气还真爆,不过想起来,如果是我的家人被人抢走了,恐怕我也会拼命吧。 “你这身子骨,去了也没用吧。”我说,“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也许能帮上点忙也说不定。” 老人听我这么说,看了看我,摇了摇头:“这不好,毕竟这跟你们无关,不能牵扯你们进来。” “如果我们看情况不妙就不管,到时候你想拼命我也不拦你。” 老人想了想,点了点头。 “等等,这种事怎么少的了我?怎么说我也是一个警察啊,在警察面前抢人,这帮家伙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涛子急忙说。 “我也去。”郑诗涵说。 郑云想要叫住郑诗涵,但是看了看郑诗涵,又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咬了咬嘴唇,也跟了上来,而不是阻止。 至于般若,她虽然没有表态,但是也跟在了我们的身后。 那个什么刘天师的家很好找,镇子里看起来最豪华的一栋建筑就是,高高的围墙,三米多高的大铁门,门上还用金漆刷了一个大大的“刘”字。 院子里面还有一个水池,里面养着一些锦鲤,别墅仿照美国白宫的样子建造的,汉白玉墙面,但是房顶窗框都涂成了金色,一条红色的羊绒地毯从别墅的大厅里直铺到了门外的楼梯上。 论面积,郑云的别墅都比不上,不过走进来,看着到处都透着的金色,郑云却哼了一声,眼中透着深深的不屑。 刚才那些抢人的人,此时都在别墅外面跪着,老人的孙女,还有几个同样被掳来的少女都在大厅里,虽然她们身上没有捆着绳子什么的,但是却都一动不动的跪在别墅的大厅之中。 一个脖子上挂着念珠,手里却拿着道家拂尘三十多岁的男人正站在那些女孩面前,虽然这刘林努力装着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但是他的眼睛里却不时的透着猥琐的目光。 我们跟老人一道,直接向着别墅内走去,刚要踏进别墅的门,面前却噌的出现了一道火墙。 我赶快扶着老人后退两步。 刘林的声音从火墙后面悠悠传来:“此乃天师宅邸,岂是凡夫可入之地?” 随着他的话,那火墙凭空消失,但是被高温烤的有些疼的皮肤,却告诉我,刚才在我们面前的,并不是什么障眼法,而是真正的一道火墙。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