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诡梦疑云  >  第77章:怨灵

第77章:怨灵

2040 2017-12-25 16:42:53
被叫做瘟神心中虽然有些不爽,但这却也证明了般若来找的这个人的确有两下子,最起码能看出我身上的问题来。 只是看他的样子,好像不愿意趟我这摊浑水。 不过般若可不管那一套,见到张三横说什么不开门,般若后退一步,然后一记直踹。 只听咔嚓一声。 那门闩竟然被她这一脚硬生生的踢断了。 我看了看她的腿,只不过比郑诗涵的腿粗了一点,怎么力气却大了这么多。 看着闯进来的般若,张三横后退了两步。 般若随手将地上的半截门闩捡了起来,在手里掂了掂,看着张三横问:“刚才你说什么?让我们滚?” 看到般若的动作,张三横咽了口唾沫,满脸堆笑着说:“般若,咱们是老相识了,有什么话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我刚才那是开玩笑呢。我跟谁都能说滚,但是哪敢跟你那么说啊。能将手里的门闩先放下不?我有点怕怕。” 般若将手里的半截门闩丢掉:“别扯些没用的,他身上的问题你也看出来了吧。赶快帮忙解决!” 张三横看了看我,一脸为难的表情:“我说般若,他中的可是怨灵咒。这毒咒不单单会害他,更会先伤害他周围的人,咒发的时候,谁离他最近,谁就会被那怨灵咒害死。” “怨灵咒什么的我不懂,我也懒得去了解,我来找你也不是为了让你给我科普的,告诉我解决的方法就行了!” “可是我不……。”张三横看到又将半截门闩给捡了起来的般若,急忙改口说,“解决的方法只有一个!让他在一个无人的房子里面待一天一夜。” “就这样?那房子要多大?还需要摆放什么东西吗?” “不论多大都行,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需要。” 张三横说完还低声嘟囔了一句什么,不过我却没有听清。 “方法已经告诉了你们了,现在你们就去找房子就行了,我就不送了哈。” 说完,张三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要让我们离开。 不过般若却看着张三横:“你家里不是有好多空房子么?借出一个来吧。” “我家?这不好吧。”张三横还想推脱,不过被般若的目光扫过之后,却只能苦着一张脸点了点头。 张三横家的院子里面有三个房子,除了他平时住的两层小楼之外,后面还有这两个老房子,是当仓库用的。 我被安排到了一个老房子里面,虽然说环境不怎么样,不过想到只要在这里待上一天就能解决那什么怨灵咒,我便也不觉得住在这里会有多难受了。 仓库房里面没有通电,张三横便弄帮我拿了几盏油灯,分别在屋子的四角,还有中央的桌子上放了三盏。 “可别说我没提醒你哈。”张三横将七盏油灯点亮后说,“这五盏灯是长明灯,可千万不能让它们熄灭。” 我点了点头:“还有什么要我注意的么?” 张三横摇了摇头:“没有别的事情了,愿你多福。对了,要是饿了的话,那边有一些饼干,还有啤酒,你就凑合着吃了吧。” 说完,张三横便退了出去,将房门关上了。 屋子里一下陷入到了黑暗之中,只有那七盏灯发出昏黄的灯光照亮周围。 我闲着没事,躺在了一张破旧的床上,摆弄着手机看着新闻。 饿了就吃两块饼干充饥,心想反正就是这么一天,凑合一下就过去了。 但是我却没有想到,这一天对我来说却远没有想想之中那么的简单! ……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天空已经黑了下来,应该是到了晚上了吧。 时间过的还真是快。 我将手机放下,揉了揉有些疲累的眼睛,躺了下去,准备睡一觉。 这屋子虽然破旧,至于那七盏油灯,我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这房子虽然破旧,但是毕竟不透风,只要我不去吹,那灯怎么也不至于熄灭吧。 睡梦之中,我再次听到了那歌女的歌声。 与之前那次,在热水里泡澡听到歌声时昏昏入睡不同,这一次听到这个歌声,虽然曲调没变,但是我却觉得莫名的感到一阵心烦意乱,原本已经睡熟了的我,此时不禁被唤醒过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我不禁睁开双眼,突然发现,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陷入到了一片黑暗之中。 不好! 我急忙坐起身来,只见屋子里的那七盏长明灯,如今只剩下了屋子中间的那一盏还亮着! 赶紧冲床上爬下来,我拿出手机,准备将其他的长明灯点亮。 但刚走到一盏灯的旁边,火机还没有大着呢,屋子里唯一的亮光就突然熄灭了,随着那灯火熄灭,耳边那原本平和的歌声,突然变得高亢,变得狂野起来,或者说,那已经不能称之为歌声了,那声音更像是人在恐惧的时候,发出的嘶喊尖叫,已经变了调的声音,却能轻易的让人也感受到恐惧。 我急忙将火机打着,点向那油灯的灯芯。 火还没等碰上去,灯芯就噗的一下着了,但那火光却不是金黄色的,而是绿色的。 随着耳边那高亢狂野的歌声,绿色的灯火接连不断的从那些已经熄灭的油灯之中燃起,整个屋子都被那火焰照成了一片诡异的绿色了。 在这绿屋子里面,我总觉得有一双阴森的目光在盯着我。 看来今天晚上是别想要解决怨灵咒的问题了。 我赶紧跑到门前,想要将门推开逃出这里,但是门却好像被从外面锁住了一样,不管怎么样都没有办法推开。 “该死!” 我急忙拿出电话,想要给郑诗涵打个电话让她通知张三横放我出去。 但手机在这个时候也像是除了故障,想要拨打电话,手机的自拍摄像头却打开,而在那手机画面之中拍出来的,除了我之外,还有惨死的王家祖孙二人,他们就站在我的身后,王老伯的从脖子上拉出来的舌头,就搭在我的肩膀上。 这时候我终于反应过来张三横嘟囔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了: “只要明天能活着出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