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大道阴阳  >  第九章 悲惨

第九章 悲惨

3068 2017-11-08 14:21:44
“娘亲!”石头声嘶力竭的喊道,双手在地上拼命的挣扎着,可惜还是不能够站起来。 双腿不停的蹬着地面,想要向娘亲那边挪过去,想要看看娘亲最后一眼。那从小一直照顾自己,百般呵护自己的娘亲,在临死之前都还想着自己的娘亲! “娘亲!”石头痛苦的哭喊着起来,声音响遍了这座生活了十四年的大山。 声音在大山中回荡,嗡嗡作响,仿佛大山也在回应着他的悲伤。那一起生活十四年的少年,从蹒跚学步到牙牙学语,都是她见证了他的成长,陪伴着他慢慢长大。 那声嘶力竭的呐喊,便是他对娘亲最后的依恋。 就连目睹着这一切的大山,仿佛都在为他们落泪! 那流动的风都为她感动,想要带着她的孩子逃离这里,逃出恶魔的手掌,可惜却被恶魔击溃。 柳如飞脸上挂着笑意,慢慢的走到了石头的身边,低下头望着倒在地上的石头,轻轻的说道:“很伤心吗?怪只怪你得到了不该得到的东西。” “我要杀了你!”石头突然爆发,一拳轰击在柳如飞的腿上。 嘭!一声金石般的撞击声想起,柳如飞猝不及防之下,被石头打得后退两步。然而石头却被撞击的反震之力,震得手臂骨折,狂吐鲜血。 “哼!你想死,我偏不让你死。我要把你抓回去,用上好的丹炉,把你炼成金丹。”柳如飞得意的笑道。 说着就要把石头抓起来,只是这个时候,石头体内的那个模糊影子再次出现。连连掐了几个手印,从口中吐出一团白气,然后轻吟一声:“小挪移术!” “小挪移术!”一个声音在石头的脑海想起。只是出了他之外,没有人听得见。 只是石头一听见那个奇怪的声音的时候,眼前突然一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在了离他家不远的斜坡上。 石头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突然之间自己的眼前的事物都变了。难道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难道娘亲还没有死? 可是为什么那种感觉会那么的真?自己的心会那么痛? 就在这时,一个模糊的影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对他说道:“我已经禁锢了你的身体,封闭了你的气息。你要是想给你娘亲报仇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 说完那个模糊的影子就直接消失了,也不等石头的回答。其实此时石头想回答都难,因为身体已经被那个影子禁锢住了,连话都说不了。 嘭!一声巨响。石头急忙向那里看去,才发现自己这个位置,正好将全村都一览无余,而且离自己的家还很近。 只是此时他已经没有家了,唯一的娘亲也在刚才,为了就他而身死。刚才那一声巨响,便那柳如飞看到石头突然消失,一怒之下将那小破屋打得粉碎。 石头从斜坡位置远远看去,正好看到柳如飞在那里大发脾气。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刚才那个应该就是‘小挪移术’。不过这种法术,对于修真者的要求积极严格,而且要达到灵洞境才能够施展。而且我突然之间竟然感应不到那个小子的气息了,看来必是有人在暗中帮他!”柳如飞是何等人物,堂堂阴阳宗的少主。一下子就明悟了过来。 然后对着周围恭敬的喊道:“不知是哪一位前辈?在下柳如飞,家父乃是阴阳宗宗主。不知前辈可否现身一见?” 声音在大山中回荡,只是那个什么所谓的‘前辈’高人没有听到,躲在斜坡上的石头却听到了。 “柳如飞,阴阳宗!”石头咬牙切齿,心里默默的念着这几个字。虽然他不知道阴阳宗是什么门派,不过能出柳如飞这样的人,那个门派已经被石头在心里判上死刑。 “柳如飞,阴阳宗。你们等着,我石猛一定要让你们人死宗灭!”石头在心里暗暗发誓。 柳如飞还在那里静静的等着他口中的前辈现身,只是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什么前辈高人出现。柳如飞脸色不太好看,一丝怒气萦绕在脸上。 “前辈,刚才那个小子乃是和我阴阳宗有着莫大的关系,若前辈能够将那小子交出来,我阴阳宗定会重重的答谢前辈!”柳如飞忍着怒气,还是恭恭敬敬的说道。 毕竟人家怎么说都可能是灵洞境的高手,甚至更高。他虽然是阴阳宗的少主,可是现在毕竟不是在阴阳宗中,他的身边也没有强大的阴阳宗高手。 本想仗着阴阳宗少主之名,以阴阳宗为星宇大陆七大宗门之一的威名,那暗中的人,多少也应该给他一个面子。谁曾想到,那暗中之人连理都不理他,这让柳如飞不免有些怒气。 嘴上虽然依旧是客客气气,还承诺着只要那个人交出石头,他便会好好的答谢。不过心中却在寻思着,等那人一露面,自己知道了是何人,回到阴阳宗后,必让那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只是柳如飞等了好久,依旧没有人回应他。这让他心中不免泛起疑问:“难道那人知道惹不起我阴阳宗,已经带着那小子走了?” “哼!八成就是这样了。”柳如飞的脸色彻底冷了起来,还带着一丝奸笑,看着村子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也就不客气了。” 柳如飞突然飞起,手中一柄法宝飞剑出现在手上。然后就向着下方的小村子,发出了一道道凌厉的剑气,剑气直接就将一座座房屋摧毁,连同房屋里面的人也都毙命。 几个呼吸,望月村几十户人家就就变成了一片废墟。被房屋砸死的村民不下几十个,而有一些侥幸不死的,也被柳如飞的剑气直接击穿身体。 几十户人家,上百条性命,顷刻之间,全部倒在血泊里。柳如飞出手狠辣,为了不至于泄漏他残杀凡人的事情,他直接屠了整个望月村,连几个月大的小孩都没有放过。 望月村,除了石头之外,全部毙命。魂魄更是被柳如飞收进了黄阶中品法宝千鬼旗中。这一切,石头都看在眼里,将这一笔笔的血海深仇牢牢的记在心里,有朝一日,必定要那柳如飞血债血偿! “哈哈哈哈!辛辛苦苦寻找孤魂野鬼炼制法宝,果然不如直接杀人来得痛快。”柳如飞看着自己手里的千鬼旗。 一面巴掌大小的旗帜握在柳如飞的手里,这是暗地里偷偷炼制的法宝。真元境的修真者便可以炼制法宝了,只是法宝的品阶都不高,他一个真元境圆满能够炼制出千鬼旗这等黄阶中品法宝,已经是极为的难得了。 炼制千鬼旗最重要的就是要寻找魂魄,这种法宝炼制过程中积极的残忍,正道人士很少会炼制。柳如飞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炼制,辛辛苦苦积攒了那么多年的生灵魂魄,今天收了望月村一百多个村民的魂魄之后,他终于将这件法宝炼制成功。 千鬼旗上,恐怖的鬼魂在那里互相撕咬,嘶吼呐喊着,哀鸣之声环绕不绝。那些魂魄拼命的向逃出千鬼旗,却被千鬼旗所束缚和控制,那些魂魄个个面目狰狞,令人一看便已经胆寒! 柳如飞得意的笑道:“没想到这一百多个魂魄,直接让我的千鬼旗炼成了,也算是对我的一点点补偿吧。远离世俗的人,魂魄果然十分的精纯!” 说着柳如飞便将千鬼旗收了起来,然后驾驭飞剑,直接飞离了望月村。按照他的推算,那个暗中施展‘小挪移术’的高人,已经带着石头走了。不然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将这全村上下一百多条人命全部杀害。 还拿他们的魂魄来炼制法宝,这是为正道人士所不容的! 既然那个人已经将石头带走,他在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就算遇到那个人,他也没有实力从那个人的手中将石头抢过来。不过他也不算太亏,至少让他炼制成了一件法宝,而且还是一件威力不错的黄阶中品法宝千鬼旗。 看着柳如飞越飞越远,石头在心里那个恨啊!为什么自己那么弱小?为什么自己连保护娘亲和望月村的父老乡亲们的实力都没有? 石头在心里呐喊着,这一刻,他多么希望自己变得强大,变得无比的强大。任何人都不能够再伤害到自己的娘亲! 心中怒气冲天,加上对娘亲的离去的伤心,以及之前所受的重伤。石头心痛至极,直接昏死了过去。 待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了。而他发现自己能动了,第一反应便是冲向了村子。 亲手将娘亲还有望月村的那些村民,全都安葬了起来,竖了一块无字石碑。忙完这些之后,石头在石碑前摆放了一些吃的,随后便跪在石碑前痛哭起来。 “娘亲!”石头一边痛哭一边呜咽的喊着,跪在石碑前,不停的向着石碑磕头。 过了好久,石头才恢复了平静。 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在他的脑海里响起。 “你想报仇吗?”那个模糊的影子问道。这次他没有出现,只是在石头的脑海里如此问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