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大道阴阳  >  第一章 少年

第一章 少年

3063 2017-11-08 12:43:04
宁静的天空下,大山连绵不绝,绿树遮天蔽日,蔚为壮观。在这些大山深处,星星点点的建造了一些破旧的木屋。 星宇大陆,望月村。一个矮小的木屋里,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老者,提着一个小巧的木箱走了出来。随后一个大概十三四岁的少年,也跟着跑了出来。 “巫爷爷,我娘亲的病到底怎么样了?”少年来到老者身边,有些急切的向老者问道。 娘亲自打他懂事开始,就一直体弱多病,吃下的草药究竟有多少,少年早已经记不清了。每天给娘亲煎药,几乎成了少年每天必做的事情,而他也希望着娘亲能够早点病好。 只是吃了这么多年的草药,娘亲的病却并未见减轻多少。就在刚才,他正和娘亲吃着饭,突然心口一疼,直接昏厥了过去,少年立刻就去把村里的巫医给请了过来。 然而巫医为娘亲看完之后,脸色有些难看,还把他叫了出去。似乎有些话,要悄悄的对他说。 听到少年的询问,老巫医也停了下来,面色有些凝重,看着少年说道:“石头,你娘亲这病乃是老毛病了。而且日积月累,小病已经成了大疾,巫爷爷也无能无力了。” 说完,老巫医也显得有些难过。当了这么多年的巫医,为无数的人看过病,这种生老病死早就看惯了。可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什么?”少年惊呼道,一颗揪着的心,一下子就被泼了一盆冰水。最不希望听到的消息,终究还是来了。 “巫爷爷,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少年冷静了下来,再次向老巫医问道。 “石头,你娘亲的病恐怕治不好了,从现在她的身体状况来看,她最多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老巫医说道,看着少年的眼中,多了一丝怜悯和同情。 这是对命苦的母子俩啊! 石头名叫石猛,从小就和娘亲相依为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娘亲也从来不跟他说。石头是他的小名,娘儿俩在村里的人缘还是挺好的。 石头看着有些傻乎乎的,不过从小就力大无穷。七岁的时候,更是可以直接将一个大人抱了起来,如今十四岁,四五个成年人和他比力气都比不过他。 只是娘儿俩都是苦命的人,石头从小没少受过别人的欺负,而娘亲则又是身患重病。现在更是到了连老巫医都束手无策的地步。 “一个月!”石头愣了一下,然后看向老巫医,问道:“巫爷爷,你不是说我娘亲的病可以治好的吗?” “石头,你娘亲的病已经日久积深,我的药对她已经没有用了。”老巫医轻轻的叹了一声。 扑通一下,石头跪在了老巫医面前,连连给他磕头,恳求道:“巫爷爷,我求求您了。只要您能够治好我娘亲的病,石头愿意一辈子给巫爷爷家做苦力。” “唉!石头,不是巫爷爷不肯治,而是你娘亲她已经病入膏肓,恐怕不久于人世。我也是无能无力啊!”老巫医摇了摇头,无奈的劝说着石头。 “不可能的,巫爷爷你医术那么高明,自己又活了一百多岁,你不会没有办法的。”石头不停的磕头,苦苦的哀求着。 “我活了一百多岁,那是我曾经偶然吞服了一株灵草,所以才••••••!”老巫医突然停住了,嘴上不停的嘀咕道:“灵草,灵草!” 突然大喜,拉起跪在地上的石头,有些激动的对他说道:“石头,或许你娘亲的病还有救。” “真的还有救?”石头的脸上浮现一丝喜色。 “嗯!”老巫医点了点头,说道:“只要能够找到一株灵草,让你娘亲将灵草吃下去,或许还有的救。” “灵草!”石头心里默默的念叨着,看向老巫医,说道:“这灵草真的能够治好我娘亲的病吗?” 老巫医轻轻一捏胡须,高深的说道:“这灵草乃是汲天地之间的灵气所生长出来的宝贝,有生死人而肉白骨,延年益寿的奇效。” 石头一听这灵草的妙处,立刻就激动不已,娘亲的病总算是有办法救治了。于是连忙问道:“巫爷爷,哪里有这灵草,我这就去采来。” 少年兴奋不已,恨不得立刻就飞到那个有灵草的地方,把早早灵草采来救治娘亲。 “你且稍安勿躁!灵草不是说采就能够采的。”老巫医拍了拍石头的肩膀,然后蹲了下去。打开了他的小木箱子,翻腾了一会儿,最后才掏出了皮质包着的包裹。 轻轻的吹了吹包裹上的灰,老巫医小心翼翼的将包裹慢慢打开。石头看见,那皮质包裹里面包着的乃是一张发黄的兽皮,老巫医将兽皮拿起,轻轻的擦拭了一下。 看着正在看的入神的石头笑道:“还能看清。”然后就将手里捧着的兽皮,递给了石头,石头连忙接过。 老巫医这才站了起来,对石头说道:“这世间的灵草有千万种,每一种都有独特的效果。而且灵草生长的地方,也是大多为人迹罕至的绝地。一般的地方,或生长不出灵草,或是早已被人采走了。只有那些绝地才有可能生长着灵草,而那些绝地都是十分危险的,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 “随时都可能丢掉性命?”石头大吃一惊,竟然这么危险。不过想想也觉得十分合理,灵草这么珍贵,要是没有一点危险性,那也轮不到自己去采了。 “十分的危险,甚至你到时候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还是决定要去吗?”老巫医看向一脸震惊的石头,问道。 石头想了一下,一咬牙,回道:“去,只要能够采到灵草,什么样的危险我都不怕。” 看到了石头眼中的那份坚决,老巫医叹息一声,原本到了嘴边准备劝说他的话,也咽了回去。这是一个孩子为了救治母亲而不顾自身的危险,如果自己再劝说什么,就显得没有人情了。 “也罢!既然你执意要去,我便将采灵草的一些事项告诉你。”老巫医原本压抑的脸上,也恢复了原来的豁然。 “灵草千万,不同的种类,喜欢生长的环境也不同。据我所知,咱们这里最适宜生长的应该是一种名为‘溢灵草’的灵草。这溢灵草便是我当年偶然吞服的那株灵草,后来我便把这溢灵草的相关信息,记录在了那张兽皮之上,希望对你寻找溢灵草能有一些帮助。” “巫爷爷,我们这里大山连绵不绝,这溢灵草最可能生长在哪座山上?”石头向老巫医问道。 他们的小山村就是建造在这大山之中,四面环山,周围的大山更是一座连着一座。如果没有一点准确的信息,那不是犹如海里捞针。一座山一座山的寻找,自己可以做得到,但是娘亲的身体恐怕等不了那么久。 虽说石头看起来傻乎乎的,可也不笨。既然巫爷爷曾经吞服过‘溢灵草’,那么八成是知道那灵草生长在什么地方。即使那个地方没有了,那么那座山不可能没有吧! “当初我那株‘溢灵草’是在阎王河附近发现的,你可以去那附近碰碰运气。” “什么?阎王河!恶鬼山的那条阎王河?”石头反问道。 “是。”老巫医重重的点头,便没有再说话。 阎王河是距离这个小山村不远的恶鬼山上的一条河,那里极为的诡异,凡是到过那里的人,没有几个能够活着出来的。 恶鬼山是小村附近最恐怖的一座大山,山上各种各样的毒虫毒物,活人一旦进去几乎不能活着出来的。而阎王河则是整个恶鬼山最危险的地方,距今为止,能够从阎王河活着出来的,就只有老巫医一个人,前提是他吞服了一株‘溢灵草’。 如此危险的地方,也才能够成为老巫医口中绝地。当真是绝人生机,置之死地啊! 这么危险的地方,别说是只有十四岁的石头,就算是一个健壮的成年人,也是不敢轻易进入这等绝地险地啊! “恶鬼山,阎王河。我一定会把‘溢灵草’带回来的。”石头将之前老巫医递给他的兽皮,紧紧的握在了手里。 为了娘亲,就算这次再危险,自己也一定要把‘溢灵草’给带回来。石头一咬牙,眼神之中是无限的坚定。 为了能够石头的安全着想,老巫医并没有回去,而是留了下来。为石头讲解着需要注意的地方,以及上回自己所遇到的一些事情,一些处理突发事故的经验,尽皆传授给石头。 花了整整一晚上的时间准备,第二天石头便要去那恶鬼山。他自己就带了一些吃的,还有一把长刀,老巫医给了他几包解毒散、朱砂还有雄黄,说着可能会用得到。 临行前,石头到房间拜别了娘亲,只是说了自己去山上采药。儿行千里母担忧,要是让他娘亲知道石头乃是为了她去恶鬼山阎王河采‘溢灵草’,她宁愿自己病死都不会让石头去的。 最后,将娘亲托付给了巫爷爷照顾,石头将自己那把磨得锋利的大长刀扛到了肩膀上。大步向前,向着恶名昭著的恶鬼山而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