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三十二章 钟齐寿的阴谋

第三十二章 钟齐寿的阴谋

3126 2017-11-17 14:01:12
虽然是对方是千年古尸,可钟齐寿也不弱,一人一尸打的难舍难分。我看他们没有时间管我,悄悄朝桌子边上的匕首爬去。我站起来想拿嘴叼住刀子,谁知是不是这几天没有吃好还被尸蚁蛊折磨,重心不稳,直直倒下去。后面就是钟小灵的棺材。“不好!”我话还未说完就已经砸在了棺材之上,疼痛在全身遍延开来。不过万幸棺材结实,而我体重也轻,好歹棺材板没坏。正在庆幸的时候,身下的棺材发出“咔嚓”的一声脆响,“轰隆”我伴随着棺材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而我刚好压着钟小灵的尸体,隐约能看见她身体上已经开始长了黑毛,一想到她刚才吸那个苗族青年的样子,我顿时觉得冷汗直流,生怕她突然坐起来抓住我。大约过了十来秒,我看钟小灵没有异常,才深深松了一口气。钟齐寿刚才被我这面的动静吸引,一愣神的功夫,竟然被前面古尸挠花了脸,从额头到嘴角深深地一道口子,显得十分狰狞。钟齐寿跳起来双手攀爬在石壁之上,我这时才看见,原来这是像蜘蛛网状的山洞,四处都是大大小小的洞穴。那千年古尸看够不到钟齐寿,转身朝我跑来,险些被这腥味冲昏过去。钟齐寿怕我死了就没法找到我表哥遂跳下来,像古尸撒了一种红色的粉末,有股辛辣的味道。古尸立刻停住了脚步,仿佛在承受很大痛苦一般,双膝跪地,不停的用手挠头,墨绿色的尸水连着腐肉从古尸身上纷纷落下。钟齐寿冷面一哼说道:“臭东西,我祖先若不是大意怎会被你所杀,本想放你一条生路,没想到你还敢来找我,好,我现在就让感受着我们钟家祖传的化尸粉!”说着,钟齐寿从胸前的口袋摸出更多红色粉末朝古尸撒去,古尸身上瞬间冒起一阵阵白烟,呛得我嗓子十分难受,不停的咳嗽。古尸发出刺耳的嘶吼声,挣扎了一会倒在地上不动了,不知是不是死透了。钟齐寿带着特质的手套在古尸颈部按压了一会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钟齐寿看见钟灵儿的棺材被我压坏,怒不可揭朝我胸口狠狠踹来,瞬间我的嘴里鼻子里全是腥味。这老王八蛋这么狠,迟早我要杀了他。不过我不想再继续吃无谓的亏所以并没有骂出声来。钟齐寿看我没有反抗,索性把我拉起来绑在一根树立在房顶和地底之间的铁棍之上防止我再逃脱。绑完我,钟齐寿又把古尸抬起来放在桌子之上。只见他从身上拿出五六包不同颜色的粉末混合在一起,戴着手套将混合物的涂抹在古尸的每一寸肌肤上。第二天,钟齐寿带着古尸一天都不见人影,只留我和钟灵儿在这山洞中。开始我还忌惮钟灵儿会突然跳过来咬我,可经过我一上午的观察发现并没有任何要起身的动作。细看之下钟灵儿仍像睡着一般,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仿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其实仔细想来她也是个可怜的姑娘,活着的时候帮钟齐寿做些丧尽天良的坏事,死了还被钟齐寿炼成僵尸。这是什么亲人啊,我不自觉的开始同情起钟灵儿了。“呲,呲……”。正在我发呆之际我听见身边传来一阵声音,我低头一看竟然是钟灵儿养的那两条花蛇,正吐着信子像我游来。我现在被绑着双手双脚,如果被咬了肯定必死无疑。我出声像吓唬它们,谁知它们并不害怕,还更快的朝我游来。我闭上眼睛认命般等待它们的撕咬,但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于是我睁开眼,发现两只花蛇并没有伤害我的意思,只是交替得围着我打转。不知不觉我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钟齐寿已经回来了,昨天那具古尸也正站在他旁边,浑身通红,犹如流血一般,而围着我的小花蛇也不见了。钟齐寿看我醒来问道:“怎么样?想好了么?”我心中一惊,这老王八蛋还没忘折磨我呢。莫泽他们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这里,恐怕还不等他们救我出去,我早就被钟齐寿折磨死了。我假意装作为难的样子说道:“我不是不答应,只是你也知道我表哥要已变成了植物人,那本书具体藏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啊,不如我带你去找他,你先将他恢复,亲自问他不就好了?”我心里料定钟齐寿不会离开这里,带古尸进城太乍眼,而单独把古尸就在这里又担心莫野再次烧尸。钟齐寿眯着眼睛看着我,露出一丝阴霾狠狠说道:“少给耍花招,要是拿不回来,你那个小女朋友可一定会被折磨死,我再给你一天的考虑时间。明天若还是不同意,我就先送你女朋友下地狱。”说罢,将一个戒指向我扔来,仔细一看确实是林飞雪的,戒指背后有一个大大的林。我心里又喜又惊,喜的是飞雪还活着,惊的是我如果再不答应,按钟齐寿的性格肯定会对飞雪下手。我心里暗暗决定,若明天莫泽再没来救我们,我就答应下来。毕竟我不是圣人,在道义和爱情面前,肯定先选爱情。钟齐寿没有多停留,继续让古尸躺在桌子上方,自己戴着手套继续抹着那些混合粉末。恐怕这就是让古尸恢复并且由他控制的根源。第二天,钟齐寿竟然拿了一些鸡肉给我,就带着古尸匆匆离开了。我的胃早已空了,看见美味的鸡肉再也挡不住了,忙用嘴趴在碗边吃了起来。这是我这几天唯独吃饱的一次。中间一直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倒是昨天那两条小花蛇在下午又出现在我身边,依然交替着围着我转圈。傍晚,钟齐寿回来了,古尸明显比昨天更加灵活听话了。“怎么样,考虑好了么?”钟齐寿问道。“嗯,想好了,不过你得答应我,我帮你拿到那本书,你得帮我和林飞雪解毒。”钟齐寿看我终于松口,面露喜色说道:“一定,虽然林飞雪蛊毒难解,但只要能找到一味药并不是什么难事了,至于你得毒那更简单。”“那我什么时候出发?”“现在就可以。”说着钟齐寿朝我走开,松开了绑我的绳子,我的胳膊和腿早已经麻木了,活动了好一会儿才有所缓解。临出门前,我再次重复了我的要求,看他点头答应我才离开,我们约好七天为期限。说着他指引我离开的路,走了大约5,6里路的样子,我回到了原来的木屋。可莫泽莫野前辈并不在,我在木屋等待了两天,但他们依然没有回来。我现在只能自救,第三天一早乘坐汽车回到了表哥所在的医院。一切都是老样子,仿佛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都是噩梦一场罢了。我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发现自己满脸蜡黄,眼睛布满血丝。因为我和表哥的关系非常好,所以我家里有表哥的钥匙,从医院出发我便直奔表哥家来。“咔嚓”一声,门应声而开,不知道是不是很久没人来了,我感觉整个屋里灰蒙蒙的一片,很不真实。我先去表哥的书房,里面只有一些摄影的书籍,并没有炼尸书籍。随即我又去了表哥的卧室,按理来说卧室是一个人隐私所在,不应该进去,但特殊情况,我也顾不得了。我知道表哥有在床上看书的习惯,我打开被子,翻过枕头发现里面有白纸包着一个东西,只露出一角在枕头外侧。我的心怦怦的跳起来,深吸了一口气。翻过枕头才发现是一个用纸包着的一盒杜蕾斯。我心里骂娘的冲动都有了,算了,我蹲下来打来床头柜,发两层柜子中间有一个暗格。暗格呈全密闭状,长约5厘米,宽20厘米左右。但整体没有一丝缝隙,不知道怎么打开。这时我耳边隐约传来一道声音,“你按照左三又四,上六下1来回敲击。”我赶紧站起身发现周围空无一人,难道我又出现幻觉了?没有办法,我只好按着那个方法来试试,没想到在我按完以后盒子竟然真的应声而开。可里面却是空的,我用手敲击盒子里面发现是实心的,不存在有夹层的情况。我颓废的坐下地上,这距离我离开已经有3天了,我要是再找不到,飞雪岂不是死定了!我抬头看见卫生间的镜子好像有点奇怪,但我也说不出到底哪里奇怪。我站起身想去查看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人住,怎么到处都是灰蒙蒙的一片,像踩在云朵中间走路一样。我站在镜子的侧面,发现镜子十分厚实,得有50厘米左右。难道这是面双面镜?我尝试用手来推,但并没有反应。耳边的声音再次响起,“推开,后面的卫生纸盒里有开关。”“是谁,到底是谁在那?”我十分肯定这里不止我一个,绝对不会是我的幻觉。可“它”说完这句话便不在做声。我打开卫生纸盒发现底部确实有一个白色的按钮,我还在犹豫要不要打开的时候,我的身体仿佛被控制一般走向镜子,我竟然看见钟齐寿站在我身后!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