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七十七章 莫泽的嘴开过光

第七十七章 莫泽的嘴开过光

2973 2017-12-08 09:45:03
听完莫泽的话,我更加震惊了。虽然那天他很诡异,但我不可能连莫泽都认不出来,如果不是他,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那么相似的两个人呢?莫泽看我若有所思的样子说道:“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快给我说说。”听着莫泽着急的口气,我拿过纸快速的写起来:那天晚上,我正准备洗澡,听见窗外有声音。就拉开窗帘一看,“你”现在我窗台上,所以就打开窗户让你进来。可谁知道,你一进屋就神神叨叨的,我还没搞明白,你就跑了出去。我怕你出事,就一直跟着你,直到酒店的地下室里面,你突然消失了,而我好像进入了幻境。看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莫泽说道:“我第二天发现你的时候,就是在酒店的地下室。要不是地下室突然起火,我还找不到你呢,不过也万幸,你没有太大的事情。除了昏迷不醒,就是嗓子被烟呛伤了,不过师公说你嗓子很快就会好起来,这个不用担心。”起火?我不禁回想起来,会不会是我在幻境中想要烧死那头怪物尸,自己点了火?师公看我房间的灯还亮着,就敲了敲门走进来。把了把我的脉说道:“宁封,你现在脉相平稳多了,不用担心了!”  看着眼前的师公,让我想起了梦里的陈东。我用纸写道:师公,你是不是叫陈东?莫泽看了一眼我写的纸条,笑了笑说道:“宁封,你是不是被烟熏傻了?师公叫陈锦华!”而一旁的师公愣了一下,对我说道:“你怎么知道的?我之前一直叫陈东,直到我出来单干之后一直对外宣称陈锦华。”  听师公说到这,我明白了,我看到的一切都应该是真实发生的。我怀疑我可能在产生幻觉的时候,穿越到了多维世界里面,所以能看见那些东西。我继续写道:我在幻境中看见了韩建国,莉莉,还有董金辉…我还没有写完,师公激动的摇着我的手臂说道:“你是说和你长得有几分相似的韩建国么!!!!他,他在哪?”师公的手劲极大,疼的我写不了字。莫泽拉住激动的师公说道:“师公,你弄疼宁封了!你这样抓着他,他怎么写啊?”  师公知道自己失态了,忙松开我说道:“不好意思,宁封,刚才我确实太激动了。你在哪里见到了韩建国?”我在纸上写道:研究院里,听见你们讨论去南海的事,然后你拉着他喝酒,结果冲过来一辆吉普车,把他撞了,我就从幻境中出来了。  师公看我写的,有些失落的低着头,低声说道:“你看到的都是真的,建国,为了我,为了我被他们暗算了。那辆吉普车本来是冲着我来的,是他为我挡了那一下。”师公说到这里,竟然像个孩子一样大哭起来,莫泽也轻声安慰他,师公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继续说道:“建国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而我也在努力寻找董金辉背后的人,虽然我知道肯定是他们干的,可我却始终找不到他背后的主事人。南海的任务迫在眉睫,组织就批准我俩个带一队分别前往南海古墓。我让莉莉提前找到老方,要了一张古墓地图。又从董金辉队员那里要来了他们的行动路线图,我提前下到南海古墓中埋伏起来。  那天,我躲在主墓室里,将他们成员迷昏。将董金辉单独带到了一个夹层,用冷水将他浇醒。他醒来一看是我瞬间就蔫了,嘴里不停的嘟囔着:“陈东,冤有仇债有主,你来找我干嘛?”我一听他这么说就知道他这事脱不了干系!我用匕首按在他的脖子上面,恶狠狠的说道:“说不说?你知道我之前是干嘛的,在这古墓之中干掉你,应该没有人会知道吧?再去研究院之前,我一直都是跟着父亲到处讨生活,所以身上始终带着一股流氓气。董金辉也就仗着跟骆老关系十分要好,所以也只敢在研究院和我耍耍横。在古墓之中他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董金辉看我不像是开玩笑,战战兢兢的说道:“我只知道骆老是我的上级,我的任务都来源于他,别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将匕首往董金辉脖子上轻轻刮了一下,他立刻瘫倒在地,痛哭起来。看着我可怜兮兮的说道:“陈东,我真的不知道。这次来南海还是骆老他们的意思,我们提前拿到了古墓的地图,不然我也不敢下来,他们已经派人进来把东西拿走了。”我看董金辉痛哭流涕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  我问他到底这里面的“终极”是什么,董金辉说他也不太清楚,只看到是一块像玉做的一个长筒子。知道那天,我看到你和莫泽带回来的玉简,我才知道董金辉并没有骗我!我们南海之行确实也是毫无收获的,可当我回到了研究院,莉莉告诉我韩建国消失了!韩建国自从出车祸以后,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谁知道,在我出发去南海之前的一天他竟然凭空消失。  能下南海一直是我们的梦想,其实我们1970年的时候就已经去考察过了,可组织上却始终不批准。韩建国一直到我妻子两年后病逝也没有再回来过。因为我和莫再愁都精通用蛊,组织上派我和莫再愁假扮情侣,再次出山。几年后,任务完成了,我已经厌倦了那些生活,我想平平淡淡的生活,所以来到了凤凰山上。可建国得消失一直是我心中的痛,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寻找着他。”  听完师公的话,我跟莫泽终于明白师公为何每年都要出去远游,我们一度以为师公是在寻找莫前辈,可原来是为了寻找韩建国。提到莫前辈,我突然想起来她不是一直跟我们一起么?怎么从我醒来一直都没有见到她人。  我在纸上写道:莫前辈呢?我醒来怎么一直都没有看见她?莫泽说道:“飞雪的三尸蛊,要想彻底地解决还需要一味药,奈何普通地方找不到,而恰好莫前辈的百草园有,所以他们又驱车回去拿了。”听完莫泽的话,我点了点头。师公站起来说道:“她们明天就差不多该回来了,今晚时候不早了,你俩也早点休息,我回屋了。”  莫泽站起身来送师公出门后,莫泽又神神秘秘的看着我说道:“宁封,你在幻境中有没有看见咱们师母长什么样啊?”我忍不住笑起来,平时看着莫泽一副直男样,没想到比我还八卦。莫泽一看我笑话他,脸一红说道:“不说拉倒,明天诺诺回来,有你好受的!”  我有的时候真的觉得莫泽的嘴开过光,好的不灵,坏的没有不灵的!第二天一早,莫前辈他们就到了,由于我身体还太虚弱,所以只能在屋里呆着。而诺诺听说我醒过来了,一路跑过来,见到我真的醒了。鼻子眼泪都哗哗的掉下来,扑倒我怀里说道:“宁封哥哥,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你知道我多担心你么?”  我想推开诺诺,可无奈身体使不上劲,想说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一脸尴尬的傻愣着。飞雪也正端着水进来,看见我怀里的诺诺,脸色瞬间黑了。飞雪走到我旁边,拉开诺诺说道:“你干嘛抱宁封!他是我男朋友!你这是干嘛?”  诺诺也不甘示弱的说道:“宁封哥哥是我奶奶的徒弟,我跟他本来就是一家人,为什么不可以拥抱?倒是你,我们好心回去帮你拿药,你还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飞雪被诺诺的话气的脸色发白,身体也开始发抖起来,我赶紧站起来把飞雪一把搂进怀里,结结巴巴的说道:“别,别生气了!咳咳……”飞雪看我又开始咳嗽就没有跟诺诺继续计较,扶着我重新回到床上。  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硝烟味。这时,莫前辈和布衫男人也走了进来。布衫男人扶着莫前辈走到床前坐下说道:“怎么样了,宁封?身体还好么?我事后查了监控,发现确实有一个穿着黑色连帽衫的男人在把你往地下室引,可每次到监控的地方,他都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确实看不到脸。”  看来那个“莫泽”应该却有其人,可他引我去地下室有什么目的呢?就是为了让我看到师公和韩建国的往事么?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在我接近真相的时候,又会有新的问题缠绕着我,让我痛苦不已!  诺诺看我痛苦的样子,立刻跑过来抓住我的胳膊说道:“宁封哥哥,你别这样,有什么事你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飞雪看着诺诺抓我的胳膊,更是愤怒,眼睛里都要冒火了,我赶紧用纸写道:头疼,我想休息一会。在他们都出去后,一个东西吸引了我的目光!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