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六十一章 未做完的事

第六十一章 未做完的事

2900 2017-12-05 17:13:34
回到驻地我一直在想向导说的话,感觉Sylvia南那天随口一说可能才是真正的真相,我在墓穴之中见到的女孩大腿处确实有鲜血,但全身并没有被僵尸咬的痕迹。结果让我不寒而栗,我想那个道士应该是发现了一些什么,但并没有直说,选择了温和的方式,也让王婶子老有所养,老有所依。既然王婶子无力改变,那就别让她知道,可从最后的结局来看不知道道士会不会后悔做这个决定!  Sylvia南看我又在发呆,走过来揉了揉我的头发说道:“怎么啦?你这个人就是太多愁善感了。我要是像你这样小的时候就死了,哪能活到现在。所以啊,人生就是这样,每个人都很艰难,我们只能活好自己才是重要的!”我第一次听Sylvia南说这么多,原来以为她只是个冷血的杀人机器,看来她也有一段难忘的往事。  我好奇的问道:“你能给我讲讲你小时候的事情么?”Sylvia南只是瞟了我一眼不在说话。我自顾自的说道:“我从小就是一个孤儿,在福利院长大,到了我六岁那年,我表哥一家人来到了福利院将我领养起来。供我上学,不是他们我不可能活的这么好。所以表哥中蛊后我就下定决心要找到救他的方法。”  不知道是不是相同的经历引进了Sylvia南,在我说完后Sylvia南竟然也主动开口说道:“我们一样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我们那里的大孩子总是欺负我们小,经常抢我们的吃的,还打我们。我那时候有一个最好的朋友叫沫沫,她是一个善良又温顺的孩子。那些大孩子总是欺负她,有一次那些大男孩竟然强奸了她,要知道那时候她才12岁啊,这些人渣。我拉着沫沫找到了院长,可院长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竟然向着那群人渣说话。 沫沫当天晚上上吊自杀了,从那个时候起我就下定决心要为她复仇。转天,我们孤儿院来了一个奇怪的人,别人都感觉他很慈祥,而我却在他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孤儿院的生活太难熬了,每个人都努力表现自己希望被领养出去,而我还有任务没完成,根本不屑于讨好他。可他好像对我产生浓厚的兴趣,在听我说完沫沫的事情后从背包里掏出一堆白色粉末给我,说这个能帮我复仇。  我悄悄藏在衣服内侧口袋里,当天晚上我就翻进院长办公室倒在了他的茶杯中,因为我知道他每天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倒水喝茶。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他就死了,警察来了说是突发心脏病。  那天那个男人又来了,问我愿不愿跟他走,去一个自己能主宰命运的地方。反正在孤儿院中我也没有什么朋友,更谈不上牵挂,所以就答应了。条件是他帮我杀掉那天欺负沫沫的男孩们。  第三天男孩们死了,孤儿院里人心惶惶,我却开心的不得了,我在心里说道:沫沫你看到了么?他们这群人渣都死了。院里新上任的院长怕承担责任,就把这个事情镇压了下来。而那个男人也为我办理了收养手续。  我跟着他来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岛上,在里面我发现了很多和我一样的的孩子。那个男人成为了我们的教官,教我们文化课和使用各种兵器。”  Sylvia南还没有说完,莫泽就走了过来说道:“宁封,我们该回湘西了,火车票我买好了。”Sylvia南站起身将帝白圣雪从背包里掏出来递给我,并说道:“给,那祝你们好运,我们马上还会再见面的!”说完转身上了她们队伍的车走了。  我看着车队发呆,莫泽走过来锤了一下我的胸口说道:“你小子一天想什么呢?Sylvia南这种人不是你能把控得住的。她将来把你吃的骨头都不剩!你呀,就是太单纯了!”  我回道:“是啊,我就是太单纯,不然你背叛我我怎么到现在还跟你在一起,还敢相信你呢。”莫泽听完我的话突然变得有些难过低声说道:“宁封,我不是背叛你,而是……算了,反正你记住我莫泽和你永远是一条战线的!”  我有些于心不忍,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莫泽,你别这样,我就是开玩笑的,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是我这边的呢。走,去火车站吧!”莫泽神秘的一笑说道:“别急,我们还有事情没干呢。”  “什么事情啊?我怎么不记得?”我不解的问道。莫泽只是神秘的笑笑不说话,招手叫住一辆出租车,我们又回到了刚来南昌的那个宾馆。  莫泽拉着我躲到了旅馆对面的小树林中并说道:“我们火车票是明天中午的,临走之前先替天行道!”我有些温怒的说道:“什么替天行道啊,这大半晚上的。明天的火车票,我们不抓紧找住的地方,在这地方喂蚊子!”  莫泽看我有些生气忙解释道:“你还记得床下的那具女尸么?”我没好气的说道:“当然记得啊,我不是刚把你喊醒,你就用棍子将我打晕嘛。”莫泽被我说的一脸尴尬,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我那天说的黑影是真的,而且我在另一个床下也发现了大量血迹。我那天将你打昏后带着你从窗户爬出来,就看见三四个人影冲进了房间。这可能是一家黑店,专干着坑人的买卖。床下的尸体我检查过了,死于车祸而且曾经被放在冰柜中冷冻。死亡了至少30天以上了。”  听完莫泽的话,我终于明白了,这家黑店说白了就是玩“仙人跳”只是不同于普通的利用特殊服务诈骗,他们应该有两手准备,如果客人接受特殊服务的他们就用普通的方法诈骗。如果客人拒绝特殊服务他们就假装怀疑他杀人藏尸,以此来要挟受害人钱财。  遇见这种事肯定只顾着惊慌了,哪里有功夫自己看女尸。我想到这问莫泽既然知道是人为,干嘛还让我在屋里绑红绳啊?莫泽一脸无辜的说道:“这不是职业病嘛?反正又不是我辛苦,谨慎点好啊!”  听完我真想揍他,合着耍我呢。这时,旅馆门口又出来了一个中年男人,背着一个旅行包垂头丧气的。莫泽走过去和他搭话,中年男人非但不理反而转身跑了。看来又一个上当的。  莫泽带着我从后门走了进去,前面有人在说话:我们凑近一听正是老板娘的声音。一个男人说道:“嘿嘿,翠翠,你真厉害想出这个办法。咱这个月可都挣了10万块钱了,这可比以前的仙人跳挣钱多了!”  莫泽拿出手机开启了录音功能。老板娘笑了一会说道:“那是当然,没想到你那侄女死了比活着还赚钱。加上那肇事司机赔的差不多有一百多万了吧?看来我们下辈子要享福了,就是你个丑女儿,还不如弄死她算了,活着吓人!”  男人口气瞬间变了,有些生气地说道:“翠翠,那毕竟是我亲生女儿,你敢乱来我就杀了你!”老板娘也愤怒地说道:“本来就是,和她妈一样活该被火烧。我告诉你,离开我你去哪里想到这么好的赚钱主意?光靠住宿费我怕是吃饭都难吧!”  老板娘见男人不说话,继续说道:“赶紧了,把那尸体冻起来,别再坏了,还指望她挣钱呢!”说完,径直走了出来,莫泽拉着我赶紧躲了出去。  莫泽拉着我一路来到了公共电话亭,报警举报了旅馆仙人跳等诈骗行为,并将匿名,隐藏了局域编码将录音发到了警局的邮箱之中。  不一会,警察就来了将旅馆里的一众男女抓获。我又看见了那个面容诡异的女孩,这次在灯光的照射下我才看清楚,原来她的脸被火烧伤了。她应该是就是那个老板的女儿,遇上这样的爹和一个蛇蝎心肠的后妈,也真是可怜。看到坏人伏法,我和莫泽满意的找了一个正规的酒店住下。好好睡了一觉,在醒来已经快到中午了,我和莫泽匆匆吃了一点东西就赶紧上了火车。  外面天阴的厉害,有了上次的事情,不知道这次还能不能顺利的回到湘西。  相比于上次火车的拥挤,这次宽松多了。我和莫泽买了两张软卧票。推开软卧门,里面竟然坐着Sylvia南和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Sylvia南介绍说她叫方琼,也是一名出色的领队。  莫泽不像我这么热情,看见她们连招呼都懒得就打径直跑到床上,闭起眼睛不知道是在睡觉还是在思考什么,我们三个则一起打起了斗地主。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