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四十五章 金缕玉衣

第四十五章 金缕玉衣

2920 2017-11-23 10:19:59
一时间我找不到答案,只能跟着陈东继续向上爬出去,在路过小洞口时我向里张望,发现还真是有一具小棺材的,不过说实话我觉得刚出生的婴儿也没有那么小吧。  我体力渐渐有些跟不上,这距离上面的铁线子还有25米左右,我提出来休息一下。陈东同意了,跟我一起找一个大洞口休息起来。  我喝了几口水,就好奇的围绕着棺材观察起来。有两具棺材因为年代久远已经腐化了,只留下一堆堆白骨。棺材的质地很一般,我猜测这可能就是合葬群。  陈东也是一个性格开朗的帅哥,在交谈中我得知他是一个参加过越战的退役特种兵。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打仗真的是不容易。  “啊,领队救我!”  Sylvia南他们那一队不知道是谁在喊救命,只听见“咚”的一声,有人从上面坠落到了地面,血染红了他的身体,落地后就没了反应不知道死了没有。  刚才我们休息的时候Sylvia南她们还继续爬,距离地面少说也得有40几米。Sylvia南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搭建绳索,这里有七步蛊!”陈东听后脸色一变,站起来借住Sylvia南扔来的绳子,一边拿出特质爬山的螺丝钉固定在石壁上。  七步蛊顾名思议,人如果被咬了不出七步就会七窍流血而死,我也是在钟齐寿那本《炼尸》上看见过,但并没有见过实物。而最让人生畏的是它会传染,第一个宿主死亡后,它会立刻寻找第二个。  我愣神间Sylvia南她俩已经顺着绳索滑了过来,原本不算大的洞穴更加的拥挤了。Sylvia南手下给我们大概讲述了一下刚才的事情。  原来他们想直接登上铁链,可刚才掉下去的那人有些体力不支,提出想要休息一下,于是他们也找了一块洞穴休息,Sylvia南正在观察棺材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刚才那人看洞穴上趴着一只头像小蝙蝠一样的虫子,就想用刀拍死,谁知不但没拍死反而惊动了它。它钻进了那个人的手臂,那个人瞬间倒地不停的呼喊,Sylvia她们怕传染,就把他踹下山崖。  我有点震惊,人心脆弱不堪一击,虽然我跟那个人并不相识,可我总会有种兔死狐悲的感伤。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从我们背后的棺材里传来,Sylvia南她们拿好工具围着这棺材。“咔擦”一声,本就腐朽的棺材再也撑不住,向两边倒下来,竟然从里面飞出五六只像鸡蛋那么大的七步蛊。它们好像刚睡醒一样,摇头晃脑。Sylvia南最先反应过,喊道:“快跑,往上爬!”其实这个时候往下是最安全的,而Sylvia南相比较于逃生,还是开棺对她的吸引力更大。  没办法,我也只能快速的向上爬去,人的潜能真的是无穷的,刚才还累的气喘吁吁的我顿时觉得浑身有劲。  后面的七步蛊已经追了上来,七步蛊纷纷爬到走在最后的陈东身上啃食起来。惨叫声不绝于耳,这样爬下去,大家都会死,我们只能就近找到一个洞穴停下。  Sylvia南从背包拿出敌敌畏,向周围喷洒着,虽然不能消灭七步蛊但也可以阻挡一会了。敌敌畏味道辛辣呛鼻,但相比较于被七步蛊咬死还是忍受着吧。  我才发现我的腰间刚才蹭破皮的地方,已经涌出血。Sylvia南拿出加压绷带给我包扎起来,蹭了一手的血。她还没来的急清理,七步蛊就已经上来了。  坐在最外侧的我本该最先被攻击,谁知七步蛊只是围绕着我转了两圈便扑向最里面Sylvia的手下,Sylvia见大局已定就将最后一个手下踢下洞穴!  “砰”的一声巨响,Sylvia南的手下带着那些七步蛊一起落地。而我也愣住,虽然盗墓是提着脑袋的生意,可这也太恐怖了,明明上一秒还为你忠心卖力,下一秒也可以毫不犹豫的放弃你!  我不知道Sylvia南手下最后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感叹于生命感情的脆弱。同时也在庆幸那个七步蛊竟然没有咬我,不然被踢下去的就是我。  Sylvia南好像已经习惯于这种事情并没有露出太多的情感。见七步蛊没有再回来了,Sylvia南又朝洞顶的悬棺爬去。  我也只能无奈的跟着她,这次爬起来十分顺利,不一会就到了顶部的洞穴处,Sylvia南把开棺用的东西绑在身上,顺着铁链子向棺材爬去!  这铁链子距离我们所在的洞穴有3米高,我可没有Sylvia南的那个能耐,这一下要是不成功掉下去肯定要摔死。好奇心与生命,我还是选择后者好了。我坐在地上看向棺材。  发现爬到顶上看这座棺材更加震惊,这个比在上次那个墓里的棺材至少还要大一倍!每一根铁链子至少可以平躺下一个小孩,可见这棺材有多重!整个棺材呈透明色,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构成。上面雕刻着一个老者化羽成仙的故事。仔细一看里面隐约能看到有人躺在里面,胸口还在上下浮动,“它”竟然还在呼吸!  我大声的告诉Sylvia南,谁知她连头都不回冷冷的说道:“他要是不呼吸,我还不来开他棺!”  转眼间Sylvia南已经爬到了棺材上方,直接将撬棍卡在棺材缝之间,用力的向上翘起,只听“哗啦啦”一声响声过后,棺盖竟然出现了裂痕,仿佛随时会碎掉一般。Sylvia南将棺盖推向一侧。  从腰间取出捆尸绳,将一头绑在自己的腰上另一头绕过古尸的腰下,在脖子处系一个环形套。这样,就可以顺利的让古尸坐起来,来摸取棺材里陪葬品。  但Sylvia南并没有摸索棺材里的陪葬物反而将那具会“呼吸”的古尸抬出棺材。这下我看的更真切了,这是一具男性古尸,全身没有腐烂,和活人无异。我甚至还能看见他嘴角的胡子因为“呼吸”而上下摆动,喉结也来回滚动。  他竟然真的活着,可Sylvia南却仿佛没有看见一般,继续贴着古尸不知道在找些什么,我定眼一看“他”身上穿的是金缕玉衣!  金缕玉衣又被称之为“玉押”,起源于汉代,古人相信如果人的精气不外漏便可尸骨永不腐烂,所以用金玉堵住七窍,以求来世复活继续享受荣华富贵。  金缕玉衣顾名思义外表是金黄色的,里面包裹着上等白金玉。玉衣的剪裁格外重要,玉本身就比较脆,所以发力要稳。白金玉这么大一块本来就很罕见,所以能做金缕玉衣的工匠更是难找,渐渐的便没有再出现历史之上。Sylvia南竟然背着古尸到了我所站着的洞穴上。“过来,跟我一起找线头。”Sylvia南冷冷的说道。  说罢,她拿出三个强光手电筒固定在洞穴上方,把我们这照的像白昼一般。我低下头仔细看起古尸来,按理来说这个待遇应该只有皇家有,可这具古尸却没有下面那个东西!  尸体并没有一点点腐烂和脱水,所以不存在萎缩一说。我带着手套匕首轻轻挑起“他”的下体,发现是用刀割断的。Sylvia南嘲笑我道:“你是不是有特殊爱好?”我不愿意与她斗嘴便说道:“这古墓的气势以及陪葬物最起码是一个皇上的规格,你觉得皇上会自宫么?”  Sylvia南也低下头仔细看了一会,冷笑一声:“那我今天脱了他这金缕玉衣也算是替天行道了,这鸠占鹊巢的老东西到头了!”  说罢举起刀就将“他”的头割下,我连忙用胳膊挡着脸,我可不想让血溅在我脸上。可预想中的血并没有溅过来反而Sylvia南嘲笑般的语气说道:“他又不是真的活着,血液很不流通了,怎么可能喷射!”。  我也不甘示弱的讽刺道:“是啊,我没像您杀人那么多,没经验啊!”说完我就后悔了,这里只有我和她两个人,她要杀我岂不是随随便便。我惊恐的看向她,而她却像没听见一样继续找起来。  我刚一低头,就看见古尸脖子上的金缕玉衣有个线头,随手一拔说道:“这么贵重的东西竟然还有线头,真是坑人!”  Sylvia南脸色都变了,我拿着手里的玉线反应过来。Sylvia南咬牙切齿的对我说道:“要是错了,我让你生不如死!”我知道她不是开玩笑的,只能祈求老天保佑了,同时把手里的匕首握的更加紧了。  奇迹的是金缕玉衣竟然真的从古尸上脱落下来,我连忙用手接住。Sylvia南一把从我手上夺了过去,只留着一片白色的透明的薄片,我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竟然还有一股清香。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