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七十八章 古铜戒指

第七十八章 古铜戒指

2995 2017-12-11 09:58:44
刚才莫泽站的地方赫然出现一个古铜戒指,我蹲下来捡起来。那天把我引到地下室的人,正戴着这枚戒指。那这样说来那天引我去地下室的竟然真的是……,不可能,即便莫泽背叛了我了,我依然不相信他会伤害我,可这一切都摆在我眼前。  门口传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连忙回到床上,将古铜戒指压在枕头下面。“咚咚”敲门声响起,屋外的莫泽说道:“宁封,睡了么?我忘了跟你说点事!”我回道:“还没有,你进来吧!”话音刚落,莫泽从屋外走了进来。一边和我说话,一边在地上寻找这什么。  莫泽说道:“对了,宁封,我忘了告诉你,Sylvia南说他们总部有事情,就先回去了。等到半个月后直接去陈绍兴那里见。”如果是平时,我肯定发现不了莫泽的怪异,可现在我找到了古铜戒指,而莫泽又恰好不停的用眼角寻找着。  看着莫泽,我半天都没有说话。莫泽觉察出来我有些怪异,怕被我看出破绽。便转身对我说道“行啦,你身体刚恢复,早点休息吧!”我点了点,莫泽径直走了出去。我躺在枕头上,手里摩挲着古铜戒指,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莫泽有佩戴戒指。而这枚古铜戒指先前既出现在“莫泽”身上,现在又出现在我的卧室里面。再加上莫泽的种种表现,让我很难怀疑他是不是真的背叛了我,或者说莫泽一直在利用我,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我就已经睡不着了。我穿起衣服来到院子里,看着远处的山峰,有种雾蒙蒙的感觉,像极我眼前的生活,仿佛走到哪里都带着一层纱。天渐渐亮出了白肚皮,远处山峰也露出了真面目,希望我的生活也露出真面目。  飞雪第一个起床,看我坐在院子,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说道:“宁封,你怎么起这么早?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经过这两天的治疗,我嗓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除了有的时候说话太大声扯着疼,正常交流已经没有问题了。看着飞雪焦急的样子,我真的是又喜又忧,一把把飞雪搂在怀里,把她的头放下我的下巴上面,来回蹭起来。飞雪轻声伏在我的耳旁说道:“傻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为你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所以不用愧疚明白么?”  听了飞雪的话,我心中暖洋洋的。我将飞雪搂的更紧了,说道:“你要乖,我们今天给你解毒,等你彻底好起来,我也就能安心了!”飞雪点了点头,说道:“我听莫泽说你们还要去南昌是么?”我点了点头说道:“飞雪,我必须去南昌,以前我是想寻找到亲生父母,可现在我一切都想开了,他们既然选择离开我,自然有他们选择的理由。而我身上有更大的责任!”飞雪并不知道我的血液异于常人,冥冥中我有种预感除了玉简,我的血液就是解开“终极”的关键!  想到玉简,我低声说道:“玉简的事情,你千万别给莫前辈他们说,玉简你收起来,除了我谁都不要信!”飞雪看着我坚定的点了点头。“对了,飞雪,你家里就你一个孩子么?”我突然想到那个绑架我的女人,飞雪眨了眨大眼睛说道:“我之前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可是已经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  我看着飞雪认真的说道:“上次我去南昌,看到了一个和你长相一模一样的人,唯独不同的是她的胸前并没有纹身!”飞雪一听,愤怒的从我怀里钻出来,说道:“宁封,你先给我解释清楚,你为什么能看到她的胸?!”额,女人的脑回路还真是挺奇怪的!我看飞雪真的生气了,连忙解释道自己是如何被那个假飞雪绑架的,又是如何识破,最终逃离的。飞雪听我讲的惊心动魄,不一会,就忘记刚才“看胸事件了”,只顾着关心我了。飞雪听我说完,抬起头认真的对我说道:“宁封,我也要和你一起去南昌,我想去看看你说的那个女生,她到底会是什么样呢?”  我看飞雪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连忙拒绝了。我正色说道:“飞雪,我绝对没有骗你,不信你可以问莫泽啊!他也看见了,可你绝对不能去南昌,我又不是去旅游,那面有多少危险,是不可预知的。你就乖乖留在着,等我办完事情就回来找你。我们一起去给我表哥解毒,然后结婚好不好?”  飞雪听完我的话,红着脸说道:“我还没有答应嫁给你呢,你怎么都计划好了。不过,我必须要跟你一起去南昌,要不然我就不解毒了!”看着飞雪倔强的样子,我忍不住屈服了。严肃的说道:“你要是想跟我去南昌,就必须把毒解了,然后去那里不许乱跑,能答应我么?”飞雪见我松了口,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蹦蹦哒哒的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咳咳,这大早晨的,你发什么神经病啊?宁封哥哥的嗓子刚好,你就让他说这么多话。还有啊,你得毒解不解关宁封哥哥什么事?你拿这个做筹码,真好意思!”背后传来诺诺的冷嘲热讽,飞雪回骂道:“宁封是我男朋友,我们想干嘛要你管么?倒是你,年纪也不小了,偷听别人讲话还有没有点教养啊!”  真的女人多是非多,我赶紧拉着飞雪走了,我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嘛!身后还传来诺诺的回击声:“我没教养?我奶奶可是宁封哥哥的师傅,我和你宁封哥哥可是一家人!你说谁……!”飞雪想要回去继续吵,我连忙拉住说道:“她就是一个小屁孩,不懂事,咱不跟他计较,走吧,我们一起做早饭去了,饿死我了!”飞雪无奈的跟我来到了厨房做起了早饭。  吃过早饭后,莫泽突然过进来说道:“闫雅芳来了!”闫雅芳?要不是听莫泽提起,我都忘了这个人了。飞雪一听赶紧跑出去,我跟着飞雪来到门口。只见,闫雅芳仿佛老了十几岁,一个人挺着大肚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飞雪走过去拉住闫雅芳的手,脸上心疼的泪水止不住就起来。说实话,我觉得苗小龙死有余辜,一想起来王萌萌得死,我都觉得苗小龙这种人就该千刀万剐!可看到闫雅芳这个样子,想到她未出生的孩子,还是忍不住同情起来。  “宁封,小龙是你杀的对吧!”闫雅芳跟疯了一般冲我挠过来,我站在原地并没有躲闪。旁边的莫泽一把拉过闫雅芳,恶狠狠的说道:“宁封只是做了他该做的事情!”闫雅芳看我们冷笑起来,说道:“宁封亏小龙还把你当兄弟!我们还有未出生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你简直是畜生!”  我看着闫雅芳,一字一顿的说道:“他活该!他才是畜生!”闫雅芳没想到我会还击,整个人愣在原地。我继续说道:“对于苗小龙的死,我没有一点愧疚。他做的事情比他得到的惩罚少之又少!你见过他怎么杀害王萌萌么?你见过他是怎么害死那么同学,那些无辜的人的么?”闫雅芳被我的话刺激到,又想过来抓我,我这次没有站着挨打,反而使劲抓住她的胳膊。  飞雪连忙走过来拉架,毕竟闫雅芳还是一个孕妇,飞雪怕我冲动起来打闫雅芳。连声安慰我道:“宁封,别,别动手,雅芳她就是一时糊涂。而且她还怀着孕呢,你就别跟她一般计较好不好?”飞雪一边说,眼泪一边忍不住流下来。我的心也被飞雪哭软了,我叹了口气松开了闫雅芳。谁知道闫雅芳不到不感激,还从兜里抓出一把黑色的炝鼻粉末朝我撒来。闫雅芳大笑起来了:“哈哈哈……宁封,我要你给小龙陪葬!这个是化骨粉,任你们再有通天的本事,你都难逃一死了,我要让你浑身溃烂,让你生不如死!哈哈……”  莫泽一脚狠狠踢开闫雅芳,赶紧过来扶我。我顿时觉得身上,脸上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般,难以忍受。飞雪走过来想要抱着我,我喊到:“莫泽,快,拉开飞雪,这真的是化骨粉,我好痒啊。”  化骨粉其实是又许多黑色的小蛊虫构成的,一旦粘到身上就会立刻钻进皮肤里,不停的游走,产卵。由于蛊虫数量众多,而且还不停游走,善于隐藏。所以治愈的可能性不到百分之1,宿主最终连骨头都会被腐蚀掉。  莫泽也知道其中的危险,连忙拉住飞雪。诺诺也闻讯赶来,莫泽冲诺诺大喊道:“师公呢?宁封中了化骨粉!快啊!”我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眼睛也睁不开了,隐约间听见诺诺回答道:“我奶奶和你们师公去上山了。怎么办……?”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