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五十一章 飞眼咒

第五十一章 飞眼咒

2995 2017-12-05 16:57:22
我们已经顾不得什么他有没有防范,只知道如果这次再让他跑了,那炼尸人可能一辈子都抓不住了。我们又马不停蹄的赶往下洼村。万幸两地之间相差不远。  凌晨5点左右我们到了下洼村,直奔苗小龙家,我们先在围墙外听了一会,没有任何声音,莫泽便翻墙进去,五分钟后从正门走出来说道:“一个人都没有。”听罢,我和师傅也从墙上下来走进去。  屋里的确一个人都没有,但东西也没有少。我们在苗小龙父亲卧室里找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宁封,游戏正式开始。  我马上向四周看去,可周围死一般沉寂。“有人在监视我们,所以每一次行动都被提前发现。”莫泽说道。我并不这么认为,如果是人,师傅,师公,莫泽肯定都会有所察觉,可如果不是人那又能是什么?  想到这里我身体轻微颤抖了一下,难道是鬼?我被自己吓了一跳,连忙甩甩头,想把那些念头甩出脑外。可非但没有成功,反而听见有人再叫我名字,“宁封,宁封!你为什么让苗小龙带我走?不是你要和我约会么?那你为什么不来?我这里好冷啊,你来抱抱我啊!”声音仿佛就在我耳边,不停回想着!  “不!”我再也承受不住大声的喊了出来。“宁封,你怎么了?”身边的师傅和莫泽一个正在用力抱着,一个正在努力夺下我的匕首。  那奇怪的声音也瞬间消失了,“我刚才怎么了?为什么会拿匕首划破我的脖子?”我问道。师傅看我已经恢复正常,便松开我的手同时也示意莫泽放手。缓缓说道:“宁封,你好像中了幻想蛊。我原以为是屋里的,可仔细找来并没有。你仔细想想这几天都跟谁接触了?有没有人给你什么东西?”  要说这几天,我除了跟莫泽他们去了下洼村然后就一直在道馆啊,对了,难道是?  会不会是陈怀念?可看她的样子并不像是下蛊害我的样子啊,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竟然还相信她是真的无辜的,我真的是又气又恨。气她竟然利用我,恨是跟自己不争气,一次又一次的栽在女人手里。  师傅看我脸色不好提出先回道馆吧,他们要是真离开了,那祖坟和后山也肯定有陷阱,没必要按照他们设定好的路线再去了,回去商量一下,后天就是我要去南昌的日子了,不知道能不能弄完。  我们即将走出下洼村的时候,我终于反应过来。不止苗小龙家没有人,村里连条狗都没有!按理来说,就算他们再次被苗小龙控制,可动物并不会。现在是整个村都没有任何生命了,我把想法说给师傅和莫泽听。为了验证,我们随便找了一户人家发现确实没有人和动物,一连开了三户都是如此。  师傅脸色也变得阴沉下来,带着我们向后山前进,并嘱咐我们小心。我把师公送我的铜钱匕首紧紧握在手中,眼看着就到后山了,可我们却又回到了村口。  本以为天黑我们走错了路,可如此反复数次都一样。我们的确被困住了,师傅把八卦盘从背包里拿出,中间的指针疯狂转起来,可却没有停下来。  师傅叹了一口气说道:“这里磁场混乱,应该是被人做了手脚!”  “这狗日的苗小龙,竟然这么狠毒!”莫泽忍不住骂到,师傅却说道:“这做手脚的不是他,依照手法来看此人可能比你们师公还要技高一筹!”师公在八卦阵方面不敢说精通,但也绝对算的厉害,此人比师公还厉害,看我们是出不去了。  师傅站起来说道:“这里磁场已经乱了,就不能按正常的生门来计算了。但阴阳总体还是不会变得的,你们跟着我,我们一点一点走。”  说话期间,我们又回到了苗小龙家。师傅说最开始的始源就来源于苗家,那这里肯定是布阵开始的地方,苗家以前那些子孙生病八成就与这磁场,电磁波混乱有关。  师傅吩咐我和莫泽在院子的四角点上白蜡烛,并用苗小龙家装修没用完的白灰撒在门口和墙角。在我们完成后,师傅从一个小木盒里取出一个黑褐色的红线,将院子四周的墙壁缠绕起来,并给我们解释道:“这个是用黑狗血泡制而成,可以看见很多我们平时看不见的!”  一切弄好后,师傅嘴里念起来符咒。顿时,一阵阴风刮过。身后的蜡烛熄灭了两根,仿佛有人在我耳后吹风,我连忙转过身,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可我旁边的白灰上面却赫然出现了两个脚印,一滴滴殷红的血慢慢显现出来。  夜色更加浓重,如腐烂的尸体上流出来黯黑冰凉的血,蜿蜒覆盖了天与地。风刮的更厉害了,我的眼睛都睁不开,突然听见飞雪的声音:“宁封,你过来抱抱我好不好?我真的好冷。”  转眼间,师傅和莫泽不见了。我又回到那天和飞雪缠绵的时候。飞雪慢慢将身上的衣服脱掉,雪白的双峰不停跳动着,轻轻咬着性感的嘴唇。转过身,性感的臀部不断的蹭着我,嘴里轻哼着说我想要。一番翻云覆雨后,身下的飞雪竟然变成王萌萌(之前给我写情书,我让苗小龙帮我去拒绝的女生)满脸鲜血的看着我说道:“我美么?宁封,舒服么?”我吓得立刻从她身上下来,只见她浑身都是红彤彤的,没有皮的肉露在外面向我走来,“宁封,给你,这是我的皮,你不是想要么?给你啊?”说着就将手里的整张人皮朝我扔来,我赶紧向后躲闪两步。  而王萌萌又立刻出现在我身后,紧紧的勒着我脖子,刺耳的尖叫声不停的回荡着。  “宁封!”我睁开眼发现正躺在床上,莫泽一脸关心的看着我。“我这是怎么了?王萌萌呢?”我声音略带颤抖的问道。莫泽回答道:“宁封,你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觉,你放心,不管王萌萌是谁,我绝对不会让她伤害你半分!”  听到莫泽说的话,我顿时觉得心安不少。师傅拿着一只猩红的眼珠子走进来。只见那眼珠子还来回动,师傅说道:“莫泽,把我背包里的那个紫金盒子拿出来。”莫泽照做。  紫金盒子是圆形的,打开后可以看到一个明显的卡槽,卡槽周围有很多像钢针一般的东西,仔细看上面还刻着大大小小的咒语。  师傅将猩红色的眼珠子放入卡槽内,只听“咔擦”一声,钢针纷纷插入眼球内部,血红的鲜血瞬间喷出。师傅看我有些不解便解释道:“刚才给你下咒的正是这东西,它是起源东洋邪术的一种,我们常见的是降头咒,可殊不知,这飞眼咒更加可怕。不仅可以下咒还可以监视被下咒者,如果不将这眼球抓住,被下咒者将永远被困在幻境之中。”  师傅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而且这眼球必须要77位高人开过光才管用,而破解只能用带有符咒的钢针同时插入才好使。我这紫金盒子还是我的师公临终前赠与我的。”  这飞眼咒确实厉害,我曾在一本古籍中看到过这样一段话:东南邪术有二,其一飞头咒需斩碎放可破。其二飞眼咒,准备后事。也就是说如果遇到了飞头咒将“头”砸碎就可以了,而如果遇到的飞眼咒直接准备后事就可以了。  “快走吧,省的再生变故。”师傅说道。  我们顺着马路一直走到村口,临出村的时候我好像听见后面传来呼喊声。我转过头,看见了毕生难忘的画面。  只见场景换成了我们学校的图书馆门口,苗小龙正在对王萌萌说着什么。王萌萌一脸娇羞,随即跟着苗小龙来到学校后门门口,一辆黑色SUV在两人面前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了三个男人将王萌萌蒙着头抬到了车上,王萌萌大声喊叫着。  镜头一转,王萌萌被关在一个透明玻璃罩里,身边有很多穿着白大褂的人在来回操作着机器,只见一个和飞雪长得一摸一样的人走进来,看了一眼王萌萌。和身边的白大褂说着什么。  苗小龙和一个中年男人走进来,将王萌萌带到一个地牢里,固定在一个浴缸之中。并不断的往她身上撒着很多绿色蛊虫。蛊虫不断的从身体中吐出绿色腐蚀液体,王萌萌身上也冒起了白烟。  虽然我听不到声音,可从表情来看王萌萌眉头紧锁,正在大叫着。身边的苗小龙笑的更加欢唱了,身边的中年男人露出一个猥琐的表情,将王萌萌的裤子拔下来,带上一双银色的手套,将装了一整瓶绿色虫子的瓶子塞到了王萌萌的下面那儿。王萌萌更加痛苦的扭动着身体,身边的男人也更加兴奋。慢慢的,王萌萌被绿色的虫子腐蚀的一干二净,只留下一池子绿色的墨汁。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