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四十六章 威胁

第四十六章 威胁

2816 2017-11-23 10:24:07
看这质地像是汉白玉的一种。Sylvia南装完金缕玉衣后直勾勾的盯着我,虽然我长得帅可也不能赤裸裸这么勾引我啊?  从小虽然有不少女生给我写过情书,可我一直没有找到喜欢的所以一拖就拖到现在。直到遇见了林飞雪,才有了谈恋爱的冲动,所以被Sylvia南这样盯着有点害羞。  Sylvia南奇怪的就看着我的表现说道:“宁封,你拿这个人皮干嘛?还脸红害羞?”  人皮?我赶紧扔掉了,双手来回的使劲搓,恨不得把刚才闻过的气味都从身体里搓出来。  Sylvia南哈哈大笑起来,不得不承认她真是一个美人坯子,不算清纯可人可足够美丽带刺,让人有种想要征服的快感,性感的小野猫说的就是她!  Sylvia南继续给我科普道:“这个人皮是一百年长出一次,然后脱皮像蛇那样。唯一的不同人皮只能自己脱落,而蛇则需要自己使劲。你刚才拿的是他刚脱下来的,不信你仔细闻闻是不是还有她身上的味道?”听她这么一说,我更加觉得恶心了,忍不住哗啦啦的吐起来。“哈哈哈哈,宁封,我开玩笑的,你怎么这么脆弱啊?那就是一块比较薄的汉白玉而已。”Sylvia南说道。妈的,这娘们真是狠毒,气死我了!  她看我不理她,自讨没趣也不再说话。在洞穴之上用登山钉做了一个滑轮顺着绳子滑了下去,我紧随其后。Sylvia南刚一落地,从黑暗中冲出一个人影将匕首架在Sylvia南的脖子上。  “别动。”一个充满磁性的男性声音,这声音好熟悉,  Sylvia南怎甘心被人威胁,双手突然发力推开匕首,顺势来了个一字马,脱离匕首的威胁,反而又拿出匕首向黑影扑去。  两个人都是狠角色,刀法都异常的锋利,刀刀都冲着要害插去。不过两人不分伯仲,可我还吊在绳子上,不敢下去,怕他们误伤我。  十分钟过去了,他俩还是难分伯仲,我抓绳子的手也开始发抖了。“噗通”一声我从绳子上掉下来,两个人都是一惊然后同时向我跑来,将我搀扶起来。  我定睛一看这不是莫泽么?我瞬间有种找到依靠的感觉,狠狠地用拳头砸了他两下肩膀,说道:“你大爷的,你这一段时间干嘛去了!我还以为你,你……”我的声音有些哽咽了。  莫泽摸了摸我的头说道:“那天,我跑到墓道中才发现你不在了,就出去寻找你。刚巧看见他们四个拖着你向前走。我一直跟在你们后面,可这里太空旷了,不好突然袭击,就一直在寻找机会。直到你们刚下来我这不就来救你了嘛!”  我怕他俩再继发生冲突,忙解释道:“Sylvia南并没有想要伤害我的意思,都是朋友,误会一场!”  Sylvia南一改往日作风,竟然没有计较,冷哼一声就准备向外出去。莫泽也没有计较跟在后面,而我殿后。走了没几步,前面的Sylvia南突然转身发难,将匕首架在莫泽的脖子上,并向里面轻轻一划,瞬间出现了一道血痕,血迹轻微的从脖子中渗出。我怕Sylvia南再冲动,忙冲她大喊道:“你疯了是不是?这是我兄弟,事情都过去了,就是一场误会啊!”  Sylvia南把匕首从莫泽脖子上拿走并用手向前推了一下莫泽,冷冷的说道:“这一下是还你的,我最讨厌别人把刀架在我脖子上!”  莫泽站起来不服气想要再打一架,我赶忙拉住他低声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而且这古墓还凶险万分,她一个女人,咱们老爷们就别计较了!”  莫泽只是狠狠向前吐了口吐沫来表示不满,然后我们继续向外走去,而Sylvia南也似远非远的跟我们保持距离。  前面出现一个低矮的墓道,Sylvia南并没有说话直接进去了,看来她很熟悉这里。我在中间,莫泽殿后。大约爬了十几分钟,前面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我们现在在悬崖峭壁上,旁边的瀑布哗啦啦的流淌,阳光照射在我身上,才让我觉得我们终于出来了,之前经历的仿佛如做梦一般不真实,要不是饥饿又疲惫的身躯提醒我还真是当自己做了一场噩梦。  莫泽也拿出装有帝白圣雪的瓶子冲我会心一笑,可谁料到,前面的Sylvia南竟然突然跑过来夺走了瓶子。我和莫泽立刻追了上去,可没跑几步,身边出现了几个黑衣人,手里都拿着微型冲锋枪。  Sylvia南站在黑衣人身后,玩弄般的口气说道:“看来这个东西对你们很重要啊,我就说看你们也不像是盗墓的,原来是为了这个!”  莫泽十分恼怒狠狠的揉着自己的头发,像只狮子一样,满脸涨得的通红低声说道:“臭娘们,你别得寸进尺!得罪你的人是我,那是宁封的东西,还给他!”  看见莫泽愤怒的样子,Sylvia南笑的更加开心了,冲我妩媚一笑说道:“呀,原来是宁封的啊,那我更得拿着了,想要这个10天后南昌火车站不见不散!”  莫泽拿出匕首冲着Sylvia南刺去,没想到还没有近身就被三个黑衣人控制住,将微型冲锋枪抵在莫泽脑袋上。我怕莫泽再冲动干出什么傻事,忙答应了。  山坡上来了四辆白色路虎SUV,Sylvia南一行人坐车离开了。  莫泽颓废的坐在地上,头埋在双腿之间,手则不停的揪着自己的头发,不停的自责着。我走过去轻声安慰他:“这不怪你,莫泽,Sylvia南摆明早就想好了要让我去南昌见她。即便你不拿出帝白圣雪她也会拿出别的来威胁我们。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把帝白圣雪拿回来的!”  莫泽为我付出了太多,即便我心里难受的不行,可我怎么忍心责怪他,不是他,我也活不到现在,更拿不到帝白圣雪。  我将他从地上拉起来,向凤凰山走去。当天晚上我们没有休息而是一路前行,第二天清晨6点多到了道馆之中。  “宁封!”  是林飞雪,我刚走到门口,飞雪正从屋里走出来。看到她安然无恙的站在我面前,我立刻冲过去抱住她,生怕她会离开。  过了一会,莫泽轻声的咳了两声。我才反应过,飞雪的脸早已像红透的苹果,比平时的她更多一份可爱。师公听到动静也走了出来:“怎么样?拿到帝白圣雪了么?”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飞雪以为没有找到,原本明亮的眼睛又黯淡下去。随即,又露出一个美美的微笑说道:“没关系啦,顺其自然吧。这几天你们也没有休息好,我去厨房弄点早餐你们先休息休息!”说罢,就转身向厨房走去。看着飞雪的背影我很是心疼,很想拉住她把她拥抱在怀里,告诉她我找到了帝白圣雪,十天后就可以给她!可我不能这么做,第一个是我担心依照飞雪的性格肯定不会同意我去南昌冒险。第二个就是真的怕自己有去无回,拿不回来帝白圣雪,那种有了希望又给你失望的感觉真的太令人难受,与其这样还不如从头就不给希望,一旦成真那就是惊喜万分了。莫泽跟师公坦白了经过,师公只说了一话,上天自有定数,尽人事听天命!就转身进了卧室。我们吃过早饭洗了个澡就准备上床睡觉了。  而我刚铺好床就听见敲门声,我打开门一看竟然是飞雪。我以为她还在为解药的事情难过,刚张口想要安慰她。她却踮起脚尖,把我推在墙上,按着我的头亲吻着我。  我低头吻住她的唇,我现在大脑一片空白。她的唇变得炽热起来。我在床边坐了下来,飞雪则搂着我的脖子侧身坐在我的腿上。我轻轻揽住住她的腰,我下面开始坚挺,再坐下去肯定要擦枪走火。“飞雪,我…我…”我说话都开始变得结巴起来。“我愿意,宁封,我爱你!”飞雪热烈的向我表白着。我把飞雪放在床上,她的脖子不停的蹭着我的耳朵。温热的气体喷在我的耳后,我感觉全身像通过电流一样。我忍不住不了,捧起飞雪的脸认真问道:“飞雪,你会后悔么?”飞雪坚定的看着我回答道:“不给你我才会后悔。”看着怀里的害羞的飞雪,我不再强忍着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