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二十六章 以山做墓

第二十六章 以山做墓

3019 2017-11-14 14:50:58
这峭壁高达几十米,下面是一条湍急的地下河,看着面前这铁锁链,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对莫泽问道:“难道这古墓在对面?”“嗯,很有可能!先过去再说吧!”莫泽轻轻点了点头,脸色也显得有些凝重。他之前进过不少古墓,也经历过不少凶险,但这么神秘的苗人古墓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回头看了看我说道:“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吧!这铁锁链也不知道有多少年头了,万一断开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的安全!”“放心吧!只要你能过的去,我就也一定可以!”莫泽老是瞧不起我,竟然现在还想着让我回去,我自然有些不服气,看了看身后黝黑的石门,暗暗壮了状胆子。莫泽无奈的耸了耸肩,没在跟我废话,将旅行包背在肩上,用脚先踩了踩那铁锁链,伸手抓住了两边的铁链,小心翼翼的往前见面走了过去!下面有六根铁锁链,两条空间足足有一尺多款,稍微有点不小心就有可能掉下去,古墓建好之后,肯定有人将上面的木板给撤去了。听着下面那湍急的流水声,我忽然想起了小时候课本上飞夺泸定桥的图画……伸手抓住了两边的铁锁链,跟在莫泽的身后慢慢往前面移动,短短的五六十米距离,我们俩竟然走了半个多小时。当莫泽从铁锁链上面下来之后,长长的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见我脸色煞白的终于也安全走到了他身边,莫泽苦笑了下对我说道:“你这是何必呢,在那小木屋里面休息多好啊!”“被废话了!都走到这里了,你别想让我回去!”“嘿嘿,刚才要不是我及时出手,你就已经死在那石门外面了!那种毒琥珀碰一下都能要了你的小命,一会进了古墓,凶险还多着呢!”莫泽脸上一直带着嘲讽的笑意,可我偏偏又十分倔强,重重的喘了两口气回答道:“用不着你操心,说不定一会你遇到意外了,还得我出手呢!”我们俩坐在悬崖边上休息了一会,莫泽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打开手电仔细看了看,皱着眉头沉声说道:“看来我老叔说的没错啊!这座山都透着诡异!葬在这里的人,说不定早就变成僵尸了!”我朝着他掌心处看去,只见那泥土也呈现出暗红色,之前莫野说那山洞是一块养尸之地,我心里还有些不相信,可现在看来,这整座山恐怕都是!“以山做墓!好大的手笔啊!今天我倒要看看,这古墓到底有什么特别的!”莫泽缓缓站起身子,拿着手电往前方照了过去……听到莫泽的话后我不由得暗暗心惊,凑过去小声问道:“以山做墓?你是说这座山都是……是一座坟墓?”“嗯!没错!咱们进去瞧瞧吧!”莫泽懒得跟我解释,轻轻的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将匕首又握在了手中。前面是一个不大的洞口,我跟着莫泽穿过一条长达上百米的小道后,发现了一些青石阶梯,而一座青铜的大门正树立在那阶梯后面,门口蹲着两只不知道是什么的石头野兽,张牙舞爪的样子着实恐怖。莫泽倒是没率先走上那阶梯,四下看了一眼后,拿起地上一块石头朝着那阶梯上面扔了过去。石头刚刚落地,那青铜门前面的两只石头野兽嘴里忽然流出了一些难闻的液体,我将手电对准阶梯看了一眼,只见那液体不大一会就全部将阶梯给覆盖住了。“这是什么味道啊!好难闻啊!”捂着鼻子往后面退了两步,我皱着眉头轻声冲莫泽问道。“尸油!”莫泽很是凝重的说了一声,看见那液体快要流到自己脚边了,慌忙闪身躲到了一旁。“尸油?这玩意干嘛用的?”我虽然听说过这种东西,但从来不知道它们有什么用途,见莫泽一脸谨慎的样子,在好奇心驱使下不免冲他打听了一下!“遇火就着!而且……有毒!”莫泽显然经历过这种事情,看了一眼前面那十多级青石阶梯,脱下自己的外套扔在了上面。踩着衣服好不容易来到了那青铜门的前方,我跟在莫泽身后用手电对着青铜门扫了过去,忍不住震惊的说道:“这玩意是青铜的!那可足足有上千年了啊!”国内的一般墓葬都是用石门,帝王陵也没这么大的手笔,光眼前这两扇青铜石门,就重达千斤,想要推门进去,恐怕不太容易。而此时的莫泽倒显得有些平静,走到那两只石头野兽前面看了看,伸手竟然往那野兽头顶的地方摁了下去……“咔……”巨大的青铜石门发出了一道巨大的声响,我转头朝着那青铜门看去,发现有一扇竟然自己打开了,露出了一条仅容下一人通过的缝隙。莫泽试着将手抬起,那青铜石门并未再关上,我们俩都长长的松了口气。在外面等了一会,感觉里面的空气流通了,莫泽拿着手电小心翼翼的进入了那青铜门,而我也慌忙跟上,终于来到了这古墓之中。令我好奇的是在我进来的时候,这古墓内竟然亮起了数盏昏黄的油灯,莫泽见我一脸惊讶的样子,徐徐对我解释道:“别总是一副没见识的样子,这是古墓之中的长明灯!遇到空气之后就会自燃的!”电视中有些探险节目里也经常提到这种长明灯,我现在终于见到了,心中难免有些兴奋,可随后莫泽的一句话又让我紧张了起来……“小心点,这古墓之中有古怪!”莫泽神情显得很严肃,我顺着他那手电的光线朝着旁边看去,发现在这间仅仅有五六十平方大小的墓室内,竟然站着十多个身着灰黑色衣服的“人”。这些“人”的站姿很古怪,头颅都低着,双手垂在身侧,身子紧贴墙壁,在那昏黄的油灯之下,看起来十分怪异恐怖。刚才进来的时候我还没仔细看,现在发现房间内忽然站了这么多的“人”,顿时紧张了来,而莫泽的胆子却很大,小心翼翼的朝着那些“人”靠近,我慌忙跟上,走到近前的时候才发现,这些“人”全部是骨架,只是身子上披着黑布。这些骨架全部都被钉在墙壁上,这么多年过去了,骨架却保存的极为完整,着实有些诡异。“全部都是陪葬者!可怜啊!”莫泽用匕首将面前这具骨架上的黑布挑开,骨架哗啦一声全部落在了地上。这个墓室之中没有棺材,只在中间有一个半米高的石台,我和莫泽缓步走过去看了一眼,发现石台中间已经被掏空,里面散发着恶臭。“这玩意是干什么用的?”我好奇的打量着这石台,有些疑惑的冲莫泽轻声问道。“苗人下葬的时候要举办一个很隆重的仪式,这石台里面装的应该是鲜血!”时隔这么多年,盛满鲜血的石台竟然还有味道,这很难令人相信,我撇了撇嘴对莫泽的话表示怀疑。就在莫泽准备带我去下一间墓室的时候,这石台竟然诡异的晃动了一下,不远处另外意见墓室上面,有一个条形石缓缓落下,而那青铜门也轰的一声给关上了。“卧槽,快点走!”莫泽大叫了一声,抓住我的胳膊就往前面条形石的方向跑去,我眼睛余光回头看向那石台,发现一条条毒蛇正从里面飞快爬出,浑身血红,像是在鲜血里面浸泡过一般!“轰!”条形石轰然落地,我跟莫泽也终于在千钧一发的时候爬进了这间墓室,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我有点后怕的对莫泽说道:“幸亏咱们跑的快啊!要不然被那些毒蛇给咬了,咱们可就得给这墓主人陪葬了!”“这都多少年了啊!那石台里面怎么还会有毒蛇啊?”我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重重的喘了两口粗气,很是疑惑的盯着莫泽问道。这古墓少说也有上千年了,而那石台之中竟然还有活着的毒蛇,这实在是有些诡异。可莫泽听到我的话后却撇了撇嘴轻声解释道:“这苗族的古墓里面诡异的事情多了,他们相信鲜血是一个人力量的源泉,不光是养蛊,还是祭祀,都会用到不少鲜血!刚才那石台之中的毒蛇一定蛊虫!”“就算是用鲜血养蛊,这么长时间了,那些毒蛇也肯定都饿死了吧!”“你知道个屁啊!蛊虫都能活很长时间的,在那石台中间放一百条蛇,最后活下来的那一条,就是蛊!跟咱们平时养獒犬差不多!”蛊虫,就是自相残杀最终活下来的那一个,他们有着很强的攻击性,吞噬同伴来达到活命的目的,生性歹毒。湘西人养蛊的方法已经流传了千年,刚才那石台中爬出的毒蛇,就是蛊虫!我们俩在说话的时候也没有放松警惕,用手电筒一直照着四周,这间墓室了也有很多陪葬者,但中间却没有石台,我跟莫泽都长长的松了口气!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