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四十九章 中计(上)

第四十九章 中计(上)

3029 2017-11-23 10:33:52
“看这里。”我们顺着师公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两条竖线把三层贯穿起来,师公继续说道:“我今天进入看了一下,这两条竖线代表的是一个运输带用电启动的,可是直接从一层运到各个角落。明天走楼梯下去,太过扎眼,我们顺着运输带滑下去。”我和莫泽点头答应,师公指着地图上二楼最右边的房间说道:“这个就是我今天听到那个女孩哭泣的房间,没看清楚长相,不过很年轻的样子。”由于师公并没有见过闫雅芳所以不敢肯定,不过关押在这里的年轻女孩最有可能就是她了。今晚师公提前去探了点,发现每到12点多,苗家父子就会将村民从村落赶出,而苗家祖坟就只有苗小龙母亲一个人在,这对不熟悉地况的我们来说是个有利的条件。我们决定明天假借住宿住到村民家,依照他们对师公的敬重肯定不会拒绝,我们也刚好近距离观察一下村民究竟是如何被蛊惑的。转天,我们按计划来到了李小米家,师公以为曾多次帮助他家,所以在我们提出想借宿的请求并没有被拒绝,反而热情的款待我们。吃饭期间,李家老小都显得没有精神,双眼空洞无神,哈气连天。师傅问道:“怎么这几天没休息好?看你这么疲惫。”一句话戳到了李小米的心里,忙回答道:“老师傅,你可不知道,我这几天都跟睡不醒一样,平时我早晨五六点就醒了睡不着觉,现在睡到中午都起不来!”李小米的妻子也附和道:“对啊,原来我们村的老姐妹经常在一起搓麻将,现在也都好几天不打了,实在是提不起你精神,不知道是不是春困秋乏的原因。大师刚好趁着你今天在,给我们开几副宁神的药吧。”师傅一口应承下来,并从背包里拿出三副中药粉递给李小米让他们三人服下,不一会他们便扯起了呼噜声。我和莫泽一起将他们一家三口扶到床上,便坐在一起商量起来。师公说道:“昨天计划先取消,我们的先弄清楚村民这些异状是怎么造成的,解铃还须系铃人啊,我们贸然出手恐怕没法根治!”我担心地说道:“村里一共就这么多人,我们三个混进去太明显了。苗家父子跟他们一起生活这么多年,肯定一眼就会发现。”师公微笑着说道:“宁封啊,这个不用担心,刚才我给他们服的除了安神更加了一味静心草,他们今晚不会醒来了,我们只需要把他们暂且绑起来,然后换上他们的衣服混进去,就可以了。”做好了计划我们三个找个床就休息去了,这几天一直没有睡好觉,大家都是一沾床马上就睡着了。在醒来,夕阳也马上要落下了,这一段时间经历许许多多的诡异事情,人也变得特别感性。“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我旁边的莫泽也忍不住感慨起来。师公手里端着一碗面说道:“锅里就快没了,你俩继续感慨着吧。”被师公这么一说,我顿时觉得肚子咕咕叫起来,我和莫泽争先恐后的盛起面来,惬意的时光总是异常短暂,我们吃完饭服了师公给的醒蛇草,这种草可以帮助我们大脑清醒,不轻易被外界所控制。我们在院子坐到十一点钟左右,空气中突然弥漫了一层薄薄的雾,仔细闻来还有一股清香,像是某种植物的味道。师公趴在门缝上向外在看着。我听见门外传来了一阵阵整齐的脚步声,师公示意我们出门很上队伍。我们三个混进人群,眯起眼睛来,果然不一会又到了昨天晚上的后山。看来这个雾确实有迷幻的作用,不止是人连动物也没有声音,按理来说这么多人有过,家里的狗不可能这安静,所以最可能的是动物也被迷惑了。苗小龙不知何时走到了我的左边,虽然这里一片漆黑,我也化了妆,可我还是紧张的心跳加速。安静的仿佛能听见我心跳声,苗小龙显然注意到我这里,他刚伸手打算拽掉我的帽子,前面就有一个人摔倒在地上。苗小龙显然也吓得一哆嗦,这一下全部村民要是被吵醒就麻烦了。所以没顾得上我赶紧扶那个村民起来,莫泽冲我呲呲大白牙,不用想肯定是莫泽帮我。这时,从我们后面来了一个中年人,很是面熟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只是莫名的觉得眼熟。苗小龙见是中年人到来忙腰下身子鞠躬说道:“部长好。”只见中年男人轻轻摆了摆手说道:“怎么样了?找到合适的了么?”苗小龙毕恭毕敬地说道:“暂时还没有。”中年男人神色逐渐冷了下来说道:“不要和我玩把戏,你那个女朋友闫雅芳不是怀孕了么?里面也是你们苗家血脉,如果再找不到,就让她来吧!”苗小龙面色难堪的点了点头。“进来吧,给他们挨了测测骨髓型号,今晚务必给我搞定。”中年男人向外面说道。只见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抱着医疗箱进来了。为首的那个医生我曾在电视见过,还曾被评选为感动Z国的劳动模范,据说在骨髓配型这一块颇有研究。看的出来,他们对中年男人也十分尊重。苗小龙嘴里念叨着奇怪的咒语,一边轻轻摇着手里的铃铛,队伍向四边散开,像极了我们小时候做体操的阵型。村民统一像地面仰卧着,我们三个也立刻照做。我们一共被分为了6大队,莫泽在第2对,而我跟师公都分到了第6对。在苗小龙的控制下,村民一个一个都很配合,巨大的针管从后背关节处扎入,吸取少量骨髓又狠狠的拔出。眼看就要轮到莫泽了,我看见莫泽额头上都冒出汗珠来。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苗小龙见过莫泽,等轮到莫泽时苗小龙肯定会认出来。正在我心急如焚的时候,村里的喇叭竟然放起了“东方红”。虽然我们是在后山,可喇叭声依然震耳欲聋,村民的身子也明显一征。苗小龙知道村民肯能马上就会醒来,求救般的看向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冷哼一声说道:“这个莫野竟然追到这来了,看来我是小瞧他了。今天就先这样,明天再为怀念找合适的配型吧。”怀念?陈怀念?我终于想起来了他不就是陈怀念的父亲嘛,我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那天的他与今天气势完全不同,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把他们联系到一起。苗小龙如遇大赦,赶紧摇起铃铛嘴里念着符咒。村民也纷纷站起来跟他身后。走出山洞我明显看到莫泽也松了一口气,这么粗的针管子从关节插入可真不是开玩笑的,何况我们没有真的受控制,肯定要喊出声来,到时候我们之前所做的努力都白费了。师公给我们打了个手势,在快到村口的转弯处,我们顺势一滚躲到了草堆里。等人群走远后,带领我们直奔苗家祖坟。苗家祖坟在半山腰上,走了没一会就到了。师公打前阵,莫泽殿后,我在中间。这样排队的好处是,第一师公昨天已经来过,熟悉地形。第二就是我战斗力最弱,虽然之前接受了一些训练可与他们想必相差甚远。刚一进洞口,就听见苗小龙的母亲在哼着湘戏,应该是在三层唱的,传到我们这里就像鬼叫一般断断续续。仿佛女鬼般诉说自己的委屈与不甘。师公直接带我们走到了山洞的尽头果然出现了一道输送带。输送带距离山洞顶部有六七十厘米左右,加上我们三人都很瘦所以并不会出现卡住的危险。我们躺在运输链上顺利的到达了二层。映入眼帘的就是二十几个房间,仔细听来并没有声音。我们分头行动,我连续来了几个都没有人,这时莫泽轻声呼唤道:“找到了,她在这里。”我走过去一看果然是闫雅芳,可她一动不动,师公上前摸了摸她颈动脉转身对我们说道:“还活着!”可刚才倒地不动的闫雅芳突然坐起来拿着一根银针直直插入师公的颈后。由于我们没有防范,让她一时得逞,师公重重倒了下去。莫泽最先反应过来,一脚冲着闫雅芳就去了,谁知道我们两个突然脚下一空,掉到了三层一张巨大网把我和莫泽裹起来。我想挣扎可越挣扎网拉的越紧,莫泽冷静下来说道:“宁封,我们中计了!”“哈哈哈,不费吹飞之力就抓住了你们三个真是幸运啊,不是喜欢多管闲事么?宁封,在大学的时候我还要感谢你,要不那么多追求你得女生,你自己不好意思去拒绝,我还没有机会约她们出来。哎,对了,你猜猜谁被炼的最好看?啊哈哈哈……我顿时明白了,以前那些女生给我写情书我不好意思拒绝,总让苗小龙给她们托话。没想到他竟然把她们骗有炼尸了,愤怒让我失去理智,我真想出去杀了他!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