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三十七章 古怪的壁画

第三十七章 古怪的壁画

2822 2017-11-20 14:18:13
刺眼的光芒渐渐黑暗下来,之前我见过莫泽使用过一次闪光弹,不过亮度很小,这次我眼睛都感觉到了焦灼感。  我抬头看见那个高个男人已经爬到了船顶,上面隐约有一个一人高的入口,高个男人探进身子五分钟左右又爬出来招呼我们上去。  女孩本来想让我留在外面,可我觉得自己现在在外面更加危险,加上没有照明工具,我更不敢独自在这诡异的地方停留,所以我坚决要跟着他们一起。  原来看高个男人爬起来很简单,等轮到我自己的时候却不是那么回事了。我爬到一半就没有力气了,女孩让他们三个把我拉了上来。  我们把绳子绑在船的顶部,女孩试了一下力度,我们依次顺着绳子滑落在船内部。“哇,这里棒极了,Sylvia南。”高个男人惊呼道,女孩点了一下头表示认同。原来他们会说中文啊,刚才肯定是怕我听到什么所以不说中文。女孩叫Sylvia南,真的是一个特别的名字,不过很适合她,森林的少女。船内部分为上下两层,风格很像东汉时期的建筑。据我所知,东汉时期高台建筑日益减少,楼阁建筑逐步增加,并且大量使用了成组的斗拱。  整个船体靠着七个巨大的柱子支撑起来,上面用黄金镶嵌,每根柱子上都雕刻着飞龙图案。整体以红色和黄色为主。  船的四周堆满了金银珠宝,让人离不开视线,纷纷朝珠宝走去。我也幻想着要多装些珠宝,等找到林飞雪后,我们一起出去享受荣华富贵。  “啊!”突然腿上传来一股刺心疼,低头一看,原来那两只小花蛇分别缠在我两条腿上。我突然感觉到清醒,转身一看他们还在流着口水朝珠宝走去,满目尽是贪婪之光。  我赶忙跑过去拉住Sylvia南,而她依然双眼放毫不不理会我。情急之下,我只好重重朝她胳膊上咬上去。Sylvia南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脚把我踹到在地上。  Sylvia南看着她三个成员的动作反应了过来,拔出枪对天“砰,砰,砰”的三声。那三个外国人也缓过神来,纷纷跑回Sylvia南这里来。  “这里可能有致幻的东西,导致我们迷了心智。”大高个说道。Sylvia南环顾四周说道:“你们看那些珠宝的后方都躺着一些背旅行包的尸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的空气含有致幻蛊,而那些珠宝上涂满了剧毒。我们刚才险些着了道。”大伙面面相觑,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Sylvia南又说道:“Jeremy把防毒面具拿出来,我们一人一个,赶紧去楼上看看。”  语罢,那个叫Jeremy的男人已经拿出了五个防毒面具,我学着他们的样子戴了起来了。  依然是大高个打头,Sylvia南走在最后。楼梯是用沉香木雕刻而成,即便我带着防毒面具依然能闻到一股清香的味道。  到了二楼,更确定我之前的猜想,这确实东汉时期的建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七具青铜棺材,每个棺材有一个小孔,不知道是干嘛用的。七具棺材刚好围城了七斗星。一块块石碑将棺材围绕起来,上面写着繁体文。  Jeremy一边看一边翻译道:“这上面记录着一个叫窦宪的将军,东汉名将,公元91年,窦宪率军在金微山大破匈奴军,此战之后,北匈奴被迫西迁,从此匈奴作为一个独立的游牧王国在汉朝不复存在,而窦宪将军在后来的战斗中牺牲,皇上追加其谥号平西王。由于尸体腐烂,遂御赐黄金铠甲代替尸骨安葬。”  Sylvia南紧接着说道:“看来就是这里了,七具棺材只有一具是正确的,剩下的都是九死一生。cathedral glass看你了。”最后一个带墨镜的男生叫cathedral glass,只见他摘下墨镜,把眼睛放在小孔上方聚精会神的观察起来。大高个男人则提着一个激光灯不停的变换着角度隔着棺材像里面照射。cathedral glass将七具棺材依次观察后转过身冲我们摇了摇头。我这才看清,他两只眼睛颜色不一样,一个是褐黄色,另一个确是深蓝色。异瞳猫我见过不少,可异瞳人我却是第一次见,据说猫之所以能在黑暗中看得清楚事物是因为猫眼睛内部有一层聚光用的薄膜,而且在夜晚瞳孔会扩大以尽量的捕捉光线,所以猫才能在夜间看清东西,前提是必须有微弱的光源,如果一点光没有那猫也是什么都看不到的。我想cathedral glass可能拥有猫眼。  这时Jeremy有些不耐烦的说道:“那你们说那玉简能在哪里?我们这都去了第三个古墓了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要我说根本没有什么终极,他们是在骗我们。”说罢便赌气般狠狠踹想石碑。  我心中大惊,他们原来再找玉简。我摸了摸裤子确定玉简还在。我不知道他们说的终极是什么意思,本能告诉我,我有玉简的事绝对不能给他们,否则肯定是灭顶之灾。“哗…啦…啦……”突然,每块石碑向前移动两米,都露出给黑黝黝的洞口,刚好将我们五人围在中间。“这是八卦阵。”Sylvia南解释道。  乾三连,坤六断,震仰盂,艮覆碗,离中虚,坎中满,兑上缺,巽下断。  Sylvia南看了一下手表说道:“现在是晚上两点半,在古代属于丑时,生门在坎,我们进北面这个洞口。”说完,Sylvia南便率先钻了进去。我朝下面一看,底下灯光十分昏暗。  Jeremy学着大高个人男人的样子拉响了一个闪光弹,没想到因为顶部太矮还没有及点亮就立刻反弹但我们身边。  我感觉我的头发,眉毛都已经烧着了,眼睛也被强光闪的睁不开眼,脸上有种火辣辣的感觉。  最惨是cathedral glass,后来Sylvia南告诉我cathedral glass因为从小是异瞳,他父亲让他待在黑暗处像猫一样找东西,一直到他15岁才第一次带着强光墨镜看到了阳光。而那颗闪光弹闪瞎了cathedral glass的眼睛。  “啊,我的眼睛!”在我后面的cathedral glass大叫起来,我转过身眯起眼睛勉强能看见。只见cathedral glass的眼睛留下一条条触目惊心的血痕,他布满血迹的双手不停的抠着自己眼睛。  Sylvia南从最后面冲上来抱住cathedral glass,防住他再进行二次伤害。  “快帮我按住他,快!”Sylvia南大声的向我喊道,我这才反应过连忙按着cathedral glass的手,Sylvia南则在cathedral glass的背包翻出一个装满乳白色液体的瓶子朝他眼睛一遍一遍的擦洗。  cathedral glass的眼睛终于不流血了,他只是小声的不知道在祈祷着什么,像念经一样,让我心烦意乱。  Jeremy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也不再抱怨,cathedral glass的眼睛受了很严重的伤肯定不能再继续下去了,Sylvia南作为领队让大高个他们先抬他出去,决定独自前行。  而我还没有找到林飞雪,所以选择跟着Sylvia南走在他们走后。Sylvia南对我说道:“前面危险重重,你既然决定要前行那就要听我指挥,否则神仙都救不了你。”说完,Sylvia南递给我一些食物,和一个手电筒,一些电池。  我们继续前行,发现前面已经是死路了,想转过身回去,却发现来时的路已经不见了!四周都是厚厚的石壁,我用手敲打着墙壁发现并不是中空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经历的多了,不像以前那般惊恐了。我打开手电发现身子两侧摆放着许多陶瓷罐,我还没有从上面的“人酒”中缓过来,潜意识中对陶罐有很深的恐惧感。Sylvia南用刀墙壁上刮着什么,不一会就露出了一幅幅壁画。第一幅图是一个小孩穿着红肚兜,大约七八岁的年纪,有人在给他头上戴了一个陶瓷罐。第二幅图是每天都有专门的人从陶瓷罐的底部送进去很多美食让小孩食用。第三幅图是带着陶瓷罐的男孩在跟一个个妙龄少女行房室。第四幅图是男孩的脖子已经堵死了陶罐口的,食物再也塞不进去了。我也帮着Sylvia南一起刮了起来,几分钟后,完整的壁画终于暴露在我们。我被壁画的内容深深地震惊起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