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三十五章 误入禁区

第三十五章 误入禁区

3107 2017-11-20 14:17:54
林飞雪怎么在那车上?我努力控制着才没有发出声音,那男人左右看了一下确定没人才上车离开了。我颓废的坐在地上,如果车里的人是飞雪,那打晕我的人应该也是她。可她不应该和莫家叔侄在凤凰山么?如果不是她,世间又怎么会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  头疼的更加剧烈了,我走了三四里地终于看见了出租车。回到宾馆,我洗了一个澡便沉沉的睡过去。梦里的我又回到了钟齐寿的木屋,而林飞雪留在我身边,我却看不清她,仿佛打上了马赛克。我想问她,可我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醒来已经是中午了,外面又是灰蒙蒙的一片,稀稀啦啦下着小雨。我坐车去凤凰镇,却被告知雨天山上路滑,什么时候发车还不一定。我百无聊赖的听着旁边的两个农妇聊天。“你知道么?俺们村的那个王彪子听说是被僵尸咬死的,听俺家男人说,王彪子的血算被吸干了,脸色青的像黑猪肝一样。浑身没有伤痕,只有脖子上有两颗很大的窟窿。”其中一个农妇说道。  另一农妇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说道:“啊,不会真的有僵尸吧,那天我还见到他从山上挖回来一个罐子,本来想喊住他,谁知道他跑的那么快。”  如果放在以前我肯定会嘲笑两个农妇无知,可现在我却十分相信,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不经历永远不信!  “雨停了,去凤凰镇的抓紧上车买票。”司机大声喊道。  我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8点了,不知道到那里需要多久。但没办法,我今天要是不上车,明天土路更加泥泞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了。  加上我和司机一共8个人,刚才坐在我旁边的两个农妇也在这趟车上,那她们刚才讨论的事情难道就是发生在凤凰镇的事?我不由的担忧起来。  我前面坐着三个流里流气的男孩,右面坐着一个女孩,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俊俏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这辆大巴有些年头了,风不断的从窗户灌进来,虽然是盛夏可山里的天气不比城市。那女孩仅仅穿着一件短袖,已经瑟瑟发抖双手抱着胳膊不停的搓起来。  见状,我从包里拿出一件我的冲锋衣递给她,防寒保暖。她抬头看了我一眼,满眼的诧异,随后接过衣服轻声的向我道谢。  我微笑了一下表示小事一桩。  “看你不像本地人,也是来这里旅游么?”女孩看我大包小包的好奇问道。  “没有,我去找我师傅,他们就住在凤凰山上。”我回答道。  “你是说凤凰山上的道馆么?”  “是的。”“那里有个姓莫的师傅,人很心善,经常免费帮助我们做一些法事。”我说那是我师父。  女孩看我是莫师傅的徒弟对我放下了戒心,知道我今晚没地方住便邀请我去她家。在交谈中,我得知女孩叫陈怀念,母亲在她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她跟父亲一起长大。  这里的山路很陡,有几次我都感觉要坠落悬崖了,还好每次都是有惊无险。她们好像已经习以为常并没有什么反应。  到凤凰镇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镇上一片漆黑,连路灯都没有。我们拿出手电筒照亮,不一会就到了女孩家。  “阿爸,我带客人回来啦,他是莫师傅的徒弟。”女孩说道。  这时从里屋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快坐,快坐,饭马上好。”中年男人客气的招呼道。  不一会,中年男人端上来三个特色湘西菜。第一个是辣椒炒灌肠,本地人称之为血粑,用猪大肠灌满,用猪血搅拌的糯米,像大根大根的香肠一样,炒的时候稍微焦一点,就用大蒜叶跟红辣椒炒。  第二个菜也是我最爱吃的湘西的腊肉,肥瘦一起切成大片大片的,用干红椒和大蒜叶炒,下饭的极品。据说需要挂在厨房,每天用烧水做饭的烟熏至少三个月才可以吃。第三个菜糯米酸辣子,用糯米和辣椒做的东西。中年男人介绍道:“这个菜有粉状和块状两种,块状用油煎成块,多加点盐,非常好吃,粉状的就是我们今天做的这个用油炒,红艳艳的,好吃极了,你尝尝。”嗯,入口真的香滑又带走一种独特的酸辣味。我足足吃了两大碗米饭才停下来。  饭后,陈怀念带着我来到后屋,说道:“宁大哥,你先在后屋将就一晚吧,我已经帮你铺好床铺。”  第二天,我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这是我最近睡得最舒服得一次,也是唯独没有做噩梦的一次。  我来到院里洗了一把脸,发现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我的中午饭,下面还压着一张留言条:宁大哥,我和阿爸去田里除草去了,饭已经做好。  我匆匆吃完饭,向山上走去。走到半山腰,就看到林飞雪站在山崖上不停的张望着什么,我悄悄从背坡快速的爬了上去,蹑手蹑脚的走到她身后想吓唬她一下。  谁知,她竟然一脚踏空向后仰去,我急忙抓住她的手,结果由于用力过猛我们一起摔下了山崖。还好下面有很多松软的树,几次减速后终于停了下来。  看着怀里的飞雪我充满愧疚,觉得自己玩笑开大了,而惊魂未定的飞雪在看清是我后破涕而笑。万幸我们都没有受伤,只是擦破点皮。  看着眼前飞雪,我不禁有点恍惚,我在心里不禁问道:“飞雪,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呢?”  我们本想顺着悬崖攀爬上去,可无奈山崖太过于陡峭。我们只好先下山,本来十几分钟的脚程,我们走了两个小时还是没有到达。  “宁封,这里不对劲。”飞雪提醒道,我抬头发现我们好像又回到了原点,我们至少走了有一个小时,可刚才掉下来压断的树枝却在我们的前方两米处,这也就是说我们一直在原地踏步!  想到这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这是鬼打墙么?太阳也就剩下一丝余晖,这里又这么诡异,如果我没有记错前面不远应该还有一个山洞,我们先去那里过夜,等天亮在想办法出去。  走了大约两分钟,便看见了山洞,里面竟然有一些木材和一个旅行包。看来我们并不是第一批被困在在这里的人。我用木材简单的堆放了一个火堆,然后点燃。  火光不算太亮,只能隐约看见我们周围,稍微远一点都是一片漆黑。我发现木材不多但足够我们今晚要用的。野外火是重要的求生资源,既可以驱寒保暖也可以帮我们抵御野兽的入侵。  我坐下来,打开旅行包发现里面只有一个用牛皮纸包裹着的日记本和一个没有子弹锈迹斑斑的手枪。  日记本正前面写着《1956年凤凰古迹考察笔记》,落款人是林峰。  1956距离现在60多年了!背包的主人恐怕早已经遇难了。我翻开第一页是一张黑白照片的合影,里面七男三女站在凤凰山顶拍的,满脸笑容散发着青春与活力。  日记第一页记录道:牛萌萌真是一个可爱的姑娘,笑起来像春天带着芬芳。今天是我们准备进古墓考察的第一天,我一定不会辜负党和人民的嘱托,保证完成任务。就是老马一直在说耳边说什么清早遇乌鸦叫,是不好的兆头,让我们不要前进了。要我说他这就是封建迷信,我们就是要破除这些。世界是唯物主义论的,马克思教育我们说……  这里难道真有一个古墓?那我们被困住的阵法应该也是保护古墓不被破坏的而建立的,要是这样的话,我们更难凭自己走出去,想到这里,我连忙翻到最后一页想看看他们有没有找到什么出去的办法。  最后一页只剩半页上面写到:它来了,它来了,我们都跑不出去的,牛萌萌等着我,我也来了!  剩下的半页不知道写了什么已经被撕掉了。我感觉深深地绝望,他们一共十个人,还是专业考古也被困住,何况是我们呢?  林飞雪看我脸色不好,走到我身边轻声问道:“宁封,你怎么了?本子上写了什么?”  我不想再让飞雪担心便说道:“上面记载了一些唬人的小故事,我刚才看的有点入迷了,吓到你了吧?”我装作满脸歉意的说道。  果然,飞雪听完连忙说:“那就别看了,这个地方已经怪吓人的,你再看那些岂不是更恐怖!”  我点了点头把日记本重新放回了旅行包,不一会飞雪靠着我睡着了。我看着外面漆黑一片,又想到日记记载的一切,让我难以入睡,决定明天一早我就要带飞雪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  不知不觉我也睡着了,感觉有人在摇我的胳膊,我睁眼一看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准备问飞雪发生什么了,她见我醒来立刻捂住我的嘴,趴在我的耳朵上悄悄说道:“有动静。”  这荒山野岭哪里会有人,我听着外面的风声呜呜咽咽,仿佛是有谁在哭泣,可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我以为飞雪太紧张了,准备重新点火安慰一下飞雪。谁知,飞雪更加紧张的抓着我的胳膊。  我抬头一看,洞口,竟然有人!不,那不是人是……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