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八章 月下凶影

第八章 月下凶影

3006 2017-11-06 10:33:18
夜色之下钟齐寿背对着昏黄的灯光,我们没太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但被一个人这么怔怔的盯着,我心底还是忍不住冒出了一丝寒意。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我慌忙站起身来,干笑着问道:“钟师傅,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啊!”林飞雪似乎很害怕钟齐寿身上那股怪味,坐在竹凳上只是转头看着他。想起下午钟齐寿背尸体的那一幕,我也有些紧张,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面对着一个处处透着诡异的老头,我脑海中忽然闪过了电视里面出现的场景:一个满脸凶狠之色的杀人犯,手中提着一把血淋淋的斧头,在他的脚下躺着一片残血不堪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睡不着,出来坐坐!”钟齐寿那阴沉的声音忽然响起,在这诡异的安静之中更显恐怖,我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干笑着说道:“那钟师傅您坐,您坐!”见钟齐寿拉开木门走了出来,我壮着胆子将竹凳递给了他,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我刻意的多看了两眼,发现钟齐寿跟平常没什么区别,额头上布满皱纹,眼窝深陷,鬓角斑白,枯瘦的胳膊缩在灰色的外套下,跟那些风烛残年的老人没什么两样。不经意的抽动了一下鼻子,我的确闻到了钟齐寿身上的那股怪味,连忙后退了两步跟他拉开了距离,靠在院中的枯树干上我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问道:“钟师傅,那三阳草我们已经找到了,我朋友应该很快就能醒过来吧?”眼下最要紧的就是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可苗小龙跟闫雅芳还在昏迷之中,他们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这关系到我们是否能尽快赶到离这最近的下洼村。钟齐寿在那竹凳上坐下,捶了下自己的肩膀淡淡的说道:“想要解冰蚕蛊不难,有了三阳草你朋友不会有什么大碍,明天应该就可以醒过来了!”钟齐寿面色似乎有些疲惫,伸手将外套紧了紧,转头看着我问道:“你们去找三阳草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怪事?”“怪事?这地方能有什么怪事?”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林飞雪却抢先开口回了一句。在坟地之中遇到僵尸的事情林飞雪可没敢跟钟齐寿讲,那两个警察看起来也格外神秘,我更是没敢提。“没有就好!没有就好!”钟齐寿从衣服下面摸出了旱烟点上,吧嗒吧嗒抽了两口。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感觉到周围空气中弥漫起了一股淡淡的香味。这香味我下午闻到过,不像是香水,我也说不出名称,一边在竹凳上坐着的林飞雪似乎也闻到了这股味道,缓缓起身走到我身边打了个哈欠说道:“宁封,我有点困了!”此时天色已晚,山中的凉风吹的我也有些发冷,看见林飞雪脸上露出了倦容,我开口对钟齐寿问道:“钟师傅,那我们先进去休息了,天有点凉,你也早点睡!”钟齐寿轻轻点了点头,拿起旱烟指了指旁边的一间木屋说道:“我们这地方简陋,那房间里面有床,你们今天先迁就一夜吧!”打开简陋的木门走了进去,林飞雪随手将木门给关上,搬了张木椅在后面堵住,看了一下周围后,给我要了打火机将屋内的油灯给点了起来。这木房的确很简陋,四周连个窗户都没有,地上铺了不少稻草,除了两张木椅和布满灰尘快要散架的木桌之外,挨着墙的还有一张“棺材板”。“天气这么冷,总要拿张被子吧!你把门给堵上干什么?”转头看向林飞雪,我没敢在那棺材板上坐下,疑惑的看着她问道。“那钟齐寿的东西咱们可不能用!刚才在他抽烟的时候你没闻见那股怪味吗?”林飞雪压走到我身边,压低了声音警惕的说道。“怪味?好像是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我还以为只有我自己能闻得到呢!原来你也闻见了啊!”我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看见林飞雪脸上一片凝重之色,不由得也放低了声音。刚来到钟齐寿房子的时候我也闻到了那股香味,只是过了没多久那香味就消失了,我还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所以并未对林飞雪提起过。“咱们来的时候苗小龙还好好的,为什么刚来到钟齐寿的家里,他就中蛊了?”林飞雪直勾勾的看着我,在房间里那昏黄的灯光之下,她十分冷静的给我分析道。“你是怀疑……钟齐寿或者是钟小灵给苗小龙下了蛊?”我轻轻皱着眉头,有些疑惑的冲林飞雪低声问道。“嗯,不光是给苗小龙下了蛊,你表哥恐怕也是中了他们的套了!”表哥的病跟苗小龙的确如出一辙,而且这里跟我表哥所说的地方相距不是很远,听林飞雪这么一说,我也开始怀疑了起来。这湘西密林之中很难碰到住户,表哥是否遇见过钟齐寿这个我不能判断,但他的病很有可能跟这冰蚕蛊有关系。苗小龙也说过,方圆十多里内也只有钟齐寿这么一个可以住人的地方,如果表哥真的来这里歇过脚,那林飞雪的怀疑也不无道理。“咱们现在先别想那么多,好好睡一觉等明天苗小龙醒了,我们就尽快离开这鬼地方!”我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铺在了那棺材板上,眼下只能在钟齐寿这里过夜,就算对他们有所怀疑,但我没得选择!“你让我睡在这棺材板上?”“你看……这木房里面还有能睡觉的地方吗?”我耸了耸肩,苦笑着看向林飞雪问道。“我可睡不着!你睡上面吧,我盯着钟齐寿!”林飞雪搬来另外一张木椅,擦了一下上面的灰尘,坐在了房门旁边,隔着一条缝隙朝着外面看了过去……坐了几个小时的车,还走了那么久的路,刚才更是在坟地里面转了一圈,我一个大男人都有些疲惫了,林飞雪却还要逞强,我实在有些不忍。将外套从棺材板上拿下给林飞雪披上,慢慢说道:“你不想睡那棺材板,就在椅子上迁就迁就吧,我来盯着就好!”林飞雪的确有些困了,一开始还百般拒绝,但半个时辰之后,却靠在椅子上进入了睡梦之中,我背对着木门在另外一张椅子上坐下,看着那泛黄的油灯,摸出一根香烟来狠狠的抽了两口,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今天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闫雅芳被蛇咬伤可以称得上是意外,但苗小龙中蛊昏迷这件事却实在有些反常了!林飞雪的分析不无道理,跟苗小龙一路走来,我都没发现他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刚来到钟齐寿家里没多久他就中蛊了,难道真的是被钟齐寿或者是钟小灵下了套?而且坟地里出现的那两个警察也相当“可疑”,谁会在半夜里面跑到满是棺材的坟地里查案?看见“僵尸”的时候也并未太过紧张,似乎早就有所防备一般,在我和林飞雪离开的时候他们还往禁地深处走去,这未免也有点太反常了。刚来这里的第一天就遇到了种种怪事,淡淡的烟味刺激着我的神经,加上一阵阵倦意袭来,无边的安静之中我的脑袋一片混乱,诡异的气氛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看着那木桌上泛黄的油灯,我缓缓闭上了眼睛……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忽然听见了一阵响动,睁开眼之后面前一片漆黑,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紧张的想要起身,旁边却忽然伸出来了一只手掌,轻轻的摁在了我的肩头。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房间内,被人轻拍了一下肩膀,吓得我心脏差点跳出来,刚想失声喊叫,耳边却忽然响起了林飞雪的声音:“别说话,外面有动静!”重重的喘了两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安,我小心翼翼的转头看了林飞雪一眼,无边的黑暗之中我只能看清楚她身体的轮廓,就在我想跟她说话的时候,外面又是一阵咔嚓声响起,我慌忙转身隔着细小的缝隙朝着外面看去,发现一个人正拿着手电拖着重物准备离开小院。“是……是钟齐寿!”我压低了声音抬头朝着林飞雪问道。外面虽然光线也不太好,但此时却有月光透过云层露出来,钟齐寿佝偻着身体,拖拽着一个“东西”正快速移动,摩擦地面的声音在安静的夜色之中显得格外恐怖。当钟齐寿走出枯树的阴影下之后,我才看清楚他拽着的是什么……一个睁着眼睛的女子!这女子被拽着头发,却没有一点动静,双眼空洞的睁着,虽然有一百多斤,但弯腰拽着她的钟齐寿却看起来相当的轻松,没几步就走出了院子,往下午那山洞的方向走了过去……月色之下钟齐寿很快就没了踪影,林飞雪和我都吓得不轻,瘫在椅子上互相看了一下,林飞雪呼吸有些急促的问道:“刚才你看清了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