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四十八章 同校的女尸

第四十八章 同校的女尸

3003 2017-11-23 10:33:37
莫泽率先从坟地爬出去,我紧跟他。外面的月光特别惨淡,坟场太过于安静,风声与小动物的叫声仿佛都销声匿迹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我们绕过人群轻声跑到背坡上,匍匐在树下。突然看见从村落中走来一个健壮的中年男人,手里还拿着一个铃铛,等他走近我定睛一看竟然是苗小龙的父亲。只见苗小龙的父亲拿出铃铛在手中有节奏的摇动起来,一边嘴里念着咒语。周围的人群瞬间停住,空气仿佛窒息了一般,等苗小龙父亲走到最前面的时候人群也开始跟着他向前走去。  以前我见到苗小龙父亲一面,光面像来看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不是亲眼所见,我绝不会把他跟诡术联系起来,看来迷雾越来越多了,等待我们做的事情也更多了。他们去的方向是后山,我准备跟上去一探究竟。我站起身准备招呼莫泽跟上,可莫泽却突然按住我的肩膀让我动弹不得,并示意我前面有人。我顺着莫泽指的方向看去,发现确实有一个男人从旁边的树林中走出来,一边走一边左右看着,很是谨慎。要不是莫泽说,我真是很难发现。  那个男人突然转身看向我们这边,他竟然是那天在表哥家门口跟踪我的人,我的脑海里瞬间乱成浆糊,我努力甩了甩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莫泽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表示安慰,我点头微笑表示我可以的,先干正事。那个男人也是朝后山走去,我们悄悄跟着他,他直到后山才停下来,继续前面张望,见没有人便打开脚下的一块板子,钻了进去。这洞口竟然隐藏的这么隐蔽,不是跟踪他真是很难发现。我和莫泽朝洞口慢慢爬过去,把耳朵放在洞口上,隐约能听里面有人在说话,听着像三个男人。  男人A说道:“上面来了命令,之前送来的女孩暂时不要动,老大说后面还有用的着她的地方。你家已经被警察盯上了,最近可要小心。”  男人b声音很熟悉,就是苗小龙,他说道:“嗯,本来一直做的很干净,谁知道竟然会翻在几年前那个丫头身上!”  男人c接话道:“小龙,你不是说她是孤儿么?而且你们学校那边不是已经解决完了嘛,那又是谁报的警?”苗小龙说道:“谁知道呢,反正警察也拿不出证据,她的尸体八成连骨头都被平川道士练成渣了吧!”我深深地震惊了,没想到真是他搞得鬼,我和苗小龙是大学四年室友,虽然不算多了解,但也算很熟悉了。四年的朝夕相处,没想到他竟然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平时看着他对闫雅芳百依百顺,十分关心,这扮猪吃老虎真是不简单!  苗小龙继续说道:“闫雅芳已经怀孕了,能不能放过她?我保证她不会乱说的,而且如果她一直消失,她那个闺蜜肯定会报警,到时候更麻烦!”  男人A冷哼一声说道:“你们苗家是听不懂组织的命令么?她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怪不着别人。而且死人是最安全的,至于她那个闺蜜嘛,我们自有办法。”  苗小龙不甘心继续说道:“我们苗家从来都是对组织忠心耿耿,可这次真的是个意外。而且她怀的是我的孩子,也就是我们苗家人,她肯定不会害我们的。给我几天时间我肯定能搞定!”  男人c接过话来说道:“小龙,我们不要因小失大。成败在此一举了,现在最重要的不是闫雅芳,而是你那个室友!那天他从咱家离开后,我检查摄像头发现他们半夜起来了,应该是听到我们对话了,直到我回家取东西才又回卧室。不知道他们掌握了多少!”  男人A恶狠狠的说道:“管他掌握多少直接干掉,发生意外谁也承担不起。”  苗小龙沉默了一会说道:“宁封倒是好对付,可他有那莫家叔侄保护,很难近身啊!”  男人C说道:“这还不简单,反正他还不知道这些,你明天约他到家里来说闫雅芳找到了,他肯定会带着林飞雪一起来,到时候我们在空气中下药不就完事了。”  男人A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去了,该说话我都说了,如果出现任何问题,我想你们比我更了解组织会怎么做!”  莫泽立刻拉着我向后面的树上躲去,不一会,那个男人就从洞里出来。苗小龙和他父亲也紧随其后,男人观望了一会看并没有人就转身朝村子走了。而苗家父子也向前面山洞走去。  我们从树上下来跟在他们后面,刚走到山洞门口就看见一排排村民坐在桌前不知道在吃着什么,一个个都闭着眼睛,一脸享受的样子,看着诡异万分。  苗家父子看了看手机,时候不早了,便又摇起铃铛,又带着村民往村落走去。他们走远后,我和莫泽一起进了刚才村民呆的洞口,发现这是一个长约20多米,宽6米的长方形山洞。  山洞上方挂着一排排铁钩,上面不知道挂的什么肉,黑漆漆的一团团。我们往最里面走去,一股恶臭向我们袭来,甚至有些辣眼睛。我们顺着气味寻找来源,发现山洞最里面有一个像浴缸一样的物体,里面用白色的液体泡着一具巨人观!  这是是高度腐败的的尸体,由于全身软组织充满腐败气体,颜面极其肿胀,眼球突出,嘴唇向外翻着,舌头也伸出变厚。腹部形成膨胀。整个人呈球形。里面还有蛊虫再爬动,一会从眼睛进来又从耳朵爬出。要不是因为尸体头发很长,男女都无法辨认。  莫泽强忍着恶心用匕首戳着尸体上衣口袋,发现有一个纸片类的东西,便带着手套准备进去掏出来,谁知,由于尸体腐败太严重,皮和衣服已经融为一体,那掏出来的半张纸还连着女尸的一片皮肉,黄油油的脂肪不断的向外淌出。  莫泽的手套与纸片粘在了一起,莫泽想要摔下来,可竟然把尸皮甩在了我的脚上,我再也忍不住冲到外面,“哗哗”的吐了起来。  过了一会我终于觉得胃里空了,整个人也好受多了。便用树枝将人皮挑掉,并抓起一把沙子撒到鞋面上,想要沾掉这恶心的气味。  弄好这一切,我重新走近山洞。只见莫泽正蹲在地上拿匕首来回拨拉着什么,听见我回来便招呼我过去说道:“宁封,你看着学生证么?“我走回去一看确实是一个学生证,我用匕首剥开封面的黄色液体,隐约能看出来是中南大学的字样,这是我的校友啊,不禁感叹道。里面被尸水泡的太久了根本分辨不出来专业和名字。  洞口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我和莫泽躲到黑暗处观察着。可门外的外的人并没有进来,只是有三声奇怪的鸟叫。莫泽立刻走了出去,原来是师公来了。  师公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么?”我大概向师公阐述了刚才所见所闻。师公沉思了半分钟说道:“和我料想的几乎一样,刚才我去了苗家祖坟,发现里面有很多尸体,但并不是本村村民,我怀疑为他们在拐卖人口炼尸!”  社会中的黑暗面随处都在,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川一角。记得我在大学的时候无意中进入过一个外国的黑网,里面就有很多杀人比赛,还有各种各样的人口交易。那些被拐卖的女人沦为妓女,那些强壮的男人被关到海岛种茶搬砖。而那些小孩也被需要器官的买主做活体移植。  本以为那些都是虚拟的,可这真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还是让我不寒而栗,朝夕相处的室友竟然就是杀人恶魔!  “我们先回道馆去,明天我们再回来!”师公对我们说道。我们趁着夜色,回到了凤凰山道馆。飞雪听见动静立刻开开门走出来迎接我们,看得出来她也一直没有睡觉,一见我就问道:“怎么样?闫雅芳有消息了么?”我知道她心急如焚,忙拉过她的手轻声安慰道:“放心吧,虽然暂时没有消息,但我敢肯定她还活着!”飞雪轻声点了点头,帮我们去倒了几杯水过来。  我们围着桌子坐下,师公拿出一张手绘地图说道:“这个是苗家祖坟的地形图,总共有三层,虽然不大,可地形复杂,今天要不是意外在苗家找到这个,我恐怕都要跟丢了。”  我仔细看起地图来,一共三层。第一层就是简单的放苗家祖先的棺材的地方。可从第二层就开始变得奇怪,有大大小小的隔间20多个,如果按着平方米算每个房间都不变6平方米,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而且只有一个通道,这不利于我们的明天的隐藏。第三层分为两个部分,左面是一个巨大的绞肉机,右面则是一个焚化炉。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