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六十章 王婶子

第六十章 王婶子

2955 2017-12-05 17:13:21
 我帮Sylvia南换了一身衣服就出去了,莫泽刚好从外面进来。看见我说道:“宁封,他们怎么会突然走了?你是不是答应他们什么了?”我知道莫泽说的是玉简,这里人多口杂也不方便进一步讨论,我就只告诉莫泽答应陪他们去一个地方。  被我们打晕的向导应该是刚醒来,迷迷糊糊的从屋里走出来,一看见莫泽吓了一个激灵,转身就跑。我跟莫泽相视一笑,Sylvia南的手下也一个接一个的回来了。不一会,村长带着很多村民来到我们的驻地,他应该是以为我们救了他们村不断的向我们表示感谢并送了很多食物给我们。  到了傍晚终于送走了他们,这几天大家都没有好好吃一顿饭,一下子送来这么多美食,我们敞开了吃。莫泽走过来递给我一个鸡腿,我刚想感动却发现他竟然抱了一整只鸡自己吃起来了。  里屋的Sylvia南应该是被我们吵醒了,走出来看了看我们,阴沉着脸对我说道:“宁封,你给我进来!”说完就转身回到里屋。  我有点蒙圈,明明是我救了她,她总是一副我欠她多少钱的样子。算了,帝白圣雪还在她手里,我只好屈服一下了。我刚一进屋,Sylvia南立刻将门反锁,我吓了一跳说道:“你要干嘛?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不感谢我就算了总不能恩将仇报吧?”  Sylvia南低沉的说道:“我让你救我了么?是你自己自作多情。我的衣服是不是你给我脱得!”最后一句她几乎喊了出来,门外的声音也安静了很多。Sylvia南自知声音太大了也不知声,只是盯着我。  被Sylvia南盯得我只发毛,只好缴械投降。“是我,可我那是为了给你包扎伤口,我怕你身上还有看不见的致命伤口。”我实话实说起来。Sylvia南竟然脸红了,有些害羞的看着我说道:“那你觉得我身材怎么样?比你家林飞雪好多了吧?”  咳咳,女孩子的关注点也太奇怪了吧?我不愿意理会这个问题,Sylvia南可能也觉得问的有点过分了,随即恢复正常神情说道:“对了,宁封你答应他什么了?怎么会突然把我们都放了?”我把跟莫泽说的话又跟Sylvia南说了一遍。  Sylvia南沉思片刻说道:“宁封,我陪你去!”说实话听她这么说,我还是有些感动,尽管我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是什么目的,就是单纯的觉得她不会害我。  我向Sylvia南打听起来他们起来:”你和他们认识?他们好像对你很了解?”。Sylvia南冷哼一声说道:“他们也配跟我们相提并论,他们就是一些大老虎(官场)养的狗,为了终极不择手段。”  “那终极到底是什么啊?”我这是第二次听到这个词,Sylvia南说道:“具体我也说不清楚,据说这东西有起死回生之效果。”放在以前我可能会笑Sylvia南迂腐,可现实却让我看到了更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个跟林飞雪长得一样的女人是谁啊?”我好奇的问道。Sylvia南有些怪异的说道:“我只知道她叫落羽,是一个外国回来的雇佣兵。”  雇佣兵?那她为什么会跟飞雪长得一模一样?算了,太复杂了,迟早会水落石开,我就不要费脑子了。门外一阵喧闹,我和Sylvia南走出来一看来的是村长的小儿子二牛。一看见我们两个小眼眼泪汪汪的说道:“那具,那具古尸回来了!”  二牛要是不提起来,我都忘了还有这事。莫泽问道:“古尸在哪里?现在情况怎么样?”。二牛结结巴巴的说道:“她,她在咬人,好可怕,好可怕,在李盛叔叔家。”  咬人?这下麻烦了,村民真的被咬了。我们让二牛带路赶到了李盛家,二牛不敢进去只好在院子在站着。只见院子里到处是血迹,一路延伸到了屋里。屋里正躺着李盛和他的妻子,两个人都捂着脖子,空洞无神的双眼瞪着天花板,已经没有了生息,身上也起了一层黑色的绒毛,这是尸变的先兆,Sylvia南拿起手里的匕首狠狠刺向李盛夫妻的颈部,将头割了下来。  莫泽和Sylvia南一左一右的从房子两侧进行地毯式的搜索,但并不见女尸的踪影。我们只能放弃来到了村长家,村长用大喇叭不停的广播着:“有僵尸出现了,有僵尸出现了,大家立刻来我家集合,来我家集合!”。村里的大喇叭吵的我耳膜疼,心里也烦躁不堪,不一会村长家来了很多惊慌失措的村民。  这一清点,发现除了李盛夫妻外,李明的八十岁的老母亲不在,我们让村长带路直喷李明母亲家。刚走到门口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我赶紧推开门进去,发现女尸已经彻底变成了黑毛粽子,她受了重伤躺在地上动弹不得。Sylvia南如法炮制将女尸头颅斩下,我们顺着血腥味找到了李明的母亲,老人家浑身被咬的血肉模糊,整个身体都是血窟窿,伤口深的地方都能透光。  老人还有一丝气息在,嘴里在呢喃着什么,我凑近一听,老人说的是:我的娟,我那苦命的女儿,他们说你被僵尸咬死了,可妈妈找不到僵尸啊,妈妈这辈子就想为你报仇,前几天村里竟然真来了一具僵尸,想来可能是害死你的那个。妈妈为你报仇了,我的苦命女儿,妈妈这就来找你了。说完就断了气。  我傻傻愣在原地,说实话如果是我都不一定能打过这具黑毛大粽子,可李明的妈妈一个八十岁的老人却跟黑毛大粽子能打个平手。这可能就是母爱和信念吧。莫泽知道我这个人多愁善感,过来拍拍我的肩膀,我对着他苦笑一声,不想再说话。  我发现老人床上有一个相册,上面应该是她的一双儿女,看着十分眼熟。这不就是我在古墓中见到的么?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Sylvia南找人将几具尸体火化,而我则去找了我们那天的向导,向导看见我以为我是来找他麻烦的,连忙给我道歉,我哈哈一笑,说道:“你那也是无奈之举,我不怪你,我想听听李明母亲家的事情,你能给我说说么?”  向导一看我是来听故事的瞬间松了一口气说道:“李明的母亲并不是他亲妈,只是李明认得干妈,我都叫她王婶子,她可真是一个苦命的人。我听妈妈说过她是从外地被人拐过来做媳妇的,可没想嫁过来没多久老汉(老公的意思)竟然死了,留下了一个不满2个月的女儿。她婆婆说她是丧门星克死老公,还生个女儿不给他们家留后,断了香火,就在大年三十把她赶出家门。刚好赶上大改造,平均分地分房,村里人也同情她,就分了一些土地和房子给她们母女。可好景不长,我们这里遇到了百年不遇的旱灾,她婆家人又借口说是一家人跑到村干部家闹事将母女俩的土地划分到自己名下。婆家人多势众,村干部也没有办法只好将土地划分给了婆家。  一时间母女俩又没有生活来源,本来就是灾荒年间,谁也没有多余的存量来救济别人,毕竟自己家都不够吃。这时一个王姓的老光棍提出愿意娶她,母女俩为了活命也只好答应了,总归是有了依靠。  没过多久,王婶子为老光棍生下来一个儿子。可好景不长,老光棍爱喝酒为人又懒,每次喝醉了都打母女三人。家里经常吃不饱饭,王婶子的女儿十六七岁的样子出落得很漂亮,提亲的人不少,可王婶子看女儿年纪太小也就都拒绝了。  老光棍这一下不乐意了,早知道彩礼有三十块钱呢(那个年代普通工人一个月工资才8块钱),老光棍对王婶子说不让你女儿出嫁,你就自己养滚出我家,谁知道王婶子也是一个犟脾气,不愿让女儿嫁给一个不熟悉的人,所以带着女儿和儿子回到了自己的老屋。  王婶子平时靠给城里军官家做保姆挣掙生活费,女儿也经常跟着村里的孩子一起上山打打野兔,可就那次再也没回来,儿子也是半夜跑了说要找姐姐,可也再没有回来。”  “那李明又为什么会认王婶子做干妈呢?”我不解的问道。  向导说:“要说这事也是蹊跷,在王婶子孩子都失踪后。村里来了一个道士,道士让他李明兄弟俩认王婶子做干妈养老送终。”  “那为什么偏偏让李明兄弟俩认呢?你是不是有什么没给我说啊?”我看着向导说道。  他一看我不相信他顿时着急了说道:“真的没有啊,我娘就是这么给我说的。要说蹊跷,那就是跟王婶子女儿一起上山的正是李明哥俩。”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