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拐个将军来种田  >  第004章:跟恩人借钱还乡

第004章:跟恩人借钱还乡

2095 2017-10-30 10:38:03
  陆元玉看着眼前的女人,额头包扎的布条已经掉了,留下狰狞的伤口被挣开往外流着血,苍白憔悴的脸上不带着一点血丝,前几日跟现在简直两个人的存在。   “宋天,叫个大夫去我家,去指挥那里帮我请假一日。”说完,陆元玉抱着昏迷的叶彤儿离开。   宋天无奈的挠了挠头,捡起地上的盔甲拿着刀朝着城内走去,其余的铁骑军则相互无奈的对视了一眼。   陆彤儿醒过来时就觉得满嘴的苦味,睁开眼就看到高高的房梁,微微侧目就看见屋内的桌子旁坐了一个男人,正翻看着手里的书。   她想开口喊着,喉咙却剧烈的疼痛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陆元玉见她醒了过来,端起桌子上的茶水递给她,平静的帮她安排了一切,“你先在这里休息几日,我这几日要去巡城并不会在家,饿了便自己煮饭,什么事情等你好了再说。”   叶彤儿虚弱的接过那碗茶水,一饮而尽,用力的点点头。   当叶彤醒了,发现是陆元玉救了她之后,这样一个令她曾经害怕的人救了她的性命,偏偏她视如亲姐妹的人却让人夺走了她所有的积蓄,害得她不得不自杀了此残生。   若是她还这般的不将生命当一回事,不好好的生活,还怎么对得起自己的恩人。   几日后。   陆元玉打开院门顿时愣住了,只见原本空旷杂乱的院子里被收拾的整整齐齐,一条细绳穿过半个院子,上面晒着他的衣服跟被褥。   一个身着他外衫的女子正坐在院子里的一处躺椅上,夕阳的余晖散落在她的脸上,而她正安逸的给他缝着扯烂的衣服。   听到声音的叶彤儿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陆元玉,迅速的站起来局促的放下手里的东西,咬着下唇缓缓的开口:“恩人,我只是觉得你屋子太乱了,就收拾了一下。”   陆元玉关上院门安抚了点点头,淡淡的眼神扫过躺椅上的裤子,那个好像是他上个月无意间勾破的,还在屁股那里,这小姑娘不害羞?   “身体不好就要多休息,没必要做这些,我叫陆元玉,不介意可以叫我陆大哥。”   “我叫叶彤儿。”她有些害羞的低垂着头。   陆元玉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屋檐下的台阶上,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叶彤儿。   说不上太艳丽的面容,像是一朵清秀的小雏菊,有些胆怯的神色,像是一个邻家的小妹妹,看不到任何吸引人的东西,唯一让他记住的就是跟他记忆中妹妹一样的背影,瘦瘦的,还带着软弱的温柔。   “有饭吗,我饿了。”陆元玉低垂着眸子,随意的道。   叶彤儿连忙点点头,“陆、陆大人,我不知道您回来,所以我只煮了点豆腐汤,我去给你重新煮。”   叶彤儿知道陆元玉是铁骑军的一名小队长,自然是有职位的,喊他陆大人再适合不过了。   “有馒头吗?就着豆腐汤吃点就行了,别那么费事。”   叶彤顿了顿,还是点点头,“您先等一下,马上就好。”   看着豆腐伴着青菜在水里翻滚,叶彤儿纤细的手指拿着勺子一点点的搅拌着,她早就想好了,现在她伤口已经好了,听说城门这两日便会开启,她还是决定回到乡下,至少看看爹娘如今怎么样了,只是不知道怎么跟陆大人开这个口。   “发什么呆?”   洗完澡的陆元玉一身湿气走了进来,伸手拿了馒头塞在嘴里问着,拿过叶彤儿手里的勺子,就着锅沿飞快的吃了起来。   叶彤儿见陆元玉如此随性,连忙将旁边之前腌制的小菜端在了锅灶旁边,“陆大人,这里还有我之前帮您腌制的小菜您尝尝。”   陆元玉很快就将所有的饭吃的一干二净,还没等叶彤儿插手,顺便就将碗给洗了,看着叶彤儿诧异的眼神,笑道:“参军这么多年,什么没做过,你帮我缝了这么多的衣服,这不过是顺手的事情,你先去休息一下。”   陆元玉收拾好之后便坐在了院子里,躺在躺椅上,半磕着眼想着一些事情。   不一会儿,抬眼就看见欲言又止的叶彤儿在院子里晃悠。   他躺在椅子上不说话,这个小丫头一点心思都藏不住,当时他也准备将叶彤儿带走,也是希望宁王的补偿能让她的生活过的好一些,谁知她坚决的跟着另外一个女子走了,现在如此落魄的还被逼跳河,想必也是经历了一番事情。   就在陆元玉准备回屋睡觉时,叶彤儿忽然跪在了他面前,他皱眉看着眼前神色坚定的女人,淡薄的道:“求我?”   叶彤儿眼眶含泪抿着唇,用力点点头,哽咽道,“我从小就是魏府的丫鬟,别的什么都没有学到。恩人不顾危险的救了我两次,我本不该提此要求,但是我真的不想在这青州城呆下去,我当时卖身便是五两银子,请恩公借我十两银子,这是我的卖身契,若是我在一年内无法还恩公十两银子,请恩公随意处置我。”   陆元玉神色不明的接过她手里卖身契,狗爬般的字迹仅仅能看出她的名字叶彤儿和一年为期。   “起来吧,借你十两银子你是要去哪里?”说着,将卖身契递给她。   叶彤儿倔强的不起来,而是紧紧盯着他手里的卖身契,“陆大人,这个卖身契您必须得收着,彤儿不是忘恩负义之人。”   陆元玉伸手一用力就将叶彤儿给拉了起来,摸了摸她的头,感叹的道,“丫头,我妹妹也跟你一般十六岁的年龄,当年我参军时她一个人送了我很远的路,谁知回去的时候便掉在冰湖里死了。你跟我妹妹一般年纪,卖身契就别提了。”   叶彤儿伸手扯了扯陆元玉的衣角,将卖身契叠好放在了他的手里,笑道,“陆大人把我当妹妹一般看待,我怎能就拿您的银钱,这您必须得收着。”   陆元玉只好收下,待问清楚叶彤儿要回到乡下余家镇的叶家村时,微微拧眉,“余家镇这般远你一个人如何前去,我找辆马车送你前去吧,不早了,你早点睡,明天城门就开了。”   叶彤儿回屋睡觉前, 便看见陆元玉还躺在椅子上,看着天上的圆月,深邃的眸子看不清任何的思绪......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