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拐个将军来种田  >  第023章:闹事

第023章:闹事

2089 2017-12-27 10:28:22
纪溪依旧低垂着头,手却指了指旁边的凳子,“你坐下跟我说话,我不习惯仰着头跟别人说话!”   叶彤儿无奈的苦笑,蹑手蹑脚的坐在他旁边,姿势紧张僵硬。   “我尝了你放在桌子上的饴糖,我发现你的做工要比集市上的一些饴糖还要细致,甚至少了一些苦味多了一些甘甜,要比他们的颜色更加的清透一些,也试着对外卖了一些,效果还不错!”   纪溪说着,从食盒里端出了一个盘子拿出集市上买的饴糖跟陆彤儿做出的对比。   很明显集市上的饴糖颜色更加的深黑一些并且还有些浑浊,叶彤儿捏了一点碎块放进嘴里,只觉得先是甜的,然后便是甜中带着苦味。   以前她在府里年纪小经常受欺负,一些熟悉的大丫鬟也会拿这种带着苦味的饴糖给她吃,那个时候她就觉得是最甜的饴糖了。   后来,她遇到了师父,师父给她的饴糖带着香香的甜味,为了经常能吃到师父的饴糖,她疯狂的练习绣技,终于被管事嬷嬷派到了师父身边做了绣娘。   “嗯,我之前也去市场上买过饴糖了,确实没有我这个好吃!”   叶彤儿记得师父说过,不管是做绣活还是做生意都是,若是不去看一下别人需要什么,喜欢什么,不然怎么能让人喜欢呢!   “那你想如何去卖?”纪溪问道。   叶彤儿想了想,“我想先去那些杂货铺卖一些,然后我再摆摊卖!我已经探好他们的价格了,既然我比他们好一些,自然是要价格提高一些!”   纪溪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将叶彤儿的饴糖装了一份放在了食盒里,放了一两银子在叶彤儿的桌上,“这些我带回去给徐姨尝一下,我先走了!”   叶彤儿连忙拿起银子就要还给纪溪,却被他轻易的推开,“男女授受不亲,切勿过度,这一两银子是买你饴糖的钱,若是不给徐姨也不会不同意的!”   说完,他转身离开。   叶彤儿握着一两银子,沉默的看着他离开。   纪溪乘着马车一路来到了徐掌柜的绣铺前,拎着食盒走进了后院,却见徐掌柜在招待一个陌生的男人,两人见纪溪前来都收起了话题。   “溪儿,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陆公子,是我以前旧友的儿子,今日在镇上遇到便请他前来喝了杯茶!”徐掌柜笑着给纪溪介绍身边站着的陌生男子。   具体是不是真的是旧友,纪溪心里明白,只不过徐姨照顾了他这么多年,有些事情他也不用那般的仔细探究。   那人站在的身子挺拔气势非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有的,一双黑沉的眸子让人看不清思绪,只见他微微一笑,冲着纪溪作揖,“陆元,见过纪公子!”   纪溪笑着将食盒放在桌子上,热络的开口道,“陆元兄弟太见外了,就叫我纪溪吧既然是徐姨认识的,那我纪溪怎么能见外!”   陆元沉稳的笑了笑,“纪溪兄弟说的是!”   “这是什么?”徐掌柜见纪溪从食盒里拿出来盘子上面放着的好像是饴糖?   “这是陆姑娘做出的饴糖,我特意带来给你尝尝!”纪溪将饴糖放在桌子上,招呼陆元,“陆元兄,来尝尝!”   徐掌柜将饴糖放在嘴里,半晌,她的神色有些恍惚,又拿了一块放进了嘴里,这次神色却是有些难过!   “徐姨,您是觉得不好吃吗、”纪溪疑惑的看着徐掌柜的表情,明明陆元的表情就很正常,他对饴糖看样子不甚喜爱,所以也就吃了一口没有再吃。   “许久未曾吃到这样的饴糖,还记得你娘那个时候做的饴糖就跟这样一样,只不过她最喜欢放一些桂花跟玫瑰花进去,那味道甜香无比,至今还曾记得那番味道!”   说着,徐掌柜的眼眶发红,几乎就要掉下泪来。   纪溪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却还是替徐掌柜擦了擦眼泪,“徐姨,别再说这些事情了,这是我特意孝敬你的!”   徐掌柜不好意思的看向陆元,“让你见笑了,我这就让溪儿带你去客栈住下,有事我们明日再说如何?”   陆元点点头,“行,就听徐掌柜您的!”   纪溪带着陆元朝着镇上的客栈走去,陆元见纪溪有些走神,就婉言谢绝了他的陪伴,表示自己想走一走,再去客栈。   这边,叶彤儿刚将所有的玉米跟麦粒切好,却发现院子内的瓦缸不够浸泡了,她忍着满身的疲倦,跑到胖婶家询问哪里有卖瓦缸的地方。   “大妹子,正好我现在也无事,就陪着你一起去!”胖婶正跟家人在院子里坐着,听到叶彤儿的话,连忙就要跟着一起去。   面对热情的胖婶,叶彤儿欣喜的跟着她朝着巷子口走去,刚走到巷子口,迎面就见中午来的那个妇人带着两个男的朝这边走了过来。   “不好,大妹子你快跑,回屋子里去,那个贱蹄子的男人来找你麻烦了,你快些回去关上门,千万别开门!”胖婶一脸慌张的拉着叶彤儿朝来路跑了过去!   叶彤儿一把拉住了胖婶的手,紧张的说道,“胖婶,你帮我一个忙,去东街的一家新开的绣铺,找一个叫徐掌柜或者是纪溪的人,就说陆彤儿有危险,让他们来帮忙!”   胖婶连忙点点头,“大妹子,你放心,我立马就去让我家胖崽去,他腿脚比我利索!”   叶彤儿立即将门紧紧的关上,这院子的墙并不怎么高,若是真的翻墙进来,发生什么事情,那她真的就是有冤无处说了!   将之前烧好的热水,叶彤儿添了一把火,将瓦缸全部都盖上,紧张的靠在屋门前,听着院门外的动静。   砰砰砰!   几声砸门的巨响吓的叶彤儿浑身一个激灵。   “臭婊子,给老子滚出来,竟然敢欺负我媳妇,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莫不是缺男人,想让我们哥几个快活快活!”   “就是,快点滚出来,让我们看看,长得丑了我可不稀罕!”   一声接着一声的砸门声,怒骂声,一些邻居都开始沸沸扬扬的在门口吵闹起来。   叶彤儿气的浑身发抖,拎着一桶热水,将木凳架在了矮墙上,看准站在门口吵闹的三四个人,狠狠的洒了过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