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拐个将军来种田  >  第006章:借住姐夫家

第006章:借住姐夫家

2109 2017-11-20 17:30:56
“你可知二叔家的叶喜儿被大堂兄蛊惑到那雨水村那个富户大老爷家当继妻去了!”   叶彤儿印象里的叶喜儿比她大一岁很是孤拐的一个人,二伯娘不喜欢她,她一直都是隐形人一样的存在,没想到那样一个人也能被大堂兄给骗取做继妻。   叶彤儿记忆有些遥远了,她记得那大老爷不是已经五十了吗?   “姐,那老大爷不会就是那个豁着牙的那个?”   “就是他,已经近七十的老头子了,叶喜儿那丫头竟然同意了,听说还出了不少的彩礼。”   “奶不管吗?”   叶彤儿印象里,家里的事情一直都是奶管着的,所有的财产收入都必须给她,一直都是个精明自私的老太太。   “堂兄跟大伯每年都会给奶很多银钱,有上门来闹的奶都会骂回去,我们家在这一片,名声已经一片狼藉了。当年我......”说着,叶娟儿瞬间掉下眼泪。   张喜福原本是沉默的跟着两人,见状一只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抱住了叶娟儿,拍了拍她的肩膀,“别让小妹看了笑话,这都到家了,让小妹进屋喝口水吧!”   叶彤儿知道,自己姐姐从小就是个爽利的性子,能让她还没出口就哭出声的事情,必定是一辈子难忘,她忍着鼻酸,摸了摸虎头的小脸,“姐,我们先回家,我还没给我仔细的看看我这个小外甥呢!”   “奶,我们回来了。”   叶娟儿拉着叶彤儿走到一间院子前,门口坐着恰恰是刚给叶彤儿指路的那个老太太。   老太太看着叶彤儿,笑眯眯的道,“还真是我家小娟的亲戚,刚刚还说要找你爹。”   张喜福看了看四周,见没什么人,只有几个孩子在不远处耍着,就催促了一句,“奶,我们先进去说。”   院子内,种着菜,养着鸡,两大间破旧的茅草屋子旁边跟着一个小厨房,叶彤儿跟着娟儿走进其中一个屋子,迎面就是一个躺炕,上面放着一个拨浪鼓。   叶娟儿接过张喜福手里虎头放在炕头上睡着,就拉着叶彤儿坐在了旁边,张喜福搀扶着张老太太坐到了炕梢。   叶彤儿对住在村口的张家没什么印象,他们这样的村子都是族村,很少有外地人来此居住。   “你姐夫跟奶奶是前几年过来的,也是一个族姑家的,在别处受了灾来的,谁知家里的近.亲都走了,村长就让他们在村子里住了下来,之后我就嫁给你姐夫,生了虎头,虎头今年都一岁了。 ”   叶娟儿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才冲着张奶奶说了缘由,千万不能透漏叶彤儿跟叶家有关系。   “闺女受了不少的苦吧,之前是在哪里生活,怎么会突然想回来了?”张奶奶摸着叶彤儿的手,叹着气。   “早些前在魏侍郎府做丫环,后来南明军大破青州府,我被人所救,赠了银两便回乡来了。”叶彤儿简单的说了几句。   都是穷苦老百姓,只能听着叶彤儿说着陌生名字,知道青州府已经归到了南明军的地盘,反正打仗也跟他们这些穷乡僻壤的没啥关系,也不会对他们这些穷苦人家做什么。   “闺女啊,听奶奶的劝,暂时还是别回叶家,福子前几天去镇上听说你家那坏东西的要给人牵冥婚,你这水灵灵的姑娘要是被抓过去这辈子就毁了!”   叶彤儿眸子微垂,笑着道,“奶奶你放心,我不会回去的。我恩人姓陆,你们以后就叫我陆彤儿。”   叶娟儿点点头,“相公,你去李屠夫家割点肉,我要给我妹妹补补。”   待张喜福出去之后,叶娟儿这才严肃的摸着叶彤儿额头不小心露出来的伤痕,“你姐夫在我不好问,你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委屈?”   叶彤儿一头扎进了叶娟儿的怀里,低头闷声的哭着,断断续续的将在青州城遇到的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幸好遇到好人了啊,娟子,以后你这妹妹得好好的找个人家。”张奶奶跟着抹着眼泪。   叶娟儿早已哭的不成声,将叶彤儿脸抬起来,给她擦着泪,“我妹妹这么漂亮,怎么会碰不到好人家。坚强点,咱别哭了,以后就在我家住下来吧!”   叶彤儿点点头,紧紧的握着叶娟儿的手。   天黑吃完饭之后,叶娟儿将张喜福安排去了别家先睡一晚,自己跟着妹子带着虎头躺在炕上聊着天,说着这些年的事情,直至深夜。   叶彤儿看着旁边的两张熟睡的脸,小心翼翼的坐起身将自己包袱里之前陆元玉披在她身上的那件外衫紧紧的抱在怀里,躺回炕上,陌生的地方总让她害怕,即使是亲姐姐身边。   虽然姐姐一直没有提爹娘,但是叶彤儿知道,肯定是有些事情叶娟儿知道不想提的事情,如今她已经回到了家乡,就得努力赚钱给陆大人还钱,好好的过着自己的日子。   次日,睡过头的叶彤儿连忙打开门走出去,就看见张喜福跟叶娟儿正抱着虎头玩耍着,旁边的张奶奶端着一碗鸡汤满脸愁容的正劝着叶娟儿喝着,“你月子没做好,现在得好好补补啊!”   叶娟儿则端着碗逗着虎头喝鸡汤,其乐融融。   还是虎头发现了叶彤儿,好奇的停下来,睁着圆圆的眸子看着她。   叶彤儿上前两步抱起了虎头,笑道,“虎头跟姐夫还是挺像的。”   张喜福是个典型的农家汉子,五官端正,而叶娟儿偏柔美,虎头则一点都不愧这个名字,长得虎头虎脑的。   “虎头,这个是小姨,以后得多疼小姨。”   虎头摸了摸叶彤儿的脸,眨了眨眸子将拳头塞进了嘴里,吮吸着,趴在叶彤儿怀里安静的玩着。   “姐,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见张喜福跟叶娟儿一人背着一个竹篓,叶彤儿问道。   叶娟儿拍了拍竹篓,“这里面是你姐夫打猎来的一些兔毛,我们背到县城去卖的!”   “我也跟你们一起去,我想去镇上接点绣活,这样也给家里增加点收入。”   昨夜叶彤儿就了解,张喜福是外来户,并没有田地,平时就靠着打猎,然后去其他的镇子找一点杂货在四周村子当个卖货郎。   叶娟儿跟张喜福对望了一眼,点点头,“我给你找个粗布的衣服穿着,你这样一身好的细衫得精细着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