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拐个将军来种田  >  第005章:叶家其事

第005章:叶家其事

2273 2017-10-30 10:38:43
次日,叶彤儿将自己的几件衣服收拾好,再将陆元玉的午饭做好,放在了桌子上盖好,就听到了外面的马车声音以及喊声。她只好匆匆看上最后一眼,关上门离开。   站在城门上的陆元玉面无表情的看着那辆马车缓缓的驶出城门,身边的宋天撞了撞他的胳膊,五官满是调笑,“我还以为你会收了她当小媳妇,毕竟她好歹也是大家门第出来的小丫鬟,配我们这些军籍的人绰绰有余啊!”   “我们只不过暂时占领了青州城,华帝的军队迟早还是回来的,我们都是生死不由己的人,何必再去拖累别人。”说完,陆元玉冷绝的转身下了城门。   十日后,一辆马车停在了余家镇镇口。   满脸憔悴的叶彤儿抱着包袱下了马车便是满眼的陌生,这么多年了,她依旧记得只是在人伢子带着她离开这里时才走过这道镇门,小时候家里穷的揭不开锅根本没机会进入镇子里。   “姑娘,这是十九两银子您拿好,这些是一两银子换的十吊铜钱可以给你用。”   叶彤儿将银票递给了钱庄时,竟然发现陆元玉给她的是二十两银子,整整多了一倍。   叶彤儿让钱庄的人将十五两银子换成钱庄的银票,剩下的五两银子收在了包袱里,买了一点糕点,找了一辆牛车前往叶家村。   进入叶家村之后便是一片的田地,到处是矮小的破草屋,整个村子仅仅只有几家的石头房,一眼看过去,根本认不出她当初的家在哪里。   依稀记得好像也是茅草屋,那个时候一到下雨天,外面下着大雨,屋内下着小雨,就连炕上都是满满的陶罐跟盆接着水,晚上的时候只能挤在一处不漏的地方眯上一会儿。   “这闺女,你要去哪家?”   刚走到村口,就见一个杵着拐杖的老太坐在自家的院子前前眯着眼看着叶彤儿。   “叶大志。” 叶彤儿依稀记得自己的爹好像叫叶大志。   老太仔细看了看叶彤儿,笑眯了眼睛,“哪家这么俊俏的闺女来找叶大志啊,喏,那村子最左边那家就是。”   顺着老太太的指点,她很快就找到了地方。眼前是一个三间石瓦房,还有半人高的篱笆泥墙围绕着,院子里一个年轻的妇人正搓着玉米,那有些妩媚的脸上还擦着些脂粉,混着汗水流下来,满脸的汗痕。   十年了,叶彤儿什么都想过,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家竟然大变样了,村子里的仅有几家的石头房子,他们家竟然有?   院子里的那个女人她并不认识,或许是大堂哥新娶的媳妇吧?   家里仅有的也不过大堂哥最大,跟这个妇人的年龄相似。   “你找谁?”   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叶彤儿转过头,只见旁边那家茅草屋院子的篱笆门半开着,一个梳着妇人发髻的妇人抱着娃走了出来,疑惑的看着叶彤儿。   这熟悉的眉眼,跟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叶彤儿激动的眼眶发红冲到她面前,哽咽的喊着,“姐!”   这个女子就是她的姐姐叶娟儿,虽说跟小时候有了不小的差别,但是她姐姐从小就比较像娘,眼前这个人跟记忆中的娘竟有七分的相似。   叶娟儿顿时惊住了,一脸不敢置信的上前拉扯住叶彤儿的手,颤抖着手,“彤儿,奶不是说你、你不是死了吗?我没有在做梦吧?”   叶彤儿脸顿时僵住了,茫然的看向了叶娟儿,明明奶跟她说,家里的条件太差了,没办法只能将她卖给人伢子。   “没有,没有,我被奶卖给了人伢子了,我根本没有死!”她反驳道。   “那年我跟着爹娘从姥爷家回来,村里的人就告诉我们,你跟奶去溪边挖野菜掉下去了,就再没捞上来!”   说着,叶娟儿眼泪哗哗的掉下来,伸手抱着叶彤儿痛哭。   那年她已经八岁了,从小跟着自己的妹妹突然死了,那种失去亲人心情她这辈子都没办法忘记。   “娟儿,你干啥呢?这是哪家的姑娘?”   院门里又走出来一个农家汉子,皮肤黝黑,看着很是壮硕,见到叶娟儿抱着一个年轻女子痛哭,觉得奇怪的问着。   叶娟儿噗嗤一声笑了,擦了擦叶彤儿的眼泪,冲着他高兴的喊着,“当家的,我跟你说过我妹妹六岁那年掉河里死了,其实没有,她找回来了!”   叶娟儿将手里的熟睡的孩子递给他,拉着叶娟的手,“彤儿,这是你姐夫,张喜福。”   叶彤儿冲着他笑了笑,行礼,“姐夫。”   张喜福抱着儿子连忙后退了两步,乡下人亲戚见面最多打声招呼,哪有这般行礼的,他局促的笑了笑,“小妹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哎,我得去旁边告诉爹娘,小妹回来了!”叶娟儿高兴的就扯着叶彤儿就要往旁边的院子走去。   张喜福一把拉住了叶娟儿,神色紧张的道,“媳妇,你忘了最近你大堂哥一直在找能送进镇子里的姑娘,你想让小妹跳进火坑。”   叶娟儿脸色顿时难看了,伸手将叶彤儿扯到背后,朝着叶家院子里走出来的年轻女人扯着笑:“哟,这不是堂嫂子吗,怎么不在家搓玉米,出来做甚?”   那女人手里还拿着搓了半截的玉米,好奇的看着躲在叶娟儿背后的叶彤儿,问道:“姑子回来了怎么不回家,这姑娘是谁?长得真水灵。”   “孩子他爹姑家的表妹,来看看我家虎头,我这不就准备带她来串串门子,我爹娘可在家?”   那女人眼神闪烁,摇了摇头,“三叔跟三婶子去田里了,不在家,你进来坐坐,奶在家呢,看到这样水灵的姑娘肯定喜欢。”说着,就走过来要拉住叶彤儿的手。   叶娟儿立即紧张的拉住叶彤儿的手,一把推开她的手,不屑的道,“别拿你的脏手碰我妹妹,爹娘不在我就改日再来。”   说完,扯着叶彤儿就朝着村口走了过去,张喜福看都没看她一眼,跟着叶娟儿走了。   那女人表情冷淡的看着他们几个人离开,冷冷的朝地上啐了一口,走进了院子里。   一路上,叶彤儿这才了解了这十年来家里发生的事情。原来大伯不知哪里来的本钱跑到镇上做了点小生意,还很有头脑的赚了一笔,这才令叶家稍微富裕了起来。   而到了成亲年龄的大堂兄在镇子里不学好,喜欢上了一个妓女,为了帮她赎身欠了赌债,从此就彻底堕落了。   大伯就将大堂兄跟那个女人送回叶家村,谁知大堂兄不知跟谁学的,到处搜罗姑娘嫁到镇子里的富户当小妾,做外室。   所以村子里的姑娘见到叶云都躲着走,生怕自己姑娘被看中了,三番四次上门闹腾,毁坏名声,多少姑娘因此名声受损被迫嫁到外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