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拐个将军来种田  >  第022章:找活的妇女

第022章:找活的妇女

1980 2017-12-27 10:28:15
由于西街饴糖的生意被抢,剩下的饴糖被纪溪店里的人全部带走了,这样叶彤儿就不用出去卖饴糖了,专心的在院子里做饴糖。   正在叶彤儿从纪溪那里借来平常切东西的大砍刀,用力的在木板上切着玉米粒,忽然听到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她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拿出帕子擦掉额头上的汗,这才打开门,就看见比她略大一点陌生的妇人,她的手里还牵着扎着辫子的小女娃,大约有三四岁睁着通红的眼睛看着她。   “您是?你有事吗?”叶彤儿好奇的问着。   那个年轻的妇人犹豫了一下,朝着院子里张望着,叶彤儿顿时皱眉将院门微微关上,大声道:“这位大姐,你到底想做什么?”   那位妇人见叶彤儿皱眉,连忙上前了两步,焦急的问道:“大妹子,你是要做小生意的吗?”   叶彤儿点点头。   “我是想出来找个活做做,不知道您招人吗?只要给我家妮子一口饭吃就成,求求你了!”   说着,她猛地跪了下来,身边的女娃被带的一个踉跄,趴在了地上,顿时大哭了起来!   “大妹子,求求你,工钱少一点无所谓,给我们家妮子一口饭吃就行!”她也不管趴在地上哭的女娃子,一脸哀求的看着叶彤儿。   叶彤儿不忍心上前将女娃给扶起来,将之前她试做的饴糖从荷包里拿出来一点,喂进了女娃的嘴里,“乖,妮子,别哭了哈!”   妮子抽着鼻子,嘴里含着饴糖一脸欣喜的看着叶彤儿,高兴的喊着,“好吃,糖好吃!”   那年轻的妇人见状,欣喜的擦了擦眼泪冲着叶彤儿大喊,“你这是答应我了吗,那我明日就来上工?”   叶彤儿转过头看着她,脸色微冷,“这位大姐,不是我不想给你个活干,实在是我这里就是个小生意,也只能给自己温饱,恕我实在是不能帮你!”   “求求你了,帮帮我,救救我家妮子啊!”她冲着叶彤儿磕头,拉扯着妮子也跟着跪下来!   这明显是强迫啊!   叶彤儿有些犹豫,毕竟她现在一个人切这些碎玉米确实是有些吃力,若是多一个人确实能尽快的将所有的都发酵起来,这样做饴糖能更加的快一些!   只不过她对眼前的这个大姐根本不熟悉,怎么能轻易就让她来做工,若是真的将饴糖学去了,那她岂不是真的功亏一篑。   “这是怎么了?”   纪溪手里拎着食盒,疑惑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妇人,淡淡的问道。   那年轻的妇人见到纪溪时眼睛都直了,在纪溪冷冷的一瞥之后,匆忙的低下头,耳际却染出了红晕。   “这位大姐说让我给她活干,说是养活自己的孩子!”叶彤儿将事情跟纪溪说了一边,就站在了一旁对跪着的妇人说,“这是老板,你有什么事情就跟他说吧!”   纪溪却没有听那个妇人的话,冷漠的伸手制止了她,“你不用说了,我们是不会招你的。衣服不整洁,袖口还有油渍,头发都未曾包起来,指甲还有灰尘,做出来的东西别人如何吃得下?既然出来找工作,就该先将自己整理干净!”   一番话说的那妇人羞愧的拉起妮子走远了,叶彤儿更是一脸钦佩的看着纪溪,她虽然觉得这样招人不太合适,却不曾像纪溪只需扫一眼就看的那般的仔细。   而旁边邻居一个胖大婶却在此时满脸笑容的走了出来,“这掌柜的眼睛真是毒辣啊,我可跟你们说啊,那小蹄子可不是好东西!”   “我先进去,你陪大婶聊会儿天!”纪溪勾唇对着大婶笑了笑,转身走了进去。   见纪溪离开,叶彤儿将荷包里用荷叶包起的一大块饴糖放在了胖大婶的手里,笑眯眯的道,“不知道大婶怎么称呼啊,这我自己制作的饴糖,您拿着尝尝。我刚来此地,还不知道情况,还请大婶相告!”   胖大婶欣喜的接过饴糖,拍了拍叶彤儿的手,“叫我胖婶就行,我跟你说,那个小蹄子的当家的可是个二流子,平日就是到处蹭吃蹭喝,要说这小蹄子原本也是个好的,后来就到处给别人做活,从别人家偷东西到处卖,还有偷别人家的方子自己做生意呢,可惜有个不着调的当家的,这才没做起来!”   叶彤儿点点头,原来这个人是看中了她做的小生意,想学会她的然后出去自己做,还能偷东西出去卖,看着挺文静的一个人,没有想到内心竟然这般的狠毒!   接着胖婶又说了一些这巷子内的其余人家的事情这才罢休,笑眯眯的拿着饴糖回家了。   打开门,就看见纪溪正利落的用着砍刀切着玉米粒,旁边的石桌上摆着午饭!   “纪少爷,怎么能让你做这个事情呢!” 叶彤儿焦急的喊着,就想拿过纪溪手里的砍刀。   纪溪躲过她的手,“去吃午饭吧,我也是人,为什么不能做事?”   “不是,我只是......”只是觉得他这样一个生意人家的少爷,向来都是精心的养着,就像她在魏府里见到的那些少爷小姐,哪个不是生怕磕着碰着,就连少爷们出个门都得带两个小厮跟保镖,更别提切这样的玉米碎,玉米都难以登上魏府的菜单上。   “行了,你先去吃饭,吃完饭我有话问你!”纪溪淡淡的说着,手下却没有闲着速度的切着玉米碎!   叶彤儿看着三菜一汤,眼眶顿时发红,吃了一口饭,悄悄的看了一眼纪溪。   那一身淡青色的长衫配着玉色的长裤,束起的发冠上插着淡色的玉钗,从侧面看过去,那一举一动丝毫不见慌乱,叶彤儿的心里滋生出一股异样的感觉。   待叶彤儿吃完饭之后,将碗给刷了之后,就见纪溪正蹲在筛子前翻着被切碎的玉米粒,脸色很是认真。   “纪少爷,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叶彤儿站在一旁,悄声的问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