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夺妻  >  第二十章 冒失鬼

第二十章 冒失鬼

2041 2017-11-06 10:31:17
白子言跟她开玩笑。 “原来是你?” 顾流离才反应过来,今天自己不小心撞到的竟然是白子言?! “实在是不好意思!”顾流离想要稍稍走上前道歉,哪知被脚下的电线绊了一下,眼看着要摔倒了。 白子言立马伸手扶住,又调侃她。 “冒失鬼。” 顾流离被他说的红了脸,羞愧难当,居然两次在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面前失态。 重点是,白子言还是男主角,以后少不了要对戏,还真的是尴尬啊。 白子言这一扶,剧组里不少小迷妹就低头交头接耳起来,他们心中的男神居然跟一个配角这么亲密? 外人自然不知道他俩是第一次见面,难免猜测两人的关系,嘴碎的一传十十传百。 导演一声action,两人就进入了拍戏的状态。 顾流离一秒变得清纯活泼无比,楚楚动人。“煜哥哥,你怎么才来啊!” 顾流离演的舞瑜公主跳脱的像一只兔子,见白子言演的司徒无煜来了,立马就蹦蹦跳跳的冲到无煜面前。 “路上有些事耽搁了。” 白子言没有想到顾流离入戏这么快,而且演得活泼可人,很有趣。 “煜哥哥,你看瑜儿今日可有不同?” 顾流离睁大眼睛盯着白子言,眸子清澈,满是天真无邪。 “并没有什么不同。” 白子言觉得她有些可爱,差点走了神。 “煜哥哥!你再仔细看看!” 说着,顾流离还转了个圈,罗裙飞舞,软软的发丝摆动,这样清纯美好的女子看得人赏心悦目。 “瑜儿,我实在瞧不出来。” 白子言自己都没有发觉,目光在顾流离身上停留太久,语气都带着一丝宠溺和无奈。 “煜哥哥什么眼力,瑜儿今天带了你母亲送我的发簪。还说是将来送给儿媳妇的!” 顾流离的语气带着娇嗔,指着头上的簪子,略略撅着嘴。 白子言目中闪过一光,无奈的摸了摸顾流离的头。她个子不高,只到自己肩膀。 “瑜儿,你还小。”“好!过!子言,流离,你们辛苦了,准备下一场吧。” 导演喊了停,白子言才把手放下来,手中头发的质感跟温度让他觉得自己今天真的变得有些奇怪。 顾流离回到权家的时候,权晏天依然没有回来。她有点小小的失落。 自从晚宴回来之后,她总是觉得权晏天是故意避而不见她,她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只记得自己哭了。 权晏天躲着她,估计是自己真的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顾流离觉得有些累。她转身进浴室洗澡。 等到顾流离出来的时候,发现这些没见的权晏天就坐在床边,低着头,手里夹着烟。 “你回来了。” 顾流离擦着头发的手顿了顿。把脖子上的毛巾随手放在床头。 权晏天抬起头,嘴里吐出一些烟,朦胧的叫人看不清他。 顾流离见他也不说话,只当他是累了。稍稍走进才闻到酒气。 “你喝酒了?”顾流离又开口问。 “嗯。”权晏天慵懒的回应。 顾流离转身准备去给他倒杯水,还没走出去就被权晏天一把抱紧怀里。 权晏天从背后抱着他,因为是坐在床上,他的头只到她的背部。 顾流离感受到男人的温度,吓了一跳。 “权晏天,你怎么了?” “没什么。别动。” 权晏天紧了紧手臂,防止女人乱动。 他大概是喝醉了吧,要是清醒的权晏天又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呢? 顾流离没有挣扎,任由他抱着。背后传来的温度让她有些想哭。 什么时候,她开始怀念权晏天安静的拥抱呢?这些年他的怀里抱着的女人还真的是幸福。想到这,顾流离又有些恼火。 “你该去找白安灵,不该在这抱着我。” 顾流离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你很吵。”权晏天一动不动的趴在她背后,声音很轻。 喝醉的权晏天怎么这么安静,完全没有了平时危险的气息。 这些天,权晏天一到晚上就不愿意回家,跟着一些玩得好的朋友去酒吧喝酒。 灯光耀眼的舞池,妖娆迷人的舞娘,男男女女喝着酒,跳着舞,暧昧,糜烂。 “来啊!坐着干嘛啊?喝酒啊!” 李均是权晏天多年的兄弟,在国外认识的,家里也是背景雄厚,两人倒也谈得来。 权晏天端起酒杯,金色的液体在灯光下斑斑驳驳,一饮而尽。 “你最近不太对劲啊,怎么这两天肯跟着我出来喝酒啦?” “想喝。” 李均笑着调侃权晏天,毕竟这兄弟最近确实奇怪。以前喊他都不来,这两天居然主动让他来陪着喝酒? “怎么?想借酒消愁?还有能让权总烦心的事儿?” 李均哈哈笑了起来,靠近权晏天,八卦道。 “被我说中啦?不会是因为女人吧!” 权晏天没有理会他,瓶子里的酒已经喝了一半。音乐声音吵得他有些烦。 “不是。” 权晏天没有承认,答得敷衍,目光盯着被子,手指在杯口滑动。 “也是,你要多少女人没有啊。今天我就陪你好好玩玩。听说这来了不少好货色,今儿就开开荤。” 李均把这酒吧的经理招来,经理笑呵呵的立马派人去把新来的姑娘们叫来。 不一会,来了五六个女人,各个高挑美艳,简直是秀色可餐,丝毫不比娱乐圈那些女明星逊色。 李均留下了两个,一个陪坐在自己身边,一个坐在权晏天身边。 权晏天浑身冷冷的气息让女人也有点害怕,一时不敢太接近。 “晏天,出来玩,光喝酒多没意思。” 说着,给女人使眼色,原本有些畏惧的女人开始往权晏天身上靠。 权晏天没有拒绝,他很烦躁,很想忘记一些令他烦闷的事。 “你不开心吗?”女人扭着身子靠在权晏天肩头,在他耳边耳语。 呼吸在权晏天脖子上,一只手环在权晏天手臂上,另一只手摸在他大腿上。 权晏天放下酒杯,凑近女人的脸。没有情绪的看着她,看着她的唇,慢慢靠近。 女人见权晏天有了回应,眸子里满是惊喜,更是软乎乎的一下子坐到权晏天大腿上,双手环着男人的脖子。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