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夺妻  >  第二十二章 探班

第二十二章 探班

3036 2017-12-20 14:20:07
周围的人非议四起,白安灵很是享受。权晏天推开白安灵的手,往后站了一步。“别在公共场合这样,我想我不止一次这样警告你。”权晏天声音很小,完全是为了顾及白安灵的面子。“晏天,别生气嘛,我下次注意就是了。你就看在我拍戏这么辛苦的份上原谅我吧。”白安灵求权晏天原谅的样子,看起来诚恳,像是真的没有心机。但是在外人看来,更像是情侣间打情骂俏罢了。白子言落入眼中,心里对白安灵更是看轻了几分。顾流离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听到大家议论纷纷,不知道大家在讨论些什么。往外走才发现白安灵身边的权晏天。这个男人是来探班白安灵的吧,这两个人还真的是高调得不行。看来他们感情很好。那自己,到底算什么?!顾流离顿时有些生气,想想刚刚自己又被白安灵欺负,气不打一处来。正好权晏天助理来给顾流离送姜茶跟感冒药。“你拿走吧,我不要他的东西。”说完,顾流离就走出休息室,一言不发的走了。她还故意从那两人身边走,看也不看他们一眼。白子言正拿着自己准备的药要给顾流离,看她走得急,想喊住也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无奈的笑笑。话说这边权晏天根本没有理会白安灵,心思全都在顾流离身上,看见这个女人没有收下助理手里的东西,还有些气呼呼的走了,也不看自己一眼。还真是自己最近对她太好了,顾流离有些膨胀了。权晏天暂时不去理会,找到导演,亲自去跟导演谈了一些事情。晚上,权晏天谈完事情回到家,客厅跟餐厅都不见顾流离的影子,估计是在房间里。于是开门进去。顾流离正在穿衣服,权晏天进来的时候上衣才穿了一半。“你干什么!敲门不会吗!”顾流离赶紧拉着衣服裹住自己,手忙脚乱的整理好。“我的家,为什么要敲门?”“可是这是我的房间!”“连你都是我的,更何况是房间?”权晏天饶有兴致的看着顾流离。坏坏的勾着嘴角。顾流离看他这副样子生气不已。好啊,房子是你的是吧,行,那她走便是。顾流离也不说话,抬脚就往门口走。权晏天见她不知道怎么了,想要走出去,顺势就把女人带进了怀里。转身,一压,顾流离就被权晏天抵在墙上,圈在手臂里。“去哪?”权晏天低头看她,面色沉静如水。“把房间还给你。”“哦?是吗?可你带走了我的宠物。除非你把她也留下。”顾流离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自己,被噎得接不上话。“你强词夺理。”权晏天盯着她看,看她急恼的样子,想到今天在片场,她也是这样,浑身刺刺的。“权先生,您要是有空就去陪你女朋友,别来找我麻烦行吗?”权先生?这女人一生起气来就喜欢这么喊自己。“我养的猫胆子太大了,敢顶撞主人,你说我该怎么办?”权晏天贴着顾流离的侧脸,对着她的耳朵说话。顾流离最近真的是自己惯坏了,有些忘了分寸。“那您不如放了这野猫,养个温顺的。”顾流离冷漠的反叽道。“你想都不用想。就算是野猫,我也定要叫他臣服我。”权晏天松开手臂,离开一臂距离看着顾流离,定定的说。这男人果然莫名其妙,顾流离听了他的话越发气得不行,可又不敢顶撞,万一他把自己关起来,自己讨不到好果子吃。“随你吧。”顾流离对于这个男人不过是宠物,他现在爱的是白安灵。顾流离一遍遍这样警告自己。自己需要做的就是努力演戏,努力赚钱,除了给母亲治病,更要给自己赎身。这几日,顾流离忙于拍戏,偶尔需要应付组里那个烦人的白安灵,回到家还要忍受权晏天时不时的讽刺跟霸道,日子虽然不好过,倒也凑活。《郑妃传》已经拍了一小半了,今天听说投资人请全剧组的人吃饭。顾流离也不好推脱,只能跟着去。顾流离跟着那些平时走得稍微近些的工作人员一起过去的时候,人已经基本到到齐了。只是投资人还没到。导演招呼大家落座,主演们自然跟导演监制等坐一起,顾流离也算个重要的配角,自然也是跟导演一桌。方伦硕到了包厢,服务员为他开门。导演见投资人来了,站起来迎接,为他拉开自己身边的椅子。方伦硕微微点头示意,却走到顾流离身边的空位坐下,一脸淡然,不觉得什么不妥,那些惊讶的目光他更是不会理会。顾流离也觉得有些尴尬,她没有想到方伦硕做到自己身边来,不得不开口小声询问他。“方总,你坐这不好吧?”方伦硕转头看了顾流离,淡淡开口。“我喜欢这个位子。”顾流离想这个方伦硕还真的是一个奇怪的人,说喜欢这个位子,还真的是挑剔啊。有钱人就是不一样。白子言自从方伦硕坐在顾流离身边开始,脸上淡淡的笑就微微僵在脸上,不为人知的敛了敛不快的心情。“人都齐了,来,大家一起举杯敬敬方总。”大家一齐站起来举杯,方伦硕晃了晃杯中的酒没有站起来,大家也都习惯了方伦硕高冷的态度。毕竟是金主嘛,有点架子很正常。大家都把杯中的酒喝完了,顾流离也全部喝完了,跟着大家坐下。“帮我喝。”方伦硕把自己的酒杯举到顾流离面前,声音一出,惊了一桌人。“啊?”顾流离很是惊讶。这方伦硕想干嘛?“你不是喜欢喝酒么,帮我喝了。”方伦硕解释道,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这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一桌人都各自心中有数,对于顾流离跟方伦硕的关系,都有了一些心知肚明。可是实际上,顾流离才觉得委屈,明明自己不喜欢喝酒,不过是每次喝酒都被方伦硕看到而已。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是不帮他喝,让方伦硕下不来台,要是喝了,指不定别人怎么想自己呢。顾流离还在纠结怎么办才好,白子言就举杯站了起来。“方总,我上次饭局缺席了,这次我敬你,还请方总给个面子。”方伦硕望了望白子言,也就不为难顾流离了,举杯示意,一饮而尽。还好接下来在这场饭局上方伦硕没有再给自己找麻烦,让她松了一口气。结束后已经很晚了,顾流离估计现在也打不到车回去了,站在门口纠结怎么办才好。白子言默默走到顾流离旁边,看着她纠结的小脸,轻声开口。“在等人?”“没有,太晚了我担心打不到车回去了。”顾流离无奈得朝白子言笑笑,耸了耸肩。这些天白子言在剧组对对顾流离很照顾,两人也说得上几句话。“要不我送你吧。”“不用了,太麻烦了,等雨停了我去找间旅馆住下吧。”顾流离拒绝了白子言,朝着白子言笑。白子言想了想还是不太放心,也就没有走,陪着顾流离。顾流离更是不好意思催着白子言走,就任由他陪着自己。雨下着下着就稍微小了一点,顾流离迟疑了一下,问白子言。“雨小了,我去找家酒店住下。你不走么?”“我送你。”不容拒绝的语气,难得白子言霸道一回。顾流离上了白子言的车,白子言送她去最近的酒店,下了车跟白子言道谢,白子言嘱咐了两句也就离开了。毕竟是晚上,两个人也是公众人物,顾流离还好,白子言要是被拍到什么照片,处理起来也很是麻烦。“小姐你好,请问你们这还有标间吗?”顾流离去前台接待处询问。“不好意思小姐,我们这房间都满了。”“都满了?不会吧。”“我们这确实没有房间了。但是只剩下一间小床房,房间很小,客人一般不住,我们也就空着。”“没关系没关系,我就住一晚。就给我这一间吧。”反正很晚了,也没有地方去,房间小就小点吧,将就着住一晚上吧。权晏天今天倒是回来的早一些,见顾流离迟迟没有回来,只当她在拍戏,稍微晚了一点。到了晚上接近十二点了,又是下雨天,顾流离还没有回来,也没有联系他。权晏天站在窗口抽烟,抽完一根烟,猛的走到书桌前拿起电话,拨给顾流离。顾流离刚刚洗完澡,也没看是谁就接起电话。“喂?”慵懒的软润女声。“你在哪?”权晏天今天声音冷得出奇,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他的冷冽。“我在外面的酒店。”“地址。”顾流离只能把酒店地址告诉他,惴惴不安的等权晏天过来,也不敢入睡。权晏天拿起外套跟车钥匙就往外走。这个女人太大胆了!居然不跟他说就外宿?权晏天车子开得飞快。顾流离一边等权晏天,一边在房间里来回走动。这个房间确实太小了,也就只能容得下一张小床,其他基本没有可以走动的空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