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夺妻  >  第二十一章我想你

第二十一章我想你

3030 2017-12-20 14:28:56
缓缓将自己的唇送上去。姿势暧昧,像极了情到浓时的爱人,女人妖娆求欢。两人的唇就要贴上,权晏天却淡定的吐出两个字。“下去。”“啊?”男人的话决绝,不留情面。腿上的女人觉得羞愤,摸不清这奇怪的男人的脾气,一脸不快的从权晏天腿上下去。权晏天本来并不抗拒李均给他找个女人,他也想或许是自己禁欲太久,才会对顾流离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是当这个女人坐到自己腿上,两人快要亲上的时候,他还是觉得不适,他不愿跟这个女人做亲密的事。权晏天站起来,这里实在是待不下去了。李均觉得奇怪,想要拦住,可权晏天哪里听他的,直接离开了。权晏天坐进车里,点上一根烟,心里在想这些天没有回去了,不知道顾流离那个女人在干什么。突然还是很不放心,命令司机开车回去。刚刚酒喝的有些凶,这会酒劲上来了,头炸裂版的疼,晕乎乎的不能清醒。回到家也没能清醒,他的心指引他走进顾流离的房间。权晏天抱得很舒服,一直没有松手。顾流离有些难受,忍了一会,终于还是挣开他。“权晏天,你有完没完?”“没完。”“你!”这男人气人的功夫倒是厉害,醒着跟喝醉了一样。“你走吧,我要睡觉了。”“不许。”权晏天随手把烟头扔在地上,吐出最后一口烟。看着顾流离的眼神居然有点,无赖!?疯了疯了,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会觉得权晏天有些无赖!顾流离拍拍自己脑袋,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顾流离,我回来了。”回来了?她知道啊!权晏天这是什么意思?顾流离又觉得奇怪,摸不着头脑。“我知道,你在这坐着呢,还不肯走。”权晏天再一次一把拉住顾流离的手,让她靠近自己,有力的大掌就这么扣住顾流离。“顾流离,我想……”你。还没等把最后一个字说出口,权晏天就昏昏的睡去了,倒在床上。留下顾流离愣了站在原地。权晏天的话让她心里有些激动,他说,想。想什么呢?他没有说清楚。这个男人就是有这样的能力,能够让她一下子乱了阵脚。顾流离觉得有些热,脸上的绯红爬到了眼尾和耳根。她没办法,只能把醉醺醺的权晏天安置在床上,自己去睡沙发。一直折腾到半夜,顾流离也没有睡着,心里莫名的悸动不已。她睡不着,站起身来,走进那张大床。权晏天正安静的睡在上面。这个男人长得真的很英气,浓黑的眉紧蹙,眼睛闭着,睫毛很密。高挺的鼻子下是一张薄唇。顾流离看得出神了,手指也大胆的抚在权晏天的眉上。这张脸她在熟悉不过了。“权晏天,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我该怎么跟你说以前的事呢。你还在不在乎呢。” 顾流离看着男人,软软的自言自语。惆怅的情绪围绕着她。上一次这样陪着权晏天已经是很多年前了。现在这个男人就在自己面前,自己却失去了方寸。她是迷茫的,不知道到底如何判断两人之间复杂的关系,如何安放自己可笑的感情。明明是两颗互相牵挂的心,却不知道该如何靠近彼此。早上,权晏天醒来的时候,头还是有些痛,自己好像不是睡在自己房间?这里是?顾流离的房间。权晏天看见了趴在自己旁边熟睡的女人,坐在地上,手放在床上,头枕着手臂。权晏天安静看着,突然起身走到女人身边,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顾流离被惊动了,猛的睁开眼。一睁眼看到权晏天,立马吓得从床上下来。结果因为晚上坐在地上睡的,腿早就麻了,这时哪里能站立。 一站起来就跌进了权晏天怀里。“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顾流离强撑着站起来,推开权晏天。“嗯。洗漱好出来。”权晏天早上声音更低,依然没有多大起伏。说罢,离开了。顾流离揉着麻了的脚,一瘸一拐的去厕所洗漱。今天还要去剧组,她也来不及了,想到这赶紧稍微洗漱收拾了一下就出了房间。权晏天正一边穿好外套走出房间,看见顾流离匆匆忙忙的要出去的样子。“去哪。”严厉的说。“我要去剧组,我快迟到了。”顾流离只能停下来解释,心里着急的不行。权晏天想起来她之前跟自己说她接到了一部戏,最近应该忙着拍戏。哼!看来他不在,她也没有闲着。“司机在外面,他会送你去。”“那你呢?”“我不认为我给了你一种我只要一辆车的错觉。”权晏天看了顾流离一眼,抬脚走了出去。没再管顾流离。顾流离有司机送,就不担心迟到了。果然还是有车好啊!到剧组的时候,白安灵跟白子言已经到了,两人正凑在一块对剧本。导演跟监制在商量着什么,灯光,场务各司其职。顾流离也忙起自己的事来。换好戏服就在一旁温习台词。白子言缓步走向她,如玉般的笑容乍现。“早啊,顾小姐。”顾流离没想到白子言来跟她打招呼。“叫我流离就好了。”“今天这场戏我们有几句台词,稍微对一下戏?”顾流离有些惊讶,白子言这样的大牌居然找自己对戏?而且这场戏他俩没几句台词需要对啊。“好,好啊。”俩人开始认真对戏起来。白子言发现顾流离并不像第一次看到的那么冒失,更多时候她像一只安静的小猫,有一种娴静温柔的气质,跟剧中的舞瑜完全不一样。舞瑜更多的是乐观跟活泼兔子,而顾流离是一只难以驯服的小猫。白子言嘴角的笑一直没有消散,却不自知。倒是落入了旁人的眼。“哎,你看顾流离跟白子言,上次就觉得他们有猫腻,一大早就在说说笑笑了。”白安灵坐在椅子上补眠,耳朵里落入助理们的八卦声音。白安灵微微睁眼,看见白子言正笑着与顾流离交谈。刚刚白子言与自己对戏时就心不在焉,找了个借口就走了。原来是去找顾流离了!顾流离这个女人还真是厉害,刚刚进组就勾搭上了白子言,下手倒是挺快。一方面对权晏天不放手,另一方面又勾搭白子言,还真的是谁都不放过。“看我今天怎么整你!”白安灵心里暗暗发誓。今天这场戏是三个人的对手戏。讲的是男主误会女主将舞瑜推下池塘,因此争吵。顾流离心里打算第一遍一定要好好演,也可以少跳几遍池塘。天气虽然很好,但是进那凉水里一遭,还是很冷的。开始拍了。“郑姐姐,煜哥哥在哪呢?我听下人们说在这里。”郑娣跟舞瑜站在池塘边,舞瑜拉着郑娣的衣袖问她。“无煜?他去了前厅,还没过来呢。你权且在这玩会,无煜一会就到了。”白安灵笑眯眯的样子很是迷惑人心。顾流离装作天真的拉着郑娣在池边行走,时不时弯腰抚弄花朵。谁知脚下一滑,一下子栽进了池塘里,呛了好些水!郑娣慌了,急忙喊人。正路过的无煜以为是郑娣将舞瑜推下了水,有些恼怒。这一遍,演的很好。顾流离从水中爬起来,心想大概可以一遍过了。但是眸子却冷冷的看着白安灵。刚刚,明明就是白安灵用脚绊她!不过只要过了就行,她也懒得计较了。导演对刚刚那一场戏很满意,盯着监视器连连点头。“导演,我刚刚好像有个地方做的不太到位,我想再来一次会更好。”白安灵恳求的开口。导演见演员认真,倒也不好多说,也就答应了再来一条。白子言没有出声,看了白安灵一眼。眼里闪过一丝不快。又拍了一遍,再次拍到顾流离要跌入池塘的时候,白安灵又绊了她一下。顾流离恼了,“剧本里没有这个动作吧?”“你在说什么?”白安灵一脸无辜的看着她。“怎么,才拍了两遍就坚持不了啦?没这精钢钻就别揽这瓷器活。”“你!”顾流离被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行了,流离你去换套衣服吧,别冻感冒了。”白子言开口制止俩人继续说下去,毕竟在片场,这么多人看着。权晏天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顾流离第二次落入水中,白安灵的小动作也是看得一清二楚。“去买些姜茶,还有预防感冒的药,给顾小姐送过去。”权晏天吩咐助理去买东西,自己则走到片场的休息室。白安灵看到权晏天来了,欣喜不已,立马扑到权晏天身上,亲昵得不行。“晏天你怎么有空来探我的班?”白安灵羞涩的抱着权晏天的胳膊,甜甜的样子。组里其他人看到白安灵的绯闻男友来了,各个都很是惊讶。没有想到,媒体盛传的权晏天跟白安灵的绯闻原来是真的!“哇!原来他们真的在谈恋爱啊!”“俊男靓女,真的很搭啊。”“权晏天居然来探班,是要公开承认了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