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夺妻  >  第十章 做我的囚宠

第十章 做我的囚宠

2418 2017-11-01 10:36:06
顾流离含着那令人作呕的领带,此时更是说不出话来,眼泪如断了线般的往下掉。自己的解释吗?他已经不需要了吧,如今解释又有什么用呢?为了钱,她确实做了太多挑战自己底线的事,已经无法挽回了。权晏天玩味的用手指轻划过顾流离泪湿的脸,手在她的下巴处徘徊,突然,狠心用力的钳住她下巴,一抬。“怎么?不愿意?”男人危险的看着她,眼底划过一丝嘲弄,轻笑着问道。“顾流离,到底是人尽可夫,还是任我玩弄,你选一个,我想,我的建议对于你来说,还是值得考虑的。”权晏天轻轻的她理了理沾在额头的碎发,看着这个女人,心中到底还是不快,今天一定要逼她做个选择。顾琉璃沉默了起来,本泛着泪光的双眸,在那一刻忽然绽放了一抹决然的光芒,早已被泪水打湿的面孔,如今只剩泪痕,哭泣的咽呜声乍然而至。权晏天伸手将她口中的领带慢慢的拿了下来,神情冰冷的看向她。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盯着他,眸子里是说不清的心痛和倔强。“权先生,先谢过您今天出手相救。”自己早已是不堪入目,早已是他口中的浪荡女人,而他,已经不再是自己所能攀附的了。“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上次已经说过了,我不希望再与您有任何关系,所以,您的建议……恕不奉陪。”顾流离宁愿为了金钱作贱自己,也不愿再见到权晏天,不愿再让他看到自己这落魄不堪的样子。做他的囚宠?怎么可能,当初她已经亲手葬送了跟他的一切,现在又何必互相折磨呢?“哦?看来,顾小姐,是想要选择另外一条路了。”听到顾流离的回答,又是一阵愠怒,权晏天起身,拉开了俩人的距离,语气都带了几分严厉和嘲讽。“你还真的是......贱得让我刮目相看。”这个女人,一次次被自己发现出来陪金主,为了金钱献身,做着这样令自己恶心的事,可自己却还想着要将她绑在身边。权晏天暗自笑了下自己,别多管闲事了,金主那么多,这样的女人怎么会放弃整片森林?“顾小姐,下次出来卖,就专业一点,别又弄得今天这副样子,出来卖还要表现得清高。”“权先生……费心了”顾流离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慢慢吐出这几个字。在他面前,贞操尽毁,信任不再,她不再是当初的顾流离,他也不再是当初的权晏天了。“不会了!”权晏天看了一眼这个女人,目光冰寒,冷得能使人感受到那寒意。不带一丝犹豫的,权晏天开门走出那包厢,只留下门猛烈的撞击声,震得顾流离一颤,心在那一刻也随之碎裂。“权晏天……”几乎是权晏天一走出去,顾流离的泪就再也忍不住了,夺眶而出。她对着他去的方向轻呼他的名字,却换来一声巨响,多年的思念不及此时的悲痛,到口的话,终究不能说出口。第二日,医院里,陪母亲做完透析后,顾流离才回家一趟,替母亲带些换洗的衣服。刚到家门口,就见一帮魁梧的男人气势汹汹的堵在家门口。一想到父亲还在家里,顾流离心下一惊,担心这些人对自己的父亲动手,赶忙上前去。“你们想干什么?”几个大汉见来了一个女人,看长相身材都是令人向往,原本凶煞的目光里又多了几分让人恶心的暧昧之意。带头的男人穿着黑色西装,质问顾流离:“干什么?你说我们来干什么!欠了五百万的赌账,拍拍屁股就走人了?你当我们做慈善呐!”说罢,手一招,几个大汉立即将顾流离跟顾父抓了起来,动弹不得。“有话好好说,你先放了我们!”顾流离挣扎着“你今儿要是把钱还上了,我立马放了你,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带头的男人拿出了腰间别着的刀,手在刀刃上滑动着,忽然将刀直接贴到了顾流离的脸上。“真是可惜了这张小脸了。”顾父哪经得起这场面,早吓得两腿发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大哥,大哥饶命啊,钱,钱,能不能再缓缓?”“哼!缓缓?做梦!!今天要是还不上钱,你跟你女儿谁也别想走出去!”顾父吓得瘫坐在地上,爬过去抱着那男人的腿,一阵求饶“求求你,求求你”一脚踢开这个老东西,“滚!少给老子来这套,今天要是还不上这钱,老子就把你女儿卖了!”刀贴在顾流离的脸上,锋利的刀刃眼看着就要花开细软的皮肤。顾流离眼眶红了,强忍着眼泪,自己家里现在变成这般田地,母亲卧病,父亲欠下高额赌债。“爸,爸……”顾父一听到这头儿对自己女儿感兴趣,忙谄媚的抱住大腿。“用我女儿来偿还赌债,你们想怎么样都行,求求你们放了我,放了我吧……”顾流离在那一刻,内心无比惊愕,为了保命,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能放弃自己。她的眼泪不再受抑制,很快划过脸颊,强忍着内心的剧痛,颤声开口。“爸!我是你的女儿……”“什么女儿不女儿,你出去跟老板们鬼混,却见不到你拿出一点钱来!鬼知道你干什么去了!我是你老子!你替老子还债天经地义!”顾父小心站起来,站在要债的头儿身后,指着顾流离,眼里没有一点亲情,有的只是无赖跟贪婪。“找她,让她还钱!”头儿抖了抖脚,啐了顾父一口,转身又看着顾流离。“今天这钱你必须给我换上,否则我要你生不如死!”顾流离直直看着他,又看向父亲,眸子目光渐冷,心已经麻木。“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后,我一定把五百万还上。”顾流离声音冷了,面对这样的情形,债主的残忍,父亲的背叛,她不得不再次向命运低头。只有她自己知道,关键时刻被自己的家人背叛是一种怎么样的痛,铭心刻骨。她今天的决定,是将她又一次推向了深渊,一个她最不愿意触碰的深渊,在这场游戏中,她只能是个失败者。“三天?老子还能相信你的话吗?明天这个时候,我就要看到五百万。被我发现你骗我,我有的是手段,折磨你!”几个大汉一把把顾流离摔向地上,气势凌人的走了。顾父躲在一旁哆哆嗦嗦,看着慢慢爬起来的女儿,只想着摆脱关系,顾流离把还债这破事揽了去,终于能够摆脱追债人的威胁了。“以后追债的再来你就自己解决吧,休想吧我再拉上,你自己……好自为之吧!”顾父说完,急忙爬也似的逃离了这个家。“呵”顾流离轻笑,这个家,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自己对于父亲来说都只不过是一枚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自己叫了几十年的父亲,竟然对她见死不救!弃之如敝履!她在笑,眼泪却淌了一片。五百万,她拿什么还?还是,答应权晏天,做他的宠物?她只有成为一个没有自由,没有尊严的女人,为了金钱,让肉体,万劫不复。顾流离自问,她还有路可以选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