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大封神  >  第32章 姬瑶真

第32章 姬瑶真

3046 2017-11-07 18:50:00
女子冷哼一声:“你心里想的是你没见过的东西多了,不代表就没有对不对?” 任逍遥脸色一僵,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可如何敢这样说?“冤枉啊前辈,我想的是应该早些见到前辈聆听您的教诲这样才不会误入歧途。” “油嘴滑舌!我不喜欢!” “啊?”任逍遥的脸色苦了下来,我用你喜欢了?油嘴滑舌也是被你逼的,我若实话实说你不恼羞成怒才怪! 女子微微一叹:“你知道我修为高绝,还能看破你的心思,就不要心存侥幸了,下面我问你一句话,你要谨慎回答。” “谨慎”的意思就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再敢胡说八道必定会被碎尸万段,任逍遥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做?” “这……”一股气团堵在他的喉间,打死他也不敢说实话,可看那女子越来越凌厉的眼神他知道不说实话也是死,只好心一横说道:“当然是抽筋扒皮收取材料了。”说完毫不示弱瞪着她。 “有种!”女子不以为忤嗔笑一下,“那我现在没死你又会怎么做?” “那就尽力相助以博得前辈的好感了。” “好,我相信你了。”女子微微一笑。 “啊,这样你都信?”任逍遥自己都不信自己说的话,他只想着怎么逃跑。 “为什么不信?敢当着我的面说出抽筋扒皮的话足以证明你说的都是实话。” “你真的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他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先不说这些了,我问你,你怎么知道元神出窍的?” “哦,是一位老前辈告诉我的。” “具体说一说。” “噢,那位老前辈叫……” “不用说这个,我问你怎么看出来元神出窍的。” “哦,您的本体是葵水蛇,后来从顶门逸出的是一位女子,那么说明您早已渡过化形劫,化出的人形就是那个样子,而且那女子形态可以不依靠肉、身使用神通,那只能是元神而不是普通神魂。” “你怎么知道我的本体是葵水蛇?” “您依仗本体使用的水系神通出神入化,自然是葵水蛇了。” “好吧,你说说我的‘斗转星移’使得如何不妥吧。” “斗转星移讲究羚羊挂角不着痕迹,能够原样奉还包括法宝和法术在内的各种攻击,乃是一等一的神通,才不会像你那样将劫雷反射得到处都是。” 其实任逍遥哪懂得这些,不过是在网上看的,拿过来胡说以证明自己见识非凡。 紧跟着他的脸色就变了,因为那女子一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他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话说多了,这是一个练气二层的小修士应该知道的事情吗? “接着说呀,我觉得受益匪浅呢。”女子笑吟吟的说道。 任逍遥快哭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这都是那位老前辈告诉我的。” “是吗?那位老前辈看见我怎么使用‘斗转星移’然后才告诉你的?” 唉!大意了,一高兴说多了,这女子也是心智如妖,一步一步将自己诱入陷阱,事到如今他也不知该怎么办了,只好沉默以对。 “哼,原本以你看过我的身子,我是非杀你不可的,唉,现在什么都别说了,我的话都问完了,你有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女子的神情看上去有些意兴阑珊。 “我也可以问你问题?” “可以呀。” “你的‘斗转星移’从哪里学来的?” 女子摇了摇头:“这个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了!因为我也想学啊! 见女子不想回答他也不敢深问,只得说道:“你到底渡的什么劫?” “不是我渡劫,是我的宝贝在渡劫。” “什么宝贝?” “你为什么如此关心我的事情?你怎么不问问我会不会杀你?” “杀我?”任逍遥眨了眨眼睛:“你为什么要杀我?我又没招惹你?” “没有吗?” “没有啊,你都说了刚才那件事不算的。” 女子冷笑一声:“那么你认为高阶修士要杀低阶修士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 “那我为什么不能杀你?” “你要想杀我就不会跟我废那么多话了。”任逍遥莞尔一笑:“再说你也杀不了我。” “哦?你就这么自信?” “不是我自信,是你告诉我的。” “我告诉你什么了?” “这不都明摆着吗?”任逍遥指了指她:“你堂堂化形大妖渡劫失败没有形神俱灭就已经不错了,还能有什么好下场?你连衣服都没了还得跟我借,而且一直坐在泥地里和我说话,还半人半蛇的不能恢复你想要的样子,我信你能杀我才怪!” 说完这话任逍遥已经准备动手了,事情和他分析的一样,这化形大妖已经不行了,但要防她临死反扑拉个垫背的。 任逍遥真元鼓荡小心戒备,却不料那女子竟然咯咯娇笑起来,而且笑得很畅快,完全发自内心的样子,笑得任逍遥直发毛。 “我说前辈,你不会被雷劈傻了吧?” 女子瞪了他一眼,却眼角含笑很有些风情万种的感觉:“你才傻了呢?我高兴不行吗?” “高兴?”都落得如此下场了还高兴?任逍遥咂了咂嘴:“看来你的脑浆已经被烤成浆糊了,渡劫失败你高哪门子兴?” “你知道渡劫失败的结果吧?” “知道啊。” “我已经渡劫失败所以必死无疑,虽一时未死却伤了根本,是我以化血神通将全身大部分血肉精华献祭才暂时止住伤势得以苟延残喘,但也活不了多久。” “原本我是准备兵解的,但转世重修谈何容易?又没有前世的记忆,谁知能不能修炼到现在的地步?甚至连能不能修炼都不知道,极大的几率会庸碌一生,我可不想这样。” 说完话她双目放光看向任逍遥:“虽然我对你不是很了解,但经过我的考察觉得你的心性、品格和资质都还是不错的,所以我决定将我的传承送给你!” “什么?你要让我拜你为师?”这回任逍遥真的吃惊了。 “是的,就是这个意思。” “等等,等等!我有点发懵。”任逍遥摆了摆手,“你……你为什么把自己逼到这个份上?只有一件法宝就敢渡飞升劫,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你才吃错药了!”女子第一次激动起来,甚至眼圈都有点发红,“你以为我愿意啊?我是来这里借助地利之便炼制葵水玄雷的,谁知道会有雷劫啊?我的修为离渡劫期还早着呢!” “啊?雷劫不是针对你的?那最多毁了东西,跟你有什么关系呀?” “怎么没关系?我是先天雷体,最容易吸引天雷,而且体内含有本源雷珠,雷劫落下以后我的真元沸腾根本压制不住,只能强行渡劫了!” 竟然会有人背到这个份上?这也太倒霉了吧?任逍遥咧了咧嘴:“那你可要记住以后千万别喝凉水。” “为什么?”女子好奇的问道。 “因为会塞牙的。” “滚!” 任逍遥也不生气,嘿嘿笑道:“请问前辈尊姓大名啊?” “你不用总叫我前辈前辈的,愿意拜我为师就称师父,不愿意就唤我名字,我叫姬瑶真。” 任逍遥一拍巴掌:“这名字起得好!” 女子总算有了些笑容:“哦?怎么好了?” “这是在提醒你时刻牢记药真不能乱吃!” …… “姬瑶真——记药真?”女子琢磨半天才弄明白他的意思,柳眉一竖喝道:“你混蛋!” “哎,你怎么骂人哪?” 女子眼中升起雾气,心中悲凉万分委屈的说道:“我真心诚意待你,想在临死之前将一身本事传承与你,你若嫌弃不要也罢,却一再取笑于我,到底是何居心?还不如一刀杀了我痛快!” “这怎么话说的?我干嘛杀你?”任逍遥摸了摸鼻子,“这件事解释起来有些麻烦,所以请你耐心听我说话。” “第一,我有自己的传承,不会随便拜人为师;第二,所谓‘传承’是系统的,有巨大发展潜力和完整脉络的修炼体系,不能说因为修为高了你的功法就是值得发扬光大的传承;第三,你是葵水蛇一族的人,这里离你们族群也不是太远,为什么不找一个本族人继承你的功法?” “原来你是瞧不上我的功法?” “没有,没有!互相探讨而已,就冲你如此相信我也不能让你后继无人哪。” 女子脸色阴沉下来:“我从小觉醒的水系血脉便孱弱无比,族内毫不讲人情将我赶了出来,不准我动用丝毫本族资源,走投无路之下只好出去闯荡,数百年都未回来过。” “我的一切都是自己打拼来的,这次如果不是因为炼制葵水玄雷需要这里的特殊环境我也不会进入莽苍山脉。” “啊?你几百年前就离开了?那时岂不才一级妖兽?” “是的。” “我的天,这你都没被人抓住还真是好运气呢!” 女子凄然一笑:“也许是吧。” “那你跟葵水蛇一族的恩怨可是有点深,你真的不想把功法交给他们吗?要知道你的功法可能很适合水系蛇类妖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