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大封神  >  第4章 于长山

第4章 于长山

2674 2017-10-24 19:13:00
庞伟走后,任逍遥在丹房刘管事教导下很快见识了灵烟葫芦和它的使用方法。 这是一种不知质地的洁白葫芦,一侧有两个按钮,一红一绿,绿色为吸红色为喷,吸够了盖上葫芦嘴就行,倒是很容易操作。 它的吸力很大,不能离火焰太近,但也不能太远,任逍遥操作几遍就学会了,接着便去伺候炼丹弟子。 还未走近丹房便听一个粗豪的声音说道:“妈的!上个月你偷了三粒‘草还丹’只给了我一粒,这次又说只有三粒‘蕴灵丹’,你是不是耍我呢?” “草还丹能跟蕴灵丹比吗?我不可能给你两粒的,最多这一粒我拿去卖了咱们平分。”一个阴冷的声音说道。 “好!平分就平分,我等着!” 说完腾腾的脚步声响起,一个蓄满络腮胡子的大汉走出丹房,瞪了任逍遥一眼擦身离去。 任逍遥自是低眉顺眼什么话也不说,过了半晌才叫门道:“请问哪位师兄在里面?掌芦童子任逍遥求见。” “进来吧。”那个阴冷的声音说道。 云霞宗的初级丹房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刚一进去的任逍遥以为自己钻进了煤窑。 外表看上去是一处房屋,那只是门口而已,再往里却都是土建的,而且已经被熏得漆黑,看来这黑胶木也不是好相与的,即便有了灵烟葫芦也吸不干净。 屋子正中摆放着一个一人高的三足丹炉,古色古香颇有韵味,走得近了还能感觉到有些热度。 炉前一人穿着外门弟子服饰,面容不俗,只是眼角有些下垂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 他打量一眼抱着葫芦的任逍遥说道:“我是外门弟子于长山,听说你是个很机灵的人,如果做得好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吧。” 他说的留在身边也就是每次他来炼丹的时候都由任逍遥伺候。 “多谢于师兄!” 任逍遥心中却是不断腹诽,这些NPC不过是一段数据,做得也太真实了吧?竟然知道偷取宗门的东西为自己谋利? NPC头顶上的名字是黄色的,而玩家则是白色,很容易分辨。 听说《大封神》内NPC的智能和自由度非常高,只要完成自己分内的事又不太出格的话怎样与玩家交流都无所谓,反正不能无故杀死玩家就行。 剩下的一切都掌控在系统主脑手里,维持《大封神》主线平稳发展,可这NPC的智商比人类也差不多少了! 接下来就该开始炼丹了。 虽然任逍遥不错眼珠的仔细盯着但却不知他炼的是什么,首先不知丹药的名字,其次更不认识那些灵草。 他要做的就是将一截截三尺长短的黑胶木塞进丹炉下面的火眼里令其燃烧,然后再举起灵烟葫芦围着丹炉转圈吸走烟气。 火眼里的火势由弱转强,渐渐开始冒出滚滚浓烟。 任逍遥兢兢业业将那些黑烟吸了个干净,其间绝不会让一丝烟雾侵扰到于长山。 随着火势渐猛,丹炉的温度也越来越高,任逍遥脑门见汗随即便被烤干了,他的脸颊奇烫无比,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 “坚持住!” 听到于长山一声低喝,任逍遥打起精神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高举起灵烟葫芦对准黑烟一通狂吸。 虽然他有些抵受不住丹炉的高温但却将冰玉般的灵烟葫芦举在脸前拼命坚持着。 终于丹炉中一声清鸣,于长山喝道:“丹成!够了,你且退远一些!”接着手中法诀一指息了火眼中的火势。 任逍遥踉踉跄跄退到一边将葫芦贴在脸上抚慰通红的皮肤。 于长山看了他一眼,阴冷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你不错啊,没有修炼过,在这种高温下都能坚持住,难怪刘管事会举荐你了。” 任逍遥急忙放下葫芦抱拳拱手:“多谢于师兄抬爱。” “我抬爱你没有用,关键得看你自己的表现。” “是,多谢于师兄指教。” “指教就不敢当。”于长山淡淡的说道:“刚才你在门外都听见什么了?” “这……”任逍遥心中打鼓,自己该说什么?什么都没听见,他会信吗?什么都听见了?他会怎么说? 就在他犹豫之时于长山冷笑一声:“想等事后再告发于我?你想多了。” 说完一挥手,任逍遥整个人被一股无形巨力推着撞向了兀自泛红的丹炉!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从他嘴里发出,脸上的皮肤迅速烧焦溃烂流出鲜血接着又被烤干,肌肉翻卷发出“刺啦啦”的声音,一阵阵肉香传了出来。 任逍遥疼得难以忍受却又紧贴在丹炉上动弹不得,这就是传说中的炮烙之刑吗?妲己是跟于长山这个王八蛋学的吗? 他不怨于长山的狠毒,如果是自己也会将危险的苗头掐灭在萌芽中的,他只恨自己反应太慢,竟然没考虑到人家是修士,不可能听不到自己在外面,也没事先想好该怎么回答,还是太嫩了啊! 炮烙之刑不是什么人都能忍受的,所以任逍遥死了。 他从来没看过自己的人物面板也没死过,这次他依旧没看,反正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坐在自己出生的小村庄村口,看着远处的栖霞山,他的脸色十分阴郁。 三角眼就是狠哪!好好说着话就动手杀人,都没容自己解释几句,该怎么过这一关呢?要不躲着他点? 正琢磨呢,系统提示他游戏时间已到,该下线了。 摘掉头盔脱了衣服躺在床上,任逍遥无比郁闷,本以为NPC都像胖子庞伟一样和气,还能给自己发任务奖励呢,没想到出了个于长山,不但偷盗宗门的灵丹竟然还敢杀人! 估计他会跟别人说自己是不小心跌倒在丹炉前被烫死的吧? 到底要不要再去丹房? 不去的话还有可能得到悟灵丹吗? 任逍遥愁肠百结迷迷糊糊渐渐睡去。 …… “妈的!上个月你偷了三粒‘草还丹’只给了我一粒,这次又说只有三粒‘蕴灵丹’,你是不是耍我呢?”一个粗豪的声音骂道。 这,这不是丹房门前吗?这不是那个和于长山一起偷丹药的家伙? 糟了!怎么一下子又回到这里了? 任逍遥心中一惊,心脏不争气的狂跳起来,因为他知道用不了一个时辰自己就该遭受炮烙之刑了! “草还丹能跟蕴灵丹比吗?我不可能给你两粒的,最多这一粒我拿去卖了咱们平分。”一个阴冷的声音说道。 “好!平分就平分,我等着!” 说完腾腾的脚步声响起,一个蓄满络腮胡子的大汉走出丹房,瞪了任逍遥一眼擦身离去。 怎么办?怎么办?都到了这里了,想跑都不可能,于长山一定已经知道自己在外面了,我去年买了个表!拼了! 他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请问哪位师兄在里面?掌芦童子任逍遥求见。” “进来吧。” 一切都按照曾经发生过的情景继续着。 任逍遥心中暗恨,这家伙真太阴险了,想杀自己一上来却什么都不说,直到帮他炼完丹才动手,卖了小爷还得帮你数钱是不是? 过了半个时辰终于丹成,任逍遥按于长山吩咐退到一边。 于长山阴冷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你不错啊,没有修炼过,在这种高温下都能坚持住,难怪刘管事会举荐你了。” 任逍遥急忙放下葫芦抱拳拱手:“多谢于师兄抬爱,其实在下是有私心的。” “哦?什么私心?说来听听。” “我入门时间不对,正赶上发放丹药时日已过,想再拿到悟灵丹还得过一个月,我已经试过无法打开天地玄关感悟天地灵气,所以才来丹房寻找机缘,还望于师兄成全,小弟必肝脑涂地报答师兄!” “哦?原来这样啊。”于长山抚着下巴沉吟起来。 任逍遥则强抑自己的心跳,呼吸急促没关系,表示对悟灵丹的渴望,但若表现出恐惧就完蛋了。 “有私心好啊。”过了半晌于长山终于说道,“没私心也就没有进取心,我辈修士争的就是个机缘。”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