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首席机械师  >  第57章 二号准备接应

第57章 二号准备接应

3673 2017-11-12 17:01:00
“那个……老大……”“什么事?”“那个,刚刚小鹏说罗荣旭和蔡晓伟的弱点是什么来着?小鹏说的太快了,我没记住。”“对啊,还有刘玉清的弱点是头部的视觉传感器和什么?我也没记住……”当熊天赐伍龙等五人进入IA机械中等待比赛开始之时,伍龙和白展鹏两人则是通过队内通信设备对熊天赐问道。而在他们两人说完之后,许博文和曾庆严竟然也开口询问了起来,很明显,在刚刚短短的一两分钟内,胡小鹏所说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人完全记得,没有办法,只能向熊天赐这位队长询问着。可事实上,他们四个人没有记清楚,难道熊天赐就能吗?很明显不现实,而且胡小鹏说的又那么快,又那么复杂,真不知道胡小鹏是怎么记住的。“额……我也没记住……”“靠,这下扯淡了……”听到熊天赐竟然也没有记住,心直口快的伍龙竟然忍不住高声骂道,不过很快,伍龙便急忙收声,因为此时他们的对话,虽然不会对场内的观众公开,但仍旧有裁判在时刻监听着,并且会全程记录下来作为联盟的历史资料留存。而裁判监听的目的,并不是禁止队内的交流,只是为了防止有人利用通讯器进行作弊,毕竟在比赛中的时候,队友之间的交流是必须的,但如果有场外的人对他们通风报信,那么也就失去了竞技比赛最重要的公平原则。当然,一般来说裁判监听通讯的主要目的是防止作弊,但如果某一方人员利用公共频道肆意辱骂对手,那么也会遭到裁判的警告处罚,即便这种警告不会影响比赛的进程,但总会在联盟中留下污点,所以此时伍龙刚想破口大骂,便已经急忙收声,只能是暗暗在心中暗骂罢了。“凑,完犊子了,这几个家伙,记忆力都被狗吃了吗?”看着熊天赐与伍龙几个人一脸懵逼状的离开,正准备回到作战会议室的胡小鹏这边,也是不禁低声暗骂着,可谁知胡小鹏话音刚落,耳中的便携式通讯器便传来了狗小友很是鄙夷的声音。“嘁,就你记性好?你要是记性好的话,为什么还要我帮你?”“咳咳……”听到狗小友的话,胡小鹏当然也不好反驳,只能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晃悠着肥硕的身体向作战会议室走去。相比于前两天的热闹场面不同,此时的观众席上面大多数的观众都是趋于平静,因为对于一场限时三小时的组队赛而言,观众们从来不期望在刚刚一开场便进入白热化。无论是哪个俱乐部,即便是风格最为激进的REG烽火与YAT银图两个俱乐部,在比赛刚开始的前十几分钟内所做的事情,也不过是对地形进行探索与排兵布阵,即便对战双方不期而遇,那么也不过是进行一番试探性的进攻,而这种进攻,也只能称之为摩擦而已。至于为什么会发生如此不成文的规定,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任何俱乐部对于组队赛都秉着极其小心谨慎的态度,毕竟一场组队赛的胜利可以带来5个积分的入账,这绝对不是一场单人赛能够比拟的。就好像此时WIN一样,虽然本轮的单人赛中,WIN一胜三负,暂以2:6的积分落后,但如果能够取得组队赛的5个积分,那么就会以总分7:6而取得本轮比赛的胜利。而即便四场单人赛全部以失败告终,只要取得了组队赛的胜利,那么仍旧以8:5落后3个积分罢了。组队赛的意义不能忽视,这是所有俱乐部心中打成的共识,而也就是这样的因素下,才会使得比赛中的前半段显得有些乏味。只不过乏味归乏味,但所有人都知道这种乏味不过是大战前的宁静罢了。三个小时的比赛限时,难道说前半段都只能是垃圾时间?只能看着双方在场内移动,进行一些简单的试探性进攻?当然不可能,先不说观众愿不愿意,单就是IA职业联盟都不会同意,所以为了避免垃圾时间的出现,联盟也对比赛的进程和规则进行了一些的调整。而最明显的调整,便是加入了随机进场模式,让比赛从一开始,就拥有了无法预知的各种新鲜刺激,甚至有些时候,不过是刚刚开场,那么也有可能会出现激烈的战斗。对于随机进场模式,其实说起来是源于IA模拟器中的混战模式,虽然仍旧按照俱乐部而分为两个阵营,但选手的进场位置却是随机生成。也就是说,十位职业选手将会由系统随机进行排序,从而最终决定某位职业选手的进场位置,而这个位置是完全不固定的,甚至于相距的距离,也并不固定。运气好的话,一方五人相距的距离并不远,很快便有可能组成阵型。但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一方五人的距离很可能是分散到极为遥远的距离,想要在短时间形成阵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当然,也有更加倒霉的现象出现,那就是一名选手有可能会因为随机进场而需要面对数个敌人的情况。如果这名选手是进攻型和空战型或许还好,可以依靠速度而脱离敌人,但如果是辅助型IA的话,那么很可能就会遭到数名敌人的集火攻击,即便最终有可能逃脱,那么也可能只剩下半条命了。而辅助型IA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往往组队赛一进场,所有职业选手都会率先锁定己方辅助型IA的位置,并且确定坐标后紧急集合。只有保护住辅助型IA,那么比赛才有可能继续下去,否则随着战况的升级,没有了后继补充能力的队伍,只能是逐渐损耗并最终失败。就像此时,在裁判宣布比赛正式开始之后,随着WIN五台IA缓缓从竞技场的地下机库中显露出身影,作为WIN辅助型IA驾驶员的曾庆严便率先在通讯器中向队友报告起自己的位置。“我在X1618.Y2563,附近暂时没有发现敌人。”“我是博文,我在X2115.Y2655,马上准备接近,等等……”在曾庆严报告完坐标位置后,所有人纷纷对照曾庆严的坐标与自己位置的远近,而此时,按照按照雷达中显示的位置信息来看,距离曾庆严最近的,应该是驾驶空战之王IA的许博文,因为许博文距离曾庆严的位置还不足五百米,但许博文的话语却未能说完便急忙停下,在迟疑两秒之后,这才开口继续说道。“我这边发现敌人,暂时不能接近,二号准备接应。”二号,也就是距离曾庆严第二近的人。虽然队友之间可以利用雷达来确定队友的位置,但雷达上却并不会显示出具体名字,所以很多时候,即便可以确定队友的位置,仍旧需要利用坐标来分辨究竟是谁。而此时作为二号位的熊天赐,虽然距离曾庆严要远胜于其他人,但从雷达的坐标上显示,熊天赐距离曾庆严仍旧有一千个坐标以上,而一千个坐标,也就是一公里的距离,在这样的距离下,难保没有敌人出现。当然,最重要的是,一公里的距离,听起来其实不远,甚至对于进攻型和空战型来说,几乎就是几十秒钟的事情,但如果单单依靠狂风IA的常规行进速度,那么也需要两分钟以上才可以到达。别说两分钟的时间,就是十几秒钟,那也足够敌人对曾庆严展开一次集火攻击了,所以此时作为队长的熊天赐,当即下令说道。“所有人注意,逐渐向X1680.Y3655回合。”“老曾,你我同时向坐标靠拢,如果路线上有敌人出现,立即隐蔽等待。”听到熊天赐的命令,曾庆严当然不会犹豫,当即开始向刚刚熊天赐所说的坐标移动过去,可对于两台行进最为缓慢的IA而言,即便是将IA提到最高速进行双向靠拢,那么最快也需要近一分钟的时间。而事实上,此时根本不可能全速接近,不光是熊天赐与自己,就连其他人也是如此,因为任何人都需要无时无刻小心着身边未知的敌人,在没有将辅助型IA保护在安全范围内的时候,做任何事都会是小心翼翼。熊天赐与曾庆严正按照约定逐渐靠近,而另一边,作为本场比赛中率先打响战斗的许博文,此时也已经与蔡晓伟战成一团。空战型IA与防守型IA之间的战斗在许多人看来,似乎是所有IA中最无趣的战斗,因为他们之间的战斗,就好像两个人在电话中进行着隔空骂战,虽然看起来激烈,其实根本很难造成任何实际上的伤害。空战型IA在空中进行弹药投掷,虽然爆炸的火光与激起的烟尘巨大,但投掷武器的攻击力却根本难以撼动防守型IA的护甲,很多时候最多也不过是造成视觉障碍,形成牵制力罢了。而防守型IA在面对十几米,甚至几十米高空处的空战型IA,即便拥有威力巨大的榴弹炮,但榴弹炮的射速实在是不敢恭维,除非是空战型IA故意减慢飞行速度,否则根本就是在用大炮轰小鸟,完全是无可奈何。当然,凭借蔡晓伟的能力,想要在对抗空战型IA的战斗中取胜,其实也并非毫无办法,就拿最简单的办法来说,只需要等待几分钟,在空战型IA必须降落冷却反引力器的时候,就是最好的取胜机会。但此时不过是比赛刚刚开始,双方也不过是因为进场的位置相邻而引发的遭遇战罢了,所以双方也都不约而同的达成了僵持的“共识”。因为在许博文看来,他是在牵制着蔡晓伟,而对于蔡晓伟来说,他又何尝不是在牵制许博文呢?蔡晓伟作为世达的队长,他同样也有掩护队伍中辅助型IA的职责,因为就在刚刚曾庆严报告坐标的同一时间,蔡晓伟也收到了聂鹏远所报告的位置。但由于聂鹏远所在的位置距离自己较远,所以没有办法过去支援,但只要牵制住可以飞行的空战型IA,那么也就同样减少了聂鹏远被发现位置的几率,尤其是在本次组队赛上,世达一方没有空战型IA参赛的基础上,空战型IA的探查能力与支援能力,绝对有可能成为左右胜利的天秤。“快来人,WIN的人在向我靠近,妈蛋,是两台,两台WIN的IA……”聂鹏远急促的求救声在蔡晓伟的通讯器中传来,而也就是蔡晓伟惊讶的一刹那,由空中落下的一颗爆缩弹在自己身边不足半米的位置爆炸。一瞬间,这台足有近七吨重的碉堡IA竟然被巨大的牵引力而失去了重心,顷刻间向地面倒去。“马上疾驰小远,所有人,马上……”就在碉堡IA倒下的一瞬间,蔡晓伟仍旧不忘在通讯器中高声下达着命令。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