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怼死这帮老不死  >  046 假药

046 假药

3142 2017-11-11 13:27:00
  “您要见我们掌柜?”   那小厮登时一愣。   你买灵药就买呗,见我们掌柜做什么?   难道我有哪儿做得不对,想要投诉我?   小厮心中想了想,对自己的服务还是极为满意的,因此也不惧,当即对许功玉点头道:“那您稍等!”   说着就径直跑上二楼叫人去了。   这时,叶红颜终于抓住机会,凑了过来,小声道:“你想干甚么啊?一百八十灵石呢,你不要可以给我啊!”   言下之意,实在对许功玉这一百八十枚灵石有些心痛。   但这也是人之常情,一百八十灵石对叶红颜来说,都不是个小数目。何况,许功玉还是花在这赤阳阁,买一个根本不是什么必要的东西,她怎能不着急?   “师姐你放一万个心吧!”   许功玉却是嘿嘿一笑,低声道:“你等着看好戏就是了,你师弟我何曾吃过亏?”   叶红颜一愣,许功玉这话倒也不假,这小子素来机灵,的确没见他做过什么吃亏的事情。   想到这里,她这才安静下来。   二人没有等多久,便有一个白衣青年,忽然自二楼缓步走了下来。   这白衣青年面容俊朗,眉眼颇有英气,行走顾盼之间,自有气度。   “这就是那个叫孔宣的了吧?”   看到此人,许功玉顿时微微挑眉。   之前从大师兄李牧口中,两人已经了解了许多关于赤阳阁的事情。   赤阳阁如今的掌柜,与李牧一般,都是赤阳宗的优秀弟子,名为孔宣,修为不俗,人情练达。   “哈哈,孔掌柜,好久不见!”   孔宣一出现,大堂中顿时有相熟之人对他拱手示意。   这大堂中,有不少都是赤阳阁的常客,与孔宣多多少少都有些交集。   孔宣倒也丝毫没有大宗门弟子的架子,脸上挂着和煦微笑,对众人一一拱手,点头致意。   无论对方是气息强横的高手,还是面目普通的散修,他脸上的笑容都丝毫不变,一视同仁。   这份亲切与恰到好处的距离感,证明此人无疑是一个优秀的商人。   与众人打了个招呼,那小厮忙领着孔宣向许功玉这里走来。   “这位小兄弟,不知找孔某有什么事么?”   孔宣走来,对许功玉拱手微笑道,言语客气。   许功玉可不吃这一套,斜睨着对方,直接开门见山道:“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我刚刚在这买到了一株假的灵药,希望你们赤阳阁能给我个说法!”   说完,重重将手中玉盒往面前的柜台之上一顿,发出嘭的一声大响。   这突如其来的响声,顿时使得四周的喧哗之声一静,回头看来。   更有耳朵聪颖的,隐约听到了许功玉说的话,面上都露出惊愕之色。   买到假货了?   这怎么可能?赤阳阁可是合阳城首屈一指的大商铺,怎么可能有假货出售?   “怎么了?”   也有没听清许功玉说的话的人,低声向身边之人询问。   “那少年说是买到了假货,要孔掌柜给个说法……”   有人低声解释。   短短时间之内,这话就在人群中传遍了。   几乎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好奇的往这边看来,人群中不住的传出低低的议论声。   看热闹从来都是人的天性,何况这个热闹似乎还很有看头!   孔宣似乎也没想到许功玉居然一来就是这样一句话,顿时愣了下。   他身边那小厮却急忙道:“客官,您可不能胡说啊,这鱼鳞草怎么可能是假货呢?”   他是真的迷茫了,许功玉之前可丝毫没表现出来有什么异常,结果刚刚把钱一付,翻脸就要自己找来掌柜的,说这是假货?   怎么可能呢?   然而他话音一落,孔宣就挥手打断了他,脸上笑意也渐渐收敛了,道:“这位客官慎言,莫要平白污蔑本店的声誉才是。”   “自己看吧!”   许功玉懒得与对方废话,直接将那柜台上的玉盒,推到了孔宣面前。   孔宣眉毛一皱,轻轻打开玉盒,露出了其中的翠绿灵药。   他仔细的打量,甚至用手将那灵药取出,翻来覆去的看了两遍,这才重新放了回去。   “敢问客官,刚才本店小厮给你介绍的时候,说这是什么灵药?”   孔宣看着许功玉开口,看不出来息怒。   许功玉吐出三字:“鱼鳞草。”   “那就是了!”   孔宣轻轻一拍手,脸上重新浮现出了笑容:“这本就是鱼鳞草无疑,何来假货一说?想必是客官看差了吧!”   他此言一出,四周离得近些的顾客,都忍不住向那株鱼鳞草投去了目光,仔细打量。   “嗯……叶片之上,叶脉如鳞甲,的确是鱼鳞草无疑,你肯定是看错了!”   一个中年散修颔首道。   其余也有几人,接连开口。   “我见过鱼鳞草,的确是此物无疑,绝非假货!”   “年轻人,还是谨慎些的好,下回还是多看清楚再说话吧!”   “嘿嘿,莫非是为了赤阳阁假一赔十的规矩而来?那你可算是来错了,若赤阳阁真有假货售卖,又岂能挂出这样一幅牌匾?”   “……”   四周的人,一个个都开口了,目光复杂的看着许功玉。   鄙夷者有之、不屑者有之、戏谑者有之……唯一没有的,就是信任了。   就连之前还对许功玉信心满满的叶红颜,也忍不住皱起了秀眉,低声道:“师弟,你不会看错了吧?”   她不懂灵药,不过如此多的人都说许功玉是看错了,那么事情还真有可能是这样。   而且,据他所知,许功玉对灵药似乎也不太了解的吧?   如此一来,许功玉的胜算似乎就更低了,由不得她不担心。   “是吗?”   面对所有人的质疑,许功玉却面色淡淡,丝毫不见紧张。   甚至,露出了一抹戏谑的笑意来。   他指了指孔宣面前摆放的那个玉盒,道:“鱼鳞草,色青绿,叶脉如鱼鳞,一叶九鳞,折而嗅之,其味微腥。”   说道这里,他露出一抹戏谑的笑意来:“但这株灵药,每片叶子之上的鳞片,足有十三片,而且气味非但不腥,反而有淡淡幽香,这分明就不是鱼鳞草!”   此言一出,众人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大家面面相觑,又将目光落到了那灵药之上,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许功玉说的煞有介事,他们还真就无法判断。   孔宣也皱起了眉头,犹豫不决。   就在这时,人群之中,忽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越众而出,来到了许功玉两人的面前。   “这……古大师,您什么时候来的?小店实在是蓬荜生辉啊!”   看到这个突然到来的老人,连孔宣都忍不住面色微变,连忙拱手行礼。   “古大师?”   人群一阵骚动,不少人都连忙行礼,口称:“大师好!”   也有人一脸愕然,低声问身边人:“这位古大师是何人?”   “古大师乃是如意丹坊的首席丹师,地位尊崇!”有人低声道,声音敬畏。   丹师,乃是世间一种罕见的职业,可炼制丹药,对修行者有极大妙用,因此每一位丹师,走到哪里都会受人尊敬。   而眼前这位老人,赫然是合阳城唯一的一个丹坊——如意丹坊的首席丹师,难怪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了!   许功玉微微挑眉,也对那老人轻轻拱了拱手,不过没有说什么。   “这位小友,此物可否容老夫看看?”   这老人毫无大师的架子,反倒平易近人,对许功玉微笑道,随手指了指柜台上的那株灵药。   “无妨。”   许功玉微笑道。   古大师顿时颔首,旋即将那灵药取了出来,拿到手中仔细观瞧,甚至还凑到鼻端嗅了嗅,最终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诧异,挑眉看了许功玉一眼。   “古大师,此物……就是鱼鳞草吧?”   一旁的孔宣,顿时有些安奈不住了,急忙问道。   若这灵药真不是鱼鳞草,这笑话可就闹得有些大了。   堂堂赤阳阁,居然售卖假货,这传出去对赤阳阁可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所有人的目光,也一下就聚集到了古大师的身上。   古大师身为合阳城甚至整个楚地都顶尖的炼丹师,对于灵药一道,众人都极为信任,从他口中说出来的结果,就是权威,众人自然很是期待。   “这位小兄弟说的不错,此物……并非鱼鳞草。”   古大师没有卖关子,扭头诧异的看了许功玉一眼,旋即笑道:“此物虽然与鱼鳞草极为相似,但老夫可以断定,仅仅只是相似而已,药效有极大差别……”   他话还没说完,四周人群顿时一片哗然!   真的不是鱼鳞草?   赤阳阁居然真的出售假货?   难道说他们以假药来冒充,骗取巨额的回报?   各种猜测,一下就冒了出来,所有人看着孔宣的眼神,都有些变了。   原本,他们对于这位赤阳阁掌柜,可是极为信任的,想不到居然会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古大师的权威摆在那里,他的结论,自然不会有丝毫问题,没有人怀疑他这话的真实性。   人群中顿时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被打断话语的古大师,只得摇头苦笑一声,闭上了嘴。   而孔宣的面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   这鱼鳞草怎么会是假的?   要知道,这件事若是传出去,对赤阳阁的声誉,可是会造成极为严重的打击!   这厢正思绪如麻,许功玉已经开口了。   他指了指柜台上方悬挂的‘假一赔十’牌匾,笑眯眯的对孔宣道:“孔掌柜,你们这个规矩,应该是真的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