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十章 女孩

第十章 女孩

2155 2017-10-09 10:10:08
“求求你,救救我娘!”小女孩骨瘦如柴,脸上黑糊糊的,一双大眼睛清明但布满泪花。 玉麝被吓了一跳,连忙伸手要拽小女孩,不想小女孩搂的更紧了,嘴里一直念叨着,救救我娘! 沈语谙看向了那两个守卫,两人竟然仿佛没看到门前发生的事情一般,纹丝未动。 沈语谙不由冷笑,挥手制止了玉麝的动作,只见沈语谙俯下身,声音温柔甜美“小朋友,你娘怎么了?” “我娘,我娘快被打死了!”小姑娘说着眼泪掉的更凶了。 沈语谙一愣,这种事情应该去衙门告状,她又能怎样呢?玉麝显然也听见了女孩的话,连忙说“小姐,这许就是个小乞丐,想跟您讨钱呢!奴婢去叫人把她赶跑就是!” 那女孩一边摇头一边哭,但抱着沈语谙腿的手丝毫不见松动。 沈语谙觉得事情并不想玉麝说的那样简单,她握住了女孩的手“你要把事情告诉我,我才能知道怎么救你娘亲啊!” 小女孩听到沈语谙话,眼底闪过了激动,竹筒倒豆子一般把整个事情都说了出来。 原来小女孩的父亲做过一些小买卖,赚了点小钱,谁想到竟然沾染上了眠花宿柳的恶习,钱败光了,就向她母亲要,她母亲原是大户人家的婢女,到了年纪放了出去,也只能靠着绣点绣品为生,不想没多久,他母亲竟然得了重病,一直没钱医治,幸好一位过路的老大夫给开了两副药,只是那大夫走的急,没能解决后遗症,而那病的后遗症就是脸上起脓包!丈夫花光了钱,回来发现妻子又丑又穷,脾气更是大了许多,几次下拉甚至动起了手! 小姑娘听说沈语谙治好了穆小姐的脸疾,想着,如果母亲恢复了从前的容貌,家里也不用如此凄惨。 沈语谙一直安静的听着小女孩的话,早在刚刚握小女孩手的时候,她就已经细细摸过了小女孩掌心的茧子,确实是苦日子过久了的!对于小女孩的话,她也信了七八分。 看着小孩子充满期盼的眼神,沈语谙想不到任何理由拒绝,虽然她知道哪怕治好了她母亲的脸,她的家庭也不会在有昔日的和谐了! 沈语谙叹了口气,拉起小女孩“带我去你的家!” 沈语谙话一出口,玉麝吓了一跳“小姐,我们现在已经到家了啊!怎么也要进去给老太太,老爷太太请安啊!” 沈语谙扫了一眼门口的守卫“反正没人知道我回来,救人要紧”说罢,沈语谙就带着小女孩上了马车,玉麝无法,只好也跟着上了马车。 马车很快到了小女孩的家,说是家其实也只是一处破土房,茅草做的屋顶,里面只有一张破桌子,其余什么也没有。一个妇女用帕子蒙了脸,坐在床上绣着东西。 听见声音,那妇女抬头,看见沈语谙着实吃了一惊,又看到女儿拽着人家的手,以为是女儿冲撞了贵人,吓的几乎跪在地上。 小女孩到丝毫没有发现母亲的心理,快步跑到了母亲身边,大声的告诉母亲她把神医带回来了! 听完女儿的话,妇人有点不好意思,只好连连的向沈语谙道歉。 沈语谙摆摆手表示没关系,便坐在了屋子里唯一一张椅子上,看着妇人脸上的帕子,“给我看看你的脸吧!” 那妇人有几分犹豫,但女儿一直满脸期待的催促着她,她也只好拿下了帕子。 在看见那张脸上的情况后,玉麝直接推开门跑了出去,沈语谙没有那么大反应,但眉头也深深皱了起来。 那妇人非常抱歉,连忙用帕子把脸颊遮挡上,小声的跟沈语谙道歉。 沈语谙摇摇头表示没关系,“我了解了!”说完,沈语谙从怀里掏出一盒药粉“这是简单的止血药,你先敷两天,明日我再来看你” 那妇人连连道谢,沈语谙才走出门,突然间,她感觉有人在看她,回过头,那小女孩蹲在门槛里,看着她的大眼睛里布满泪水。沈语谙一时心软“怎么了?” “那位老大夫也是如此说,但是他在没来过!”小女孩抬着头看着沈语谙。 沈语谙一愣,女孩以为自己是不愿治吧!“我今天来没有准备药材,我需要回去准备,如果我明天没来,你可以去找我!”沈语谙抚摸着女孩的头顶“而且,你要看住你母亲,不能再让她带那个帕子了!” 女孩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点点连头答应沈语谙一定不让母亲继续带帕子。 沈语谙回到马车上,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着旁边脸色煞白的玉麝,沈语谙并没有怪罪她刚才的举动,若不是她良好的教养她也险些就跑出去吐了! 那张脸,还哪里可以说是脸,一块好皮肤没有,大大小小的脓包分布其上,唯独只有眼皮的部位是好一点!遮脸的帕子又是粗布,带久了,便会磨破脸皮,脓水混着血水异常恶心。 思及此,沈语谙不由的埋怨起给她治病的大夫,这哪里是救人,分明是害人啊!这样下去如果伤口感染,她早晚也是要死的! 玉麝见沈语谙半点不受影响的模样又是一阵发愣。 自家小姐好像真的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但医治好了穆家大小姐的病,就是看着刚才那样的一张脸也能气定神闲。 “小姐,你不害怕吗?” 沈语谙笑笑,点头,“害怕,但是忍受这样病痛的人也害怕,看着自己亲人在这样病痛折磨下的人也害怕,而我作为一个医者,要做的事情就是帮助他们摆脱这样的害怕。所以我不能害怕。” 玉麝只觉得自家小姐变化太大,虽然还是带着粗糙胎记让人根本不愿意看的脸,但是在这一刻,她仿佛从沈语谙亮晶晶又温和的杏眸里看到了一种无法让人移开眼的神采。 “刚刚是玉麝不好,给小姐丢人了。”玉麝有些羞涩的低下头,自己一个丫头,竟然比小姐还要娇贵。 沈语谙原本就没有打算怪罪她,此刻也只是做了一番安慰并不责备。 “小姐明日要在过来么?” 自己答应了的事情肯定是要办到的,她刚刚说的话也不只是对着玉麝说的空口大话而已,“回到沈府之后便开始找药材,早一点将那妇人的疾病医治好,早点让她们娘俩摆脱痛苦。” 虽然只是摆脱身体上的痛苦,但是那小女孩的愿望只怕注定要落空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