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三十章 典当

第三十章 典当

3083 2017-10-23 10:38:58
一个好好的漂亮的姑娘,有着厉害的有钱的爹有着丰厚殷实的家底,但是最后还是要进入皇宫,和众多的女人争夺一个男人的宠爱,一步一步小心翼翼,随时担心自己是不是下一刻就要死于非命尸骨无存。 想想还是真的悲哀啊。 穆同心给出的回答让沈语谙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一下就笑了起来,她转过头来,对着穆同心笑得分外的真诚,“沈语谙,等着穆大小姐的好消息。” 其实有的时候两个女人的友谊建立起来也是十分简单的,尤其是在聪明又不服输的女人之间。有的时候就是真诚的信任,就能够建立起什么深厚的友谊。 穆同心带来的一大笔钱财的确是结了沈语谙的燃眉之急。而且她并没有当着其他人的面给她,更是带了好些其他的东西来做掩护,这让沈语谙身上的压力无意间降低了许多。毕竟,黄金万两听起来很遥远,但是真的拿到手上来的时候就能够知道她的分量了。 沈语谙还对着玉麝打趣,“你说如果我将这银票全部兑换成银子的话,穆家的钱庄是不是就要破产了?” “······” 玉麝在知道穆同心是专门过来送钱之后,心里就一直砰砰跳个不停,毕竟这不是一笔小钱。万两黄金,就是十万两白银,自己一个月就只有二两白银,这么多钱是自己一辈子都赚不了的啊。 但是现在自己的小姐还这样打趣自己。简直是太坏了。 沈语谙也就笑了笑,然后立刻就对着玉麝道,“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后天是不是就有人牙子来府中卖丫头了?” 玉麝还记得这件事,于是点了点头,收拾东西的手顿了顿,“是这样的,但是小姐,其实我觉得现在就挺好的,毕竟人多嘴杂,而且万一放进来的人是那什么也不好。” 沈语谙笑了笑,“你也觉得不好啊,我也觉得不好。这样吧,你将里头的东西挑一些出来,明天给媛儿母亲换了药之后我们就去当铺将这些东西典当了。” “啊?”玉麝看了看还在自己受伤抱着的一个鸡血釉瓷瓶,好半天之后还没有反应过来,又啊了一声。 现在给媛儿母亲换药的事情,在媛儿的强烈要求下已经转移到了媛儿的身上。沈语谙揣度她可能还没有放弃认自己当师傅的念头,也就没有阻止她,只给她说了一些要点,顺带传授了一点的知识也没有怎么在意。 现在媛儿母女两人还是在客栈里住着的,母女两人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想要搬出去,但是都被沈语谙的为了伤口好给拒绝了。虽然以后要用钱的地方多的是,但是对于沈语谙来说现在手上的万两黄金绝对能支撑起早期的生意了,而且还有余钱让自己从一开始就走多条路线多远发展。 两人从客栈出来之后直奔阳城最后的当铺。 玉麝想,身上带着价值万两黄金的银票却还要在当铺里典当东西换取钱财的,恐怕就只有自己小姐一个人了吧。 想起早上的时候自家小姐不顾自己的劝解直接将那一卷银票全部待在身上,玉麝就有些无法言说的滋味在心头弥漫。 当铺里的生意挺不错的,装饰也十分的细致,虽然算不上精致但是给人一眼看去十分的舒服。里头人来人往,和翠胭楼比起来除了这里更多的是男人以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两位客人······沈二小姐?沈二小姐您好,请问您要典当什么东西?” 沈语谙看着这里的布局觉得好奇,竟然和现代的银行有着些相似,分了一个一个的小窗口,她坐在窗口前四处打望就听到窗口里传来一声询问。 竟然还是一个认识自己的。多半是因为自己的脸吧。 沈语谙笑了笑,玉麝在一边拿出自己的东西。这一次要典当的东西其实挺多的,所以沈语谙让玉麝带来的都是些方便携带的,玉麝为了不让自己变得突兀,那些手镯之类的都是直接戴在手上,现在更是直接将自己的双手给伸了过去,两只手腕上一边挂着五六个细的粗的玉的金的镯子,让当铺的小伙计吓了一大跳。 “二二二小姐?这些都是要典当的么?” 玉麝皱起眉头,又摆了摆手,“不典当拿来给你看的么?快点说吧,要多少钱,小姐还有事要做呢。” “是是是。”伙计冒了两颗虚汗,在心里暗骂,谁说沈家二小姐是穷鬼不受宠的,她这不是有这么多的首饰么!不过又一转眼,难道这都不是二小姐的,而是她拿的其他小姐的,所以才会这么快就拿出来典当? 伙计从窗口里递出来一张纸条,之间上头一条一条的条条框框写的十分的清楚,时间地点人员物品评价以及不赎回还是要赎回或者什么时候赎回之类的东西。 沈语谙看了一眼忽然有些感叹,还好自己前世是生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医学世家,虽然不会遵守古代的规矩,但是毛笔字还是会写的,于是拿过纸笔,唰唰唰写了就递了回去。 伙计一看就更有些心慌了,这写着的分明就是不赎回。不过也没有关系,只要是拿来的东西,他们都收的,不管出处。 很快伙计就将东西评价好了,然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十个镯子一共换了竟然差不多五百六十两的银子。看来穆家的确是有钱,随便送自己的一些拿来当做挡箭牌的东西都价值几十辆几十辆的。 伙计倒是十分的上道,给沈语谙的都是银票,待在身上也不会显得重。从当铺出来之后玉麝十分隐晦的问了问沈语谙她身上带着的钱可还在,沈语谙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若是这些飞来横财就这么不见了,就算是一个从来都将钱财当做身外之物的沈语谙,也觉得自己会嘎嘣一下气昏过去的。 “小姐,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啊?” 沈语谙笑了笑,刚才在等着换钱的时候她就已经打听好了,这家就叫做典当的当铺是一个十分又个性的当铺,不问东西出处,对于那些不赎回或者没有能够在规定时间里赎回的东西都有办法出手,所以在保密这一块也做的是十分的好。 那伙计说,这是因为这典当的背后有不小的背景,而一般大有来头的东西注重的就是信誉了。这样一来,沈语谙完全不担心其他人从当铺知道她到底将那些东西换了多少钱财。背景是穆同心送的东西,当得贵一点也是有可能的。 于是她大手一挥,“玉麝,现在我们从当铺出来,也是有钱人了。人呢,只要有了钱,第一件事就是买房!” 玉麝有些诧异,问了一声,“小姐,你要购置房产?” “你帮我想想,除了要买住房,还有一些店铺也是要买的。这阳城哪里的地界比较繁华,人流量比较大。”其实沈语谙自己心里对这些东西是有谱的,毕竟这几天来她都在这阳城里踩好了点了。只是以为要很久以后才能实现的事情结果现在就要实现了,觉得有些激动。 沈语谙这样做更大的作用就是锻炼玉麝。她已经将玉麝当做自己人了,自然不会让她做一辈子的丫鬟,沈语谙之前是一个人住的,不用人照顾,以后也并不会一直用丫鬟的。 玉麝现在还没有能够想到沈语谙的深意,只是自家小姐以前也因为自卑几乎不怎么出门,对这些事情不清楚也是应该的,所以她十分认真的想了起来。 沈语谙带着玉麝进入了阳川酒楼,毕竟是有钱人了。怎么说也得打打牙祭,便让店小二上了几个阳川酒楼的招牌菜。两人并没有选择在包间雅间里坐着,而是坐在了一楼的大厅里。 阳川酒楼一共有四层楼高,差一点就要和城主府一样高了,不过到底没有在继续高上去,一层和二层都是一般的吃饭地方,三层是雅间,四层则是里头的老板的楼层。 二层和一层的区别就是二层请了说书先生,一层则是没有的,更相当于是接待大厅一般。沈语谙自然带着玉麝去的二楼,她来这里看起来是来潇洒一把的,不过谁都知道,茶楼,酒楼青楼,这样的地方,是消息来源最广的地方了。里头的人从底层百姓到上层官员,都有涉及。 来阳川酒楼吃饭是小,打听消息才是大。 不过显然沈语谙进今天来得有点倒霉,阳城最大的穆家将女儿送入皇宫今天启程,这样的话题怎么可能不是主流话题呢?于是听了一耳朵直到小二上菜都还是在说穆家大小姐穆同心那真是美若天仙以后肯定能够成为皇后云云的话题。 “我看你们是想多了吧,咱们当今圣上可是一个有皇后的皇帝!” “有了皇后还不是能够废后!” “就是!皇帝的心思你别猜,之前那么得宠的北齐侯皇上不是一样说翻脸就翻脸么?连北郡侯都被撵了出来才落户在咱们这个阳城来的!” 北郡侯?言颂?是被撵出京城的? 沈语谙一愣,不由得向那边说闲话的人看了过去,却不料撞进一双深邃的眼眸里。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