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三十九章 麻烦

第三十九章 麻烦

3084 2017-10-30 09:48:26
江家?沈语谙笑起来,却是半点都不慌张的,“来的都是些什么人?”管家看着沈语谙,只觉得她脸上的表情有些高深莫测,悄然将心理的一些想法给换了下去,“来的是江家的江夫人和云姨娘。”云姨娘便是江珊珊的亲娘了。江夫人在江家的低位比沈夫人赵氏在沈家的低位还要比不上,毕竟她没有儿子,膝下这个江禅还是从二房过继回来的。不过后来二房的人死绝了,这孩子在江家一直不怎么被公平对待的境遇才有了些许改变。这些自然都是玉麝告诉沈语谙的,沈语谙甚至在一开始的时候还恶毒的想是不是江家夫人王氏做的。不过这个王氏可是来自城中王家的嫡女,虽然不是长女,不过却也担当了一个嫡女的头衔。王家的低位可是比赵家要高了不知道哪里去,所以王氏比赵氏还要安全得多。这也是江家的小妾姨娘只能得到宠爱却依旧不能动王氏分毫的保障。云姨娘过来自然是为了江珊珊的事情,但是王氏过来怕只是过来尽一尽自己当家主母的职责罢了。而且江家的老太太可还在呢,有老太太在的王氏面子上到底要坐坐的,而且一个姨娘哪里会有这样的能耐独自代表了一个江家前来拜访?沈语谙很快将这里头的消息整理清楚了,微微笑起来,“管家你也看见了,我这才从外头回来,风尘仆仆的,也不太适合见客人。但是这让客人一直等着也不太好,不若你去回了父亲就说我还没有回来便是。”管家面上打着哈哈,却也知道自己是不能同意的,既然老爷已经派了自己过来叫沈语谙过去,那么就是知道这人回来要自己一定要将人弄过去的。但是眼前的这个仿佛和之前大不一样的二小姐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自己这个工作可不好完成啊。“小的知道二小姐是一个懂礼仪的人,但是避而不见也不是一个办法不是?不若小姐先回去梳洗一番在前来见见客人。”管家一边建议着一边看着沈语谙的表情。沈语谙却是没有开口,反而是在一边如同摆设一般的玉麝先开了口,“呸,什么客人不客人的,管家你可说了这事来讨债的,哪有别人来讨债我们乖乖去接着的道理?何况这是什么事儿?凭什么来找我家小姐讨债?我家小姐冤不冤啊?”管家一边点头哈腰一边看了一眼沈语谙,发现她完全没有阻止自己的小丫头的意思于是跟着说了半天的是是是,心里却也着急。沈语谙怎么现在架子这么大,如果不是她给穆同心误打误撞治好了脸得了穆家的一些支持的话,现在哪里还有她嚣张的份?但是看着沈语谙的表情又全然不似伪作,仿佛这人天生就应该是这样高高在上让人供应奉承的。管家能够在沈府做了这么久的管家,看着这沈府里里外外大大小小的人斗来斗去,察言观色的本领那可谓是炉火纯青。“便也不让管家为难了,便以这样的话回了父亲吧。待我梳洗梳洗便前来见见客人——母亲现在何处?”沈语谙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通过逃避躲开这件事,但是这个时候还是需要一个靠山的。管家愣了一下才道,“夫人带着四少爷出门了,据说是去山外的青城寺烧香。”沈夫人不在这里,只怕自己有些不好说话了。沈语谙才回到自己的小院子便让玉麝给自己烧水沐浴,玉麝还十分的不平,“这算什么?小的受了欺负便让大的来么?小姐你就这么顺着去见她们了?”沈语谙一边缓缓的将自己的头发给打开,一边缓缓开口,“你忘了刚才管家说的话了么?请我过去的可不是江家的人而是父亲。”云姨娘心里满满的全是不甘,江珊珊现在浑身疼痛难忍,整张脸都开始出现了细小的红疹子,但是其他的大夫却又谁都检查不出来到底是什么病。云姨娘一联想到江珊珊回家之后说的自己和沈语谙发生了冲突便急急忙忙的去找了王氏让王氏带着自己来找回一个公道。只是那里晓得现在急急忙忙扑过来得到的却是沈语谙不在家的消息。云姨娘说自己会等着,但是等了这么许久也没有见到人回来说沈语谙回来了。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管家却来说沈语谙要好好的收拾收拾洗漱洗漱。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糟糕的事情吗?云姨娘忍不住便想要发飙,但是这里到底不是江家,面前的男人到底不是江老爷,云姨娘只能忍着,看着王氏和沈老爷交谈。“夫人来了!”云姨娘听到这样的通报之后便看向了门外去。一般前来接待这样的事情都是家里的夫人之类的做的,但是沈夫人今天带着沈嘉熹出去了,而正好沈和端在家,以王氏的低位的确是不适合用姨娘来接待的,所以便形成了这也的局面。让沈和端来接待两位女眷,只怕心里早就是想要冒火了。所以才会让人匆匆去将沈夫人给叫回来。王氏闻言也是微微动了动自己的眼皮,沈夫人和她出警相差不多,甚至有点同病相怜的意味,但是赵家到底比不上王家,所以沈夫人在沈家过的更加的不如意。沈夫人为了前去青城寺特地换了一件朴素一点的衣衫,藏青的颜色穿在她身上却不会显得老气,反而端庄起来。王氏在心里暗暗点头,这沈夫人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云姨娘在江家能够作威作福除了江老爷宠着之外还有一个在外地当兵的哥哥,但是这些身份背景加起来也并不能够让沈家的人退让屈服的。何况今天的事情,就算和沈家有关系,也不过就是江珊珊自找苦吃罢了。沈夫人进门的时候脸色就不怎么好,一个俏生生的丫鬟跟在她身边带着一个看起来有些瘦瘦小小的孩子,不用猜那应该便是沈嘉熹了。沈夫人对沈嘉熹的重视程度绝对在王氏对江禅的重视之上,只是那个被宠坏了的小姑娘惹谁不好偏偏惹到了沈嘉熹头上来,沈夫人心里气还没顺又自己装上枪口来找骂。一般对于他们这样的人家是不适合随便走动的,要提前递交拜帖,得到回帖之后约定了时间才能前来,不然这家主人都出去了岂不是没人接待。沈夫人被沈和端叫回来心里原本就很气了,又是为了这样的理由,更是火大。“江夫人这是什么意思?”沈夫人开口之后之间也没有半点的收着含蓄的意思,眼神锐利,在沈和端身边落座,“若是前来道歉的就不用了,若不是的话,就不用在坐着浪费时间了。”道歉我不接受,不道歉就滚。赵氏的话让王氏狠狠的皱起了眉头,她知道对方这是在不满云姨娘,但是自己才是这里给云姨娘出头的人,所以肯定首当其冲会被指责。这样的感觉真是很不好。“沈夫人!”云姨娘一听便站了起来,“哪里是我们需要道歉,我看是你沈家需要道歉才是!江家四小姐现在躺在床上生死不明,沈家作为罪魁祸首难道良心都还安稳的吗?”沈语谙眼神扫视过去,变得更加的具有侵略性,“放肆!江夫人,难道你们今天来就是来拉仇恨的吗?血口喷人也得将就一个证据!我还没有追究你江家对我儿如此羞辱的时候现在还敢来我面前大放厥词!岂不是荒唐!”沈嘉熹站在明儿身边,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父亲放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充满了一种厌恶。也是,一个病歪歪的儿子,自己这个作为大夫的爹还治不好,实在是有些伤脑筋丢面子。只怕这个爹是想自己根本就没有出生过来的比较好吧。现在偷偷回来还惹了这样的大事。“云姨娘!”王氏稍稍拔高了一点音量,云姨娘的话卡在喉咙里脸红脖子粗的,最后只能乖乖的回来坐下,不过这脸皮到底是彻底撕裂了。“这件事的确是我加姗姗不对在先,不过沈家二小姐也不应该下这样的毒手才是。”王氏皱了皱眉头,之前她和沈和端说的是三人之间发生了口角,之后沈二小姐对姗姗下毒让之病倒。但是对全过程却也不怎么清楚的,毕竟回来说的人是江珊珊。“一句不对就想将江家对我沈家的无礼揭过去?”沈夫人笑了笑,眼神冷漠,却是转过脸给沈和端解释道,“老爷这几天忙着了,原本这也的事情应该是我处理了的。但是这江家真是欺人太甚,先是说我沈家医术不精,随后又对语谙大打出手,语谙不还手被推到在地才放出不要在给江家看病的消息。哪里晓得这江家,转脸却说我语谙下毒!”沈和端生平最烦的事情就是别人说他医术不精,江家算是翻了底线。于是便也冷笑道,“江夫人,你之前和我说的,可不是这样啊。”江夫人面上有些难堪,扫了一眼一边坐着的云姨娘,发现她也有些讪讪的便知道不好。这两母女从小到大不知道惹出了多少的麻烦。“二小姐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